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正文

上海借力世博促产业升级 中国与世界互相推销

2010年05月10日19:10瞭望东方周刊刘耿等我要评论(0)
字号:T|T

瞭望东方周刊2010017期封面

瞭望东方周刊2010017期封面

“让生活更美好”,中国仍在路上

本刊编辑部

只有“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主题,逻辑地延伸到必须致力于让所有中国人的生活都美好起来,都有尊严和幸福,中国才能真正为人类文明发展做出令人真正充满敬意的贡献

“今天,世界诞生了一个伟大的希望!”

8年前,当中国以城市主题赢得2010年世博会举办权时,国际展览局秘书长洛宾泰斯曾这样感叹。

8年后,当上海世博会开幕之际,法国总统萨科齐对上海世博会选择“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为主题表示了敬意。

来自世界的感叹与敬意,是因为“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个上海世博会的主题,这个世博会历史上第一个城市主题,让被誉称为人类文明发展重要驿站的世博,紧紧扣住人类当下面临的共同课题---城市,如何真正成为让人生活得有尊严、有幸福、有希望、有梦想的美好家园。

城市,几乎是人类文明最伟大的创造。一部人类文明史,也是一部书写城市故事的连续剧。工业、科技、文化、艺术,代表文明发展的各种主要元素,几乎都是在城市展开。尽管从农耕畜牧走过来的人类,对田园牧歌的精神怀乡已深入骨髓,尽管城市文明也永远需要原野来滋养与守护,但都不会改变人口越来越向城市集中的趋势。

但是,高度的城市化也逃脱不了物极必反的规律。这不仅是因为污染、拥挤、冷漠等“城市病”的如影随形,也因为人与人之间的贫富不均、人与自然环境之间的紧张和对立,随着城市人口的不断增加而更加凸显与放大。如何实现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如何使城市与环境不再互相对立而是融为一体,决定着城市化对人类到底是祸还是福。

这无疑是全人类面临的重要挑战。回应这一挑战的“中国答案”,将对人类文明的走向产生深远影响。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曾断言21世纪对全人类最具影响的两件大事,一是新技术革命,一是中国的城市化。

60年前,中国95%以上的人口生活在乡村,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城市化随着经济快速发展而加速,并越来越呈现冲刺之势。据2009年的统计,中国的城镇人口已经达到了6.22亿,城镇化率提高到46.6%,预计 “十二五”期间,将达到50%。这种统计口径,应该没有包括1亿多户籍未进城但实际上在城市工作生活的农民工,也不包括为数同样庞大随他们“流动”进城的未成年子女。

由此观之,全球人口第一大国的快速城市化,这个国家在城市化进程中如何趋利避害给出的答案,多么的具有世界意义。

通过申办、筹办与举办2010年世博会,中国做出了自己的回答---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个回答,虽然切准了全世界的关切,产生全球共鸣,但首先是基于中国对城市化发展的自我反思。

30年来中国的快速城市化,创造了繁荣,提升了国民生活水准,但与此同时,城市也消耗了过多的资源,制造了太多的环境欠账。从垃圾围城到空气越来越脏,从水荒电荒气荒的周期性上演到“堵城”从一线城市到二线城市扩散,从填湖毁林造楼宇到历史文脉频频毁于推土机,中国为城市化付出的环境资源代价不能不说是十分高昂。

不仅如此,中国的快速城市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制造与积累着和谐欠账。飙升的房价与保障房建设的滞后,令“蜗居族”的幸福感大打折扣。“蚁族”青年,对城市的梦想因太过艰辛与迷茫而黯淡。为数庞大的农民工,为城市的繁荣付出了汗水,但基本上不能分享繁荣,城市漂亮光鲜的楼宇挺立之日,往往也是建筑工地民工卷铺盖走人之时。

对此,中国政府有清醒的认识。以人为本,不遗余力地改善民生,改革收入分配格局、医保社保网络扩容扩面、建立住房保障体系、改革户籍制度等社会政策都提上了日程。

所有这些努力,都是对“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主题的解答。今天,当全世界的目光聚焦浦江两岸,当上海这座中国最繁荣最具活力的都市云集起四海宾朋,我们必须清醒,世博园的美轮美奂不是全部的生活,北京上海的发展水平并不能代表中国。只有“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主题,逻辑地延伸到必须致力于让所有中国人的生活都美好起来,都有尊严和幸福,中国才能真正为人类文明发展做出令人真正充满敬意的贡献。

“生活更美好”,中国仍在路上。■

“博”动中国

历史,从世博转弯

上海乃至中国的历史将以世博会为圆心,完成一次转弯,不是平面的,而是立体的、向上的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刘耿 | 上海报道

上海曾有一道“亚洲第一弯”。

沿延安路高架朝外滩方向行驶,两边高楼夹峙,快下匝道时,突然一个左转,视野豁然开朗,一幅无敌江景尽收眼底:左侧是金色的外滩万国建筑群,右侧是浦江对岸摩登的陆家嘴中央商务区。

这个弯是俯视黄浦江的最佳角度,能让人产生飞翔在江面上的感觉,备受旅游时尚杂志推崇,“在这里可以看到上海最美的天际线。”

