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正文

视频:骆新六点半-吴冰谈贵州经济文化发展

2010年05月21日11:53腾讯世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走进地方馆》第三集,贵州馆副馆长吴冰做客腾讯网,介绍贵州特色文化,分享未来城市生活发展的理念,呼吁全国人民关注世博

以下是文字实录:

主持人 骆新:感谢网友收看由招商银行特约赞助播出的《骆新六点半》,今天在六点半演播室请来一位嘉宾,这位嘉宾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贵州馆的副馆长,也是贵州贸促会的秘书长吴冰先生,您好。

吴冰:谢谢骆先生。

主持人 骆新:前两天其实吴馆长已经来过这儿,带来了盛装打扮的少数民族的美女做过一次采访,今天来专门谈谈贵州馆的情况。我知道在园区这几天,您刚才跟我说有两大的变化,第一是嗓子哑了,第二是脚也肿了。

吴冰:这个确实没想到,上海世博会第一次在中国,大家对真实的情况并不了解,评估肯定有错误。比如说嗓子哑了,那是因为不断地说话、讲解和讲电话,使用喉部时间就非常非常长,这个对我还是第一次。第二没有想到园区、展馆这么大,我们基本在七点钟起床,前几天因为我们没有轮班,特别是感觉到五一到五四这几天压力大,就全部都上。工作的时间从早上是七点半一直到晚上将近十点半,你想一天走这么长的时间,几天下来也不下于几千的路程了。整个站立、走路是基本动作,这几天下来我已经换了四双鞋了,觉得这双也硬,那双也硬,就不断地换。

主持人 骆新:你这样一说,让我们有一种想法,就是不管园区再大,恐怕也是人这一辈子难以走到。这么多国家和地区,都在这个地方展出,再大也觉得值得一来。比如说贵州,上海离贵州或北京离贵州距离都很远,很多人一生也不能真正去贵州去看看,但是我想能够借这个世博会好好看看。据我所了解,有很多人在说,全国31个省区市馆全部看下来以后,大部分观众跟我们反映,影响最深的是贵州馆。

吴冰:说对了,像我们接待VIP也好,普通观众也好,大家都很喜欢贵州馆。这次贵州馆做的确实有很大的识别性、参与性,一看就知道是你不是他。所以老百姓一般进来,第一照相。两个大云寺加上鼓楼花桥,拍下来的效果非常好,而且色调非常温暖。第二个是照我们黄果树瀑布,我们自己拍了一组照片,拍下来之后也感觉确实和声光电影的内容差别很大。

体验贵州馆震撼视觉效果 贵州元素背后的艺术价值

主持人 骆新:可是别的展馆他们说了,你有黄果树瀑布我有壶口瀑布,你有少数民族,云南说我的量还很大。贵州馆之所以被大家这么去交口称赞,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吧。

吴冰:对,你说对了。世博会在当初研究的时候,演变到今天主要是展示一个理念,展示一个形象。既然展示形象的话,一定有自己独特的东西,就跟你和我一样,都是男人,但是肯定有差异。这种差异是你一定要做出来,比如说我们的符号性非常强,用的是老百姓非常喜欢的,有的说叫震撼。它的视觉效果看起来除了差异性、识别性,它还非常震撼,所以很容易让人记住。所以我们抽取了几个元素,其实很简洁,然后把这个元素放大,这就是做世博需要做的事情。因为形象是代表一个综合的东西,里边包含发展理念、包含你的人文,包含你想表达的东西。

