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评论 > 正文

英国馆总设计师:用种子的语言来表达自然

2010年06月01日15:17新闻晚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趣味世博绝版卡收集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英国馆总设计师:用种子的语言来表达自然

胡廷楣 洪菁耘 上海文艺出版社

英国馆:颠覆和沉思

汤马斯·海瑟尉(Thomas Heather-wick)生于1971年英国馆总设计师

伦敦·Heatherwick工作室 总监

“印象中传统的英国人是那种衣冠楚楚,戴着礼帽,西装革履,提着一只老式箱子,我要告诉你们,其实,今天的英国人并不是这样的。 ”汤马斯·海瑟尉,英国馆的总设计师这样说。他一头蜷发,在圆领T恤外面套上了一件条纹长袖衬衣,和伦敦西区的剧院街走过的小伙子没有什么两样。在走上讲台之前,汤马斯把所有记者请了出去,关上门,躲在会议室里调试图像。轮到他发言,开始几句话带着口吃,害羞得脸红。又说因为不善中文而非常抱歉。他说,因为这个设计代表的是国家,展示的是英国,因此压力很大。不过,汤马斯一旦开讲,便滔滔不绝。神采飞扬的表情,强烈生动的手势,一下子让人对这个“当下全球最红的年轻建筑师”留下了深刻印象。

艺术家是通过作品来发言的。

我们还记得最初的报道:圆角立方体的设计看似平淡无奇,但在外部加上60,000根的有机玻璃材质的“触须”后,英国馆给人的第一印象就要深刻很多了。这个名为“创意之馆”的建筑拥有灵活的外墙设计,其外部由大量向各个方向伸展的 “触须”组成,无任何支撑连接到公共广场上。它们不仅会随风轻微摆动,而且每根“触须”顶端都装有一个细小的彩色光源,当这些光源被组合后,英国馆就如同一个会发光的魔法盒子。

汤马斯的颠覆就此开始,这个设计的外形显然不是为了老绅士,更属于活力四射的年轻人。那时,这个展馆被起名为“创意之馆”。

47个团队参与由英国官方招标的2010年上海世博会英国馆竞标,有6个设计方案进入复选。

在伦敦召集豪华阵容进行终评的同时,这6个建筑,出现在上海莫干山路上,邀请2010世博举办地的市民发表意见。结果“创意之馆”在上海票数领先,是市民最喜欢的展馆。而在伦敦,它被英国评审团选中。

汤马斯为此非常自豪。他说:“我当然想自己是评委,或者我妈妈是评委。可惜都不是。 ”

展馆设计被确认之后,这个不安分的设计师,反而安静下来了。他说,展览内容和展馆一体化构思的形成,经历了半年。

半年中,他在沉思。

他去了“基尤(KEW)千年”种子银行。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种子银行,收集并储存了世界上10%的植物种类的种子,其中大部分是开花植物。种子银行的设想,始于上世纪20年代的俄罗斯。人们担心某些植物物种可能被毁灭。在未来某种植物濒临灭亡的时候,可以从“银行”取出存放的种子,将它们唤醒,种植之后,让这种植物得以恢复。有一枝小小的植物引起了汤马斯的注意。

陪同的工作人员说,这是一颗500年前的种子发芽长出来的。种子是在一个皮质的钱包里面找到的,主人是一个水手吧,他带着这颗种子漂洋过海,去了很多地方,不知道这颗种子是怎样到了这个钱包里。而最后又是如何经历了这样漫长的日子。

种子银行有很多种子和植物的图片,汤马斯就在屏幕上显示一些鲜艳的花朵,说它们的种子非常的普通。其中咖啡是全世界“最流行”的种子,而一些药用植物的种子却很少见。有的种子很大,可是有的植物,例如常春藤的种子就很小。

汤马斯用一种特别的方式来展示种子。

汤马斯是使用材料的好手。他使用亚克力材料制作方形的长杆,杆子长达7.5米,一头又细又长,末端有1米多在室外。另外一头是种子,每一根亚克力杆的里面,大种子只有一颗,小种子会有三四颗。装在这种无色透明的特殊有机玻璃里的种子,让人们联想到珍贵的琥珀里面栩栩如生的昆虫。

杆子也是优良的光导体,白天,外面的光线可以通过杆子照亮展室。晚上,里面的光线可以传到外面。最初的设计有了一些改变。这个“毛茸茸的家伙”,俨然是一个发光体,和之前五颜六色的展馆效果图不一样,展馆的灯光设计将透出纯净的白色。这不再是“应有的”展馆,也不是巧妙地设计和装饰过的传统意义上的建筑。展馆和展品已经不同寻常地浑然一体了。

汤马斯的沉思并没有结束。

一位女记者突然问:“汤马斯,里面还有什么?你就让我们看种子吗?”

极敏感的汤马斯突然有了一个非常惊讶的表情:“60,000种子还不够看吗? ”

提问的潜台词是,只是种子,那不是太单调了吗?

汤马斯其实是在温和地纠正女记者的想法:这不是在展览种子,而是用种子作为语言来表达一个有关人类和自然的主题。

现在英国馆有了一个新的名字:种子圣殿。 “圣殿”里没有神像,却有肃穆的氛围。带着种子的60,000根亚克力杆在6层楼高的立方体结构中,以相同的方式聚集,有让人震撼的效应。所谓“圣殿”,其实是迫使人们升高几个数量级,重新郑重思考一个平凡的对象。因为数量,种子的一些带有生命共性的特征,例如遗传,例如变异,例如传播,都会凸显出来。

“回家告诉你奶奶吧,这里有一个最令人惊讶的种子圣殿……”

如果我们和汤马斯一起思考,那么——这是英国对“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理解,伦敦是绿地面积最大的城市。第一个公园是维多利亚时代建设的,将贫民窟推平,建成皇家稀有植物园。将自然带入城市,是英国颇为自豪的。

汤马斯说,世界上没有一种东西比种子更单纯。可是60,000根亚克力杆里的种子可以充分体现生物的多样性,让人敬畏,从而引发更多的思考。如此多的种子可以告诉我们,人类生活各个领域,几乎不能没有种子存在。食物、饮料、药品、新材料、纺织……无所不在。种子所蕴含的大自然的潜力无穷。

展览的这些种子来自和 “基尤(KEW)千年”种子银行有着项目合作的中国昆明植物园。这是两国专家对于生态保护的共识和共同的行动。

汤马斯造成的氛围,可以催生不同的参观者带有不同想象的思考。或许今后,一个普通农民,一个寻常园丁,文学家、哲学家或者生物学家,甚至袁隆平这样的种子专家,都会发表属于自己的感想。这就是一种互动,是思想的提示和反馈。

“我不是建筑师,不是。 ”汤马斯说,“建筑师是她们——”他的手指着两个随他而来的英国姑娘。

或许,他从来不受某种职业的界定。他的工作室涉及的项目包括:产品设计、雕塑、城市小品的营造和建筑……并且获得多种奖项。他也确实不是科班出身。最早在曼彻斯特工艺学校学习三维设计,后来进入皇家艺术学校。不过,他最钟情的还是建筑。超越了建筑专业,进行无边无际的思考,沟通建筑和其它艺术之间的界限,使得他的建筑设计总是与众不同。因而一次又一次地被看作“颠覆”。

还有一句话没有交代。汤马斯说:“不少亚克力杆里面的种子能活很长时间。可能再过几百年,人们想起了它们,那就——”他猛烈地做了一个敲击的动作,“再把它们拿出来种在地里就是了。 ”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