2008年2月,这个著名的弯道被拆除,配合世博会的外滩改造;2010年3月28日,经过33个月重新打造的“新外滩”亮相,并承诺新风貌形成后50年不变。

它注定要与其后33天揭幕的上海世博会“同寿”---上海市前市长汪道涵曾说,“世博会是战略性的,管50年。”

在上海社科院研究员屠启宇眼中,已消逝的“亚洲第一弯”极富象征意味,不仅在时间节点上,而且在形态上---有弯度、有坡度,“上海乃至中国的历史将以世博会为圆心,完成一次转弯,不是平面的,而是立体的、向上的。”

他说,发展中的城市都将经历跨越和转变的历史瞬间,上海正迎来这一瞬间,世博会梦幻般的美,正如同行驶在弯道上的感觉。

“瞬间中心”

“今年,上海将在世界舞台的正中央,站上184天!”屠启宇说。这种“中央之国”的仪式感,似乎可追溯久远。

参展方纷纷亮出自己的好东西,不少是国宝级的,有丹麦国宝“小美人鱼”,七件原本收藏于奥赛博物馆的法国国宝,还有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画家米开朗琪罗的两幅杰作《水果篮》和《捧果篮的男孩》,是意大利的国宝。

“法国、英国、美国屡次举办过世博会,从没这么受重视。”屠启宇说。

“因为这是在中国。”美国馆负责人Allen的话恰好可以作为回答。

2000年,美国没有参加德国汉诺威世博会;2010年,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却“下决心不让美国成为唯一缺席上海世博会的国家”。

1851年首届世博会在伦敦举行时,英国古典经济学家威廉·斯坦利·杰文斯曾骄傲地描绘英国人的心态:“北美和俄国是我们的玉米田,加拿大和波罗的海沿岸是我们的木材森林,大洋洲是我们的牧场,秘鲁提供白银,南非提供黄金,印度和中国人为不列颠种茶,而地中海是我们的果园。”

那一年,英国占据了欧洲工业总产量的2/3,世界商业贸易的20%。

而150多年后的中国,GDP总量将突进至全球第二;2009年在全球制造业出口中所占比例达到17%,居世界第一,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首次超过美国。

在现代化之路上追赶一百多年后,她并没有当年大英帝国那种天下为我所用的洋洋自得。全球化分工使她成为“世界工厂”,但她显然并不满足于此。

“每一届世博会都使举办地成为世界文明的瞬时中心,国家博览会都有着呈现国家力量的意图。”上海社科院经济所副研究员乔兆红说,“博览会缘起于大国登场,其历程证明着强国世博,其影响证明着世博强国。”

其实,与其说世博将为中国带来“转弯”的契机,倒不如说世博将见证中国历史的拐点。此时此刻,中国正面临着“转弯”的多重内在需求---发展方式、制度安排、社会结构、公民意识,都期待更有力度的新创与飞跃。

向中国推销与推销中国

其实,中国人一直站在世博会舞台上。上海世博会主题演绎策划师、上海图书馆馆长吴建中在不同场合演讲,总喜欢举出三个物证:

1851年伦敦举办首届世博会,邀请中国人出席开幕式,并且有一个独立展室,当地媒体是这样报道的:伦敦世博会吸引了中国等25个国家参加。

还有一幅油画,是英国画家塞鲁斯的作品,它描绘了首届世博会盛大的开幕场景,一个人站在右列前排最突出的位置,他叫希生,是世博会上的“中国第一人”。

2008年底,上海市历史博物馆征集到一枚1848年英国伯明翰铸造的纪念章,正面有希生半身像,这是英国最早刻上中国人像的纪念章。

之后,中国基本参加了每一届世博会。“想搜集梳理一个完整版中国在历届世博会的获奖目录,竟然无从下手。”吴建中说,“太多了,出本书都列不全。”

但是,他说,中国获奖产品的结构让人“惭愧”,几乎始终如一的是一些原始的工农业材料,附加值不高的初级产品以及精致却少实用价值的古董,极少近代工业产品参展,更遑论能影响人类未来生活的伟大发明。

同时代的欧美国家带到世博会的参展品是些什么呢?大功率蒸汽机,复式电报和留声机,还有克虏伯大炮。

“别对中国馆报以超现实的期望。”上海市政府一名负责外宣的官员表示,“那么多展馆一字排开,你能直观地感觉到中国馆与发达国家馆的差距。但是,历史地看,中国进步也很显著,它在本届世博会上提出了自己的理念,并在全世界范围内建构大国形象。”

“一方面,我们在向世界推销中国;另一方面,世界热衷于向中国推销。”屠启宇说,“中国概念炙手可热,学者感觉不插一脚,就失去了话语权;商人感觉不插一脚,就失去了市场;政客感觉不插一脚,就失去了讲坛。”

在世博年,数十个世界级奢侈品牌在上海遍地开花。半年内两家LV新店开张,半岛酒店会引入约24个奢侈品牌,陆家嘴金融中心的热门租位被众多国际品牌争抢一空。

淮海中路西段的798号到806号,一连开出Piaget、Cartier等数家名表店,卢湾区商委人士认为,能吸引十几个顶级大牌抢滩淮海路,其最大动因还是世博效应。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