主持人 骆新:您举个例子,哪些元素是被有意放大,当成唯一的。因为这个元素您选择了它,势必要排除其它的元素,就是惟我独尊,其它的可能做助角,太多余的肯定被剔除掉。

吴冰:我们的核心元素做下来就是一杯酒,以茅台为主的贵州白酒产业,而且茅台代表的确实是人和资源的三种关系。一个是人与自然,因为茅台酒上游一百公里,五几年时周恩来就签了一个法令,上游是不允许建任何工厂,那它是代表处理自然的一个典范。第二是一种中国的酒文化。它处理的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本身喝酒也是愉悦人气,所以茅台是我们第一个核心元素。我们就四个元素,一条龙。我们说的是以贵州化石龙为主的,但这里面实际包含的是苗族的苗绣龙,包括汉人的龙。第三个和第四个实际上可以合并的,我们叫做以贵州的苗族的苗绣和侗族的大歌为首的贵州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个里面包含的含义就很深了。侗族大歌鼓楼就是侗家的,那里面和侗族大歌这个元素抽出来的元素,就是鼓楼。所以鼓楼它有含义的,鼓楼花桥搭配在一起实际上也有很深的文化含义,从建筑上来说,它就是一个细节榫卯结构,外在的形式有一点差别,就是鼓楼花桥。但它代表的是一种文化,是中国榫卯结构是在河姆渡的考古遗址上发现的榫卯结构,当时考古测定下来是七千多年,中华民族的祖先在七千年以前就发现了榫卯结构,它和中国馆的斗拱结构一样的,都是中国灿烂文明的一个佐证。经过七千年,它代表的是一种文化,这里面分支出几个文化,比如说汉文化或者是少数民族文化。那我们在少数文化里面就发现了很多很珍贵的东西,比如说对自然的处理关系,他觉得万物是有灵的,一草一物都是有灵性有生命的,在他的理念和生活模式里面不会滥砍滥伐,这就是解决我们工业文明今天所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一定要处理和自然的关系。

主持人 骆新:有人说是中国最早无伴奏合唱。

吴冰:它关键是无伴奏、无指挥,还是辅调,这个看似一个很简单的东西,但是很有代表性。首先在一百多年以前,西方人对中国的华夏文明曾经下过一个结论,进化要比西方慢,其中最重要的是音乐的和声你没有,这种辅调你没有。因为和声在音乐里面属于殿堂,没有的话是说你还没有进化到这个程度。所以1986年我们黔东南贵州的侗族大歌队在法国金秋合唱艺术节上,唱侗族大歌的时候一下子让西方人震惊,说没想到,小小的一个东方,一个两百万不到的民族,居然能创造这么伟大的东西。第三个就是苗绣。苗绣看似很简单,实际上它里面蕴含的东西和西方的美学完全不一样,但是它确实是艺术价值非常高。

主持人 骆新:您认为它有什么非常不一样大的地方?

吴冰:第一,它的符号不是和我们不一样,比如说湘绣和苏绣他是做具象的东西,苗绣是做抽象的,苗族因为没有文字和侗族一样的,所以它传承它历史的时候,苗族主要靠鼓歌和服饰。所以在它的符号里面,我们就发现很多上古时期的人文符号,比如说阴阳鱼、鸟形鱼,然后万字纹、饕餮纹,在它的服饰上能发现。所以苗族服饰看似很简单的一个图案,它里面蕴含的是非常久远的,没有断的一个文化。

主持人 骆新:有人说你要穿苗绣服装甚至就算穿了一本书,能够识别这个密码、符号,就知道这上面记录了很多东西。

吴冰:所以它的这个东西很有价值,我们叫做把它叫做穿在身上的史书,而且它创造的美学价值和西方的完全不一样,西方简单即美,它是繁琐也美。我们在展馆里面实际上反映确实非常好,大家叫惊艳也好、震惊也好,反正大家很喜欢它们。我们拿它们来做表演和欢迎仪式,开始让他们先到,VIP后到。后来不敢了,后来我们让VIP先到,让他们在上面做好准备,VIP一到我们马上通知下来,主要是问的人很多,大家很喜欢。

“醉美贵州,避暑天堂”

主持人 骆新:这个真让我们觉得(非常好),好像这样的话我一定得找机会到贵州馆去看看。除了贵州馆的历史展示之外,有没有人给你提出这样的疑惑,我们是以城市作为这期世博会的主题,如果你老是展示历史,非常美好的自然风光,跟城市有什么关系?

吴冰:这个非常关联,“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是上海世博会的主题啊,要紧扣主题来做。我们做的这个馆实际上它是符号、形状,它里面还蕴含着理念这种关系就是我们要回答,在贵州那块不同的地域上,不同的文化下,给予“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主题的答案。简单的说我们有三个部分,主题叫做“醉美贵州,避暑天堂”。醉,在中国的酒文化里边,它是从身醉、心醉一直到精神之醉。

