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正文

视频:骆新六点半-贾樟柯新片献礼世博

2010年05月09日14:26腾讯世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志愿者接力!点亮QQ图标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贾樟柯做客腾讯,讲述新片拍摄背后的故事,再现不为人知的上海历史,敬请关注本期《骆新六点半》,与樟柯导演一起感悟纪录片的魅力,体味上海的辛酸与风光。

以下为节目精彩实录: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由招商银行特约播出的《骆新六点半》,今天我们为大家请来我的一位老朋友,也是大家非常熟悉的一位电影导演贾樟柯先生,您好,樟柯!

贾樟柯:骆新,您好!

主持人:好久都没见了啊。

贾樟柯:对啊,一年多了。

主持人:是啊。我知道最近你对世博会贡献很大,你拍了一部电影是上海为主题的,说一下这部电影的名字。

贾樟柯:说起这部电影,到现在为止,已经运作了一年多了,叫《海上传奇》去年的4月份开机。主题是追溯上海的历史,寻访各个年龄段的上海人,讲述他们的上海往事,最后形成这部电影里面有18位人物从1930年代开始,最老的一位已经是90多岁了,他回忆30年代他父亲遇难的时候,他目击了这一幕。一直到最年轻的就是韩寒,80后,整个18位人物串起了从30年代到现在的上海往事。当时这部影片是上影厂的任总打电话给我说有没有兴趣拍一部上海的片子,因为上海世博会了,拍什么怎么拍随你。我想了很久,构思也变了很多次,最早是想从重庆拍起,人们就会很奇怪,拍上海为什么要从重庆开始呢?

其实是我个人的一个经验。我是怎么认识上海的呢?我是山西人在内地,小时候爸爸到上海出差买乐器,回来的时候拧了一个包,包上有用白线钩的外白渡桥,这是最早的上海的记忆。接下来是上海的工业产品,计划经济时代烟酒茶糖、自行车、电视机都是上海的代表,上海对内地的孩子就意味这洋气、现代化、工业化。所以原来的构思就是从重庆坐一个船沿江而下,有很多各种各样关于上海的传闻,采访各种各样的人。我们列了很多主题,也有很多好玩的,比如说有一对夫妇,他们可能只来过上海一次,可能是送孩子上大学,可能是来看病,可能是来旅行结婚,然后到了上海这部电影就结束了。后来突然觉得这真的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因为世博的时候全世界都在关注上海,都想了解上海这个城市的前世今生,我觉得应该是一个实打实的触摸历史的工作。就把电影改成了去寻访各个年龄段的上海人。

从空间上做了一个新的改变,各个历史阶段的上海人来来往往,上海是一个码头回来了走了,后来发现1949年大量的上海人迁移到了香港、台湾、东南亚。后来这部影片从上海的地理位置出发到香港、台湾拍,形成了两岸三地上海人的讲述。从空间上变成了一个上海的三地故事,挺有趣的。差不多这一年多采访了100多人留在电影里面18位。

贾樟柯用虚构的方法来弥补纪实的不足

主持人:听你这么一说,我想起了你以前拍的《二十四城》,里面有虚实结合的方式,《海上传奇》基本上都是口头实录的方式吗?

贾樟柯:有三部分,一部分是真实的口头实录,最老的已经90岁了,最年轻的是韩寒,这样一个时间跨度。另外还有上海公共空间的呈现,有苏州河的呈现,外滩的呈现,黄浦江的呈现。第三部分是有一个演员,就是女演员赵涛,她是一个模特,帮我把这些空间联系起来,拍到今年春节的时候她也变成一个人物,在这个城市走来走去找她初恋的恋人,有了一点故事的结构在这里面。总体上有三个城市,三个空间,上海、香港、台湾。

主持人:我发现你的片子有一个风格,我现在很难分清楚,贾樟柯是在拍故事片还是纪录片。

贾樟柯:从06年《三峡好人》之后,主要都是都是纪录电影,我觉得中国的历史真的是非常复杂,信息量非常大,所以不由地在每部影片里面有一点点虚构,用虚构的方法来弥补记实带来的不足,光是一种方法很难囊括中国的历史。上海这个城市不要说他这100年来叱咤风云,我觉得他真的是一个精英荟萃的城市,几乎中国近代史上重要的人物、事件都与它有关系,特别是中国三、四十年代的电影最高峰也是在上海形成的。建筑也是,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上海太简单了,我来太多回了,太熟悉了,但是真的去拍的时候完全不是那回事,因为我们一般人来上海都是看到街两边的东西,淮海路、南京路、外滩、徐家汇。但是上海一百多年建筑的空间,都是楼中有楼,院中有院,每一个都有深刻历史的角落。我发现以前看景的方法不行,以前在北方我们都是坐车,上海如果你不一步步走的话,你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很多东西就擦肩而过了。

主持人:就会错过很多的历史。别人平时关注南京路、外滩只是关注汇丰银行的大楼,你关注的这一段传奇是什么呢?

