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正文

视频:骆新六点半-刘香成解读影像中的上海

2010年05月11日16:20腾讯世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志愿者接力!点亮QQ图标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资深新闻记者传媒专家刘香成先生做客《骆新六点半》,讲述摄影在他生命中的重要位置,从不同的角度解读影像中的上海,通过他的作品记录飞速发展中的中国。

以下为节目精彩实录:

刘香成解读“决定性的瞬间”

主持人 骆新: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由招商银行特约播出的《骆新六点半》。今天我们请来一位我非常尊敬的新闻人,也是唯一获得普利策奖的华人摄影师刘香成老师。您是唯一获得普利策奖的华人,作为新闻摄影来说,目前随着数码相机的发展,我的一些同行、干电视的,也都特别喜欢摄影,在这方面也有所建树。您给我们提点想法,您获得这个新闻最高奖,您看待问题的角度、拍摄照片的方式,是不是跟别人有点不一样?

刘香成:我觉得新闻本身是围绕一个事件,一个新闻的人,他对这个事件其实要做很多预先的准备,不然你不可能在现场。像苏联、印度、美国这些国家,首先你要人家派你去。做新闻工作,从广义来说,要对历史、人文的东西比较感兴趣。第二,摄影本身,布雷松先生曾经说过决定性的瞬间,我理解就是一个人的思想跟你的心,跟你的快门,在同一个瞬间的时候,你按这个快门,这就是我所理解的决定性瞬间。你的思想跟你的心、感情,这种东西我觉得还是不在于相机本身,而在于你平常工作、你对知识的兴趣、追求等等,使你对一个很大的新闻是有备而来的。

主持人 骆新:您被《时代》派到中国的时候,您年龄并不大,只有25岁。对中国这么一个特殊的国度,为什么当时《时代》把您派到中国来?

刘香成:我在香港出生,1953年我父母从香港把我送回国内上幼儿园、小学。这段经历,在当时来说是一个很难得的一个机会。我记得我参加过大跃进,我参加过除四害,老师还要数我拍了多少苍蝇。看到了三年自然灾害的后果,看到邻居,就知道他们营养方面都有问题。60年代我回到香港,我一直都在追踪中国大陆所发生的事情。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我又有机会回到大陆探亲。所以小时候的这几幕影像,当时我并不会照相,但给我留下了一个很深的印象,就是觉得中国是一个很重要的国家,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国家,所以我到美国上大学的时候,有时间我就到图书馆去,看中国各方面的报道。我一毕业,到美国《生活杂志》实习,他们对我的感觉还不错,所以他们就给了这个机会给我。北京是我事业的开始。

主持人 骆新:那是1976年的时候?刚刚粉碎了四人帮。

刘香成:当时还没毁四人帮,毛主席去世的时候我又回来,1978年卡特跟邓小平先生决定中美恢复建交,我1978年回到中国,准备开设我们的分社。中美恢复建交是197911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