主持人 骆新:是那个“醉”,醉酒的“醉”。

吴冰:但是在中国文化里边肯定已经是提升到了。我们的结构是什么呢?你在展馆里面看它是三个部分,我们叫做“山水乐舞、生态家园”,那就是我们对未来城市的答案,我们觉得生态是非常必要的。第二个是“文化千岛,心灵家园”。什么叫文化千岛?我举一个例子,我们苗族在全世界有172个支系,现在保存在贵州在还有132个支系,这个苗族之间的服饰、语言差距都比较大,但是他能融合生活在一个地上,能够保持这种差异性,是人类的共识,叫做多样性,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基因,一旦多样性消失,那人类的文明进步就消失了。叫“合而不同,各美其美”所以我们觉得非常珍贵,这个关系放到城市里边,是不是邻里之间、社区之间、国与国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应该是互相的一个多元共融。说穿了,我们的核心价值理念就是珍重,我们叫做“珍重永恒”,我们贵州体验的核心价值第一根据核心山地的特征,我们叫做“大山的节能精神”,说人对自然积极的改造精神。第二叫“珍重永恒”,第三叫“快乐的生活方式和各美其美”,但是我们对上海的回答就是这样的,所以里面你要去理解,理解了之后我们给的答案就是这样的答案。最后一个叫“网络城市,梦想家园”,什么网络,现代化的高速的交通、通讯,把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时间和空间拉在一起,缩小了空间,那就便于人交流,这就是城市的功能。城市的成本低,有竞争力,容易产生集中效应。以后高速公路、交通实际上在贵州特殊情况下,不可能像上海、北京一样的,需要一马平川的大城市,我们是67%的喀斯特地貌,合起来是98%的山地,所以我们城市的形态肯定和上海答案不一样。

快乐的生活方式要以人为本 发展不能没了人性

主持人 骆新:您这样我想起来我们在英文当中有一个词叫communication,这个用在交通跟通讯上都是用这个意思。有的时候人们说交流沟通,当然有人说先把路修好,但是现代的城市理念设计发生一些改变。比如说我见到马清运先生,他跟我说以前要保留一个地方的独特文化,有的时候希望开发、希望它发展,修很好的交通,A地到B地没有任何障碍,但是你发现A地到B地没有障碍以后,带来最大不好的地方,就是这两个地方的差异性没有了。其实有的人说,应该适当地修路,但是要把它控制在一定的流量之内,那么靠什么做沟通呢?我们开始通过无线网络,用电信,其他的方式还可以进行交流,有差异性就会有价值。在贵州可能在这实现起来是最好的一个点了,而且你这个讲话也给我洗了个脑,老以为城市就是上海跟北京,看起来不是。

吴冰:绝对错了,绝对有问题的。包括西方工业文明经过两三百年的发展,它也在反思。因为工业文明肯定是人类进步的结果,肯定是一个进步的代表。但却是有一些问题,比如说自然破坏,人和人之间关系破坏,这不是人生活的本意。生活是要愉悦自己,有良好的环境。你说你呼吸的空气都不好,然后成天是不可控的灾害、气候极端,或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冷漠,这真不是人想要的东西。

主持人 骆新:所以,我到台湾去的时候,余光中先生问了我一个问题,我到现在为止也记忆尤深,他说我们都希望以很快速的方式去生活,不管是交通还是通信我们都是为了快速。他问我,你认为人需要活的那么快吗?

吴冰:对,很有哲理。实际上我们因为贵州比较特殊的文化,我因为工作的关系也跑了不少国家。经过观察和感受之后,我感觉确实现在的城市要反思很多问题,以免在今后的城市化里边吞噬很多珍贵文化,你这个城市现在是越来越大,钢筋、混凝土是越来越多。人生活在里边,其实大家都已经感觉到不可控,就是人性的弱化。其实你最后就把它变成了物欲的机器,那是没人性的。所以在城里边和我们在乡村的民族文化,其实从内心来感受,真的没有他们快乐。

主持人 骆新:可是今天也有人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进行反向的思考,就像我们提倡城市的时候,有很多是反城市化趋向,比如说去乡村、少数民族的聚集区,去西部一些可能没有被城市开发或没有被现代工业所污染的地方。但是这些地方往往也蕴含另外一个词汇,叫落后、贫穷。

吴冰:你说的是对的,我们只是说他这种文化、价值和关联,并不是他的生活现状。我们在研究的时候发现确实很多专家比较认可。就说现代工业文明和城市,和一些很珍贵的一些问题,特别像贵州的,我们感觉是对驶的列车,彼此驶向对方的目的地。这是什么意思呢?乡村的人想到城市生活,想要汽车、洋房;然后城市的人想要在乡村寻找精神和心灵的寄托,寻找那种山清水秀的环境。所以这是矛盾,为什么有全世界聚集到5.28平方公里,围绕城市的题目来讨论。那么大家都感觉有问题,所以需要讨论,讨论的目的是呈现给大家一个比较光明的未来。未来的城市大家应该是怎么样的,我想世博会应该是这个作用。

现代工业发展最大的矛盾就是保护与开发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