贾樟柯:一般我们走外滩,差不多走到南京路、和平饭店就止步了。但是再往那边走,在虎丘路跟苏州路那边有一片老建筑,因为各个时期都有附加的建筑,但是仔细看,里面会有在苏州河边有光陆大楼,上海的楼有一个特点,必须远看,近看都是局部的,你真正走到这附近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过去好莱坞八大电影公司的办公室,几乎所有的二、三十年代的好莱坞远东的首映室都在这里的。还有一个基督教女子青年会,那个楼和这个基督教女子青年会有很大的关联。还有一个叫亚洲文汇大楼,英国人办的一个楼,曾经想把它做成一个大的美术馆,后来变成了图书馆。当初1949年之后都收回国有之后是政府一些研究机构使用。你会发现历史叠加像密码一样,不是说有多少秘密,而是说它太密集了,你会觉得每一个楼梯是不是曾经卓别林走过,是不是爱因斯坦来过,是不是泰戈尔来过。每一个楼宇、每一个街道都有很多的秘密。但是外滩这边有可能会疏忽。有可能走累了就不往前走了。

在复兴路有一个很老的小区,里面有一个居民楼,其实是以前的一个法国人办的酒店,里面有何香凝的故居,一个普通的老师公寓,你会想到各种各样的革命者来来往往,这个是上海的特点。我以前拍基本上都是拍所谓的普通人、日常生活,我很喜欢日常,之前的电影很排斥传奇这个字眼,但是你面对上海的时候不拍它的传奇就是不拍它最风华绝代的部分。所以这个电影就叫它《海上传奇》好啦。

主持人:既然这部电影叫传奇,那它一定有让你印象深刻的地方,你觉得这片子当中最有传奇性的是哪个呢?

贾樟柯:这18个人物里面,几乎每一个人物都有传奇,开片人物是陈丹青,他有他的传奇,从江西的插队青年,一下子考到美院,70年代末成名,出国,遭遇中国文化的冲击,若干年后回来,变成公共知识分子发出他很多的声音。我比较吃惊的是在台湾访问了张心怡女士,她的外婆是曾国藩的小女儿,她的外公是上海道台聂家,她的父亲是吴佩孚手下的秘书长,这样一个显赫家世的女性,她给我讲她和丈夫认识、恋爱的故事,我可以说访问了这么多上海人基本上能听懂上海70%的话,这个老奶奶的话我听不懂,因为她保留了上海之前的语言。上海的语言是有变化的,她的语言非常的优雅,我在剪辑的时候觉得是在听张爱玲的小说。后来我们有一个翻译是英国人,她帮我们翻译成英语,他觉得像翻一个《简爱》一样。这样一个城市的大家族带给中西合璧的教育,你真的能够感受到20年代30年代大家闺秀、上海人的风采,那种风范。让我很敬仰,以前只有在书里面、文学作品里面看到的上海人。

杜月笙先生的女儿,杜美如女士,她父亲晚年到了香港,突然就想移居到法国去,她就到台湾申请护照没有申请下来,最后她父亲客死香港。后来访问了台湾的导演王童,他是6岁的时候去了台湾,当时的国民党战败整个的转移的过程里面,他们家兄妹10个人,整个迁移很乱,他奶奶怕这10个人走丢,然后他奶奶买了一根绳子把这10个人绑在一起,所以是绑上船的。这也是我拍这部电影的初衷,因为粗线条的历史我们都很熟悉,但是这个粗线条之下的个人记忆是很珍贵的,这种细节呈现的身临其境的感受是这部电影给我以外的收获。

主持人:在上海你看到了青年最细致的样板,其实你拍的不是上海。

贾樟柯:我拍了之后把名字改成《海上传奇》,是中国的100年的历史,一个辛酸的梦。从世博开幕,这100年我们走到了一个很风光的阶段,但是过去的经历、付出的代价确实是挺大的,这100年里面战乱、灾难、流离失所、生离死别,这种故事如果说这是一个中国现代化过程的剧本的话,这个场景一定首选上海。因为它交织了太多的历史信息,一八四几年开始,鸦片战争之后变成了通商口岸,租界的历史,半殖民的历史,解放,一直到现代。

主持人:如果把这个片子调性来处理的话,应该是怎么样的调性呢?

贾樟柯:我把它定义为情谊上海,有情有谊的上海,这么多的曲折,呈现出了人性的情爱,中国人的传统的“义”字,就是一种情谊,特别是老一辈人给我们很震撼的讲述,虽然个人被这种无法改变的命运像玩木偶一样牵扯的生离死别、来来往往,但是背后那种人和人之间的情谊是这个城市所有的调性。

贾樟柯:很难有一部电影能够囊括上海的全貌

主持人:你在拍这个片子的时候很本能想起王家卫通过《花样年华》的上海的生活。其实上海写意的东西多,但是写实的不多,以49年、50年为一个界限,50年以后的上海和之前的上海其实是两个上海。

贾樟柯:对,我觉得很难有一部电影能够囊括上海的全貌,如果上海是一个人的话,她的性格太过了。上海的历史太多了,有它风花雪月的一面,有柔弱的一面也有刚强的一面,我觉得上海不是一种面貌和状态,而且上海人的构成很复杂。比如说最早是移民城市,最早是福建、广东人来做生意,接下来租界开放之后,各国人都来了。特别大的一个发展是天平天国战士,因为是以江浙、苏难一代的复生,中国人的层面里面也有地下层的,也有富有的层面。同时上海这个城市有最集中的资本家,也有中国最早最成熟的工人群体。所以上海任何一个层面、群体都是很惊人的。所以这个电影为什么会采访18个人,也希望这18个人能够代表不同的时代、层面、职业,里面有革命家的后代,有政治家的后代,有军人的后代,有工人的后代、劳模、资本家、艺术家,他们讲述的里面有战争、革命、爱情、黑帮故事。我觉得这样才能多少有一点全貌的感觉。所以这个电影也比较长,有2小时18分的时间,即使这些我觉得也不够,因为《海上传奇》5月16日在法国的戛纳电影节首映,6月16日左右可以在上海做国内的首映式,然后就发行了。之后等闲下来的时候我想剪一个电视版,8个小时左右,把所有的人都剪进去。

主持人:这个拍的数量很大。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