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滚动新闻 > 正文

解密成都幸福基因密码 腾讯十大名博花间论道

2011年04月08日14:21腾讯世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4月1日-5日,腾讯网组织“影响中国人物”苏芩、王旭明、石述思、赵丽华、赵半狄、朱大鸣、区志航、葛红兵、刚峰、丁启阵、司马平邦等网络名人,在成都锦江区美丽的三圣花乡“花间论道”完毕后,先后走马观花成都郫县——中国农家乐发祥地农科村;都江堰翠月湖镇东桂院;汶川大地震后重建的唯一古镇——崇州市街子古镇;中国目前最大的博物馆、公馆群落—大邑县安仁古镇;千古爱情绝唱—司马相、如卓文君“私奔”之地,风景如画的邛崃平乐古镇。

以下是腾讯名博对于成都幸福生活的感悟:

解密成都幸福基因密码 腾讯十大名博花间论道

解密成都幸福基因密码 腾讯十大名博花间论道

解密成都幸福基因密码 腾讯十大名博花间论道

解密成都幸福基因密码 腾讯十大名博花间论道

成都,你为何如此幸福

大城市的高压生活让越来越多的人想逃离,尤其是在一线城市工作压力极大,竞争非常激励,在高房价的背景下,年轻大学生很难靠自己的力量能买得起房子,除非灰姑娘遇到王子。然而成都民风纯朴,空气质量好,物价便宜,房价只有上海的三分之一,生活写意,论幸福指数成都住在要比上海、北京高。感受幸福可能最需要一种平常的心态,成都人就是,虽然大多数的成都人经济基础并不是很丰厚,但他们很悠闲,很满足,绝对没有一线大城市那样高压节奏,这就是幸福。

什么是成都式幸福?以下四点,应该是幸福成都的基因密码——

一、与独特的地质结构、地理环境有关

四川盆地,砂页岩湖相地层,基岩稳定。青藏高原山脉在都江堰形成世界独一无二地质节点,形成由岷江等河流携带来的泥、沙和卵石等组成的冲积扇平原,冲积物之下,是在大约8亿年以前形成的沉积岩层。山、水的独特神奇之处,彰显都江堰和成都平原“人溶于天”的自然气候。都江堰所处的这个地理地貌的变化之点,区分了地形的高峻与低平、地壳运动的动荡与平静、河流流态的急促与舒缓、水系格局的收敛与发散、文化的粗犷与细腻、生活方式的豪放与含蓄。这样的结构,从地质条件上,保证了天府之国几千年的发展与繁荣。

二、与独特的文化积淀有关

由于青藏高原山脉在都江堰节点上陡然爬升,垂直切割很深,加之横断山的阻碍,成都平原文化交流更多地以东向为主,从而成为华夏文明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在这之中,又因为都江堰地质特点的特殊贡献以及四川盆地的相对封闭性,成都平原以灿烂的古蜀文明为源头,发展起来一种具有富足闲适氛围的、宗教意识淡薄的、特色鲜明的汉族地方族群文化圈。天府之国,宜居美名天下,于是,历史移民潮涌,远血缘杂交优势基因明显……因此,成都平原发育的文明,具有一种局域文化的鲜明特点,而这特点,又是具有广域影响的华夏文明的一个精彩浓缩标本。

三、与历史渊源有关

人类最早最辉煌的上古文明——青铜文明、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均诞生在神奇的北纬30度上。成都的金沙文明,不但改写了中国青铜历史,更令中国迈上了世界青铜文明的制高点。金沙文明,就是描述了这样一个事实:成都是当时首屈一指的“万国之城”,是“天堂般的国度”——落叶千里,四季花香不断,不需要过多的劳动,即可获得丰厚的物产,富庶之地,是谓天府。

大家可以想象这样非常美丽的场景:植物红花绿叶,花果漫山遍地,动物四处奔跑,潺潺流水漫过一双白皙的脚,套在脚踝处的金饰脚链发出银铃般的声响,她旁边,几位少女正与一男子嬉戏——这个画面,就是金沙出土文物“告诉”我们的当时场景。幸福么?绝对幸福!

前面的一、二点,同时也决定了成都能更多地承袭自有历史,受外界影响较少。金沙时代的成都,是以都驿形态出现的,处在武王伐纣的最辉煌时期。那时成都人已形成自己独有的宇宙观和世界观,就以为蜀国是世界中心。女人们除了欣赏美丽的风景、呼吸未被污染的空气外,还可依靠通天神树通过祭祀与众神交流,过着似鬼似神似仙的生活。这就是成都的闲适的基因。

从人种学上讲,成都南来北往的人很多,尤其湖广填川,人种的混血,决定了基因改良的品质。从金沙遗址出土的头饰来看,它们来自不同民族。这些外来人,一部分是交换过来的,一部分是人群流动过来的。大家相处其乐融融,这就是成都的包容的基因。

四、与神秘的北纬30度有关

英国作家詹姆士•伯烈斯特沿着这条纬度,打开了一扇通往神秘的记忆之门——《神秘的北纬30度》。北纬30度,既有地球山脉的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又有海底最深处马里亚纳海沟。世界几大河流——埃及的尼罗河、伊拉克的幼发拉底河、中国的长江、美国的密西西比河,均是在这一纬度线入海。此外,这里也拥有世界上最多的自然与文明之谜:古埃及金字塔群、狮身人面像,北非撒哈拉沙漠的“火神火种”壁画,死海,巴比伦的“空中花园”,诡异莫测的“百慕大三角”,玛雅文明遗址……

成都,恰好就在北纬30度。这条线刚好处于温带,气候与环境最适宜生物繁衍生息。成都介于中温带与暖温带之间。年平均温度8°C~16°C,年降雨量在1000mm左右,兼具南北方

特点。不冷不热的气候,适当的降雨量,对生物来说,生存环境天然。五谷杂粮样样皆有,物产丰富。这是幸福的基础。

来源:党青博客

http://user.qzone.qq.com/6956208/blog/1302015713

丁启阵:成都令人幸福飙升的城市

“幸福成都行”,今天早上从锦江区三圣乡红砂村出发,游览过“农家乐”发源地郫县友爱镇农科村之后,接着参观、体验都江堰灾后重建点村民的生活,最后来到了崇州古镇街子镇。在细雨温润的天气中,在油菜花娇艳欲滴的季节里,在热情好客的东道主带领下,漫步走在绿树掩映的村庄道路上,跟来自天南海北的旧雨新知作着轻松随意的交谈,间以插科打诨,笑语声喧,实在是人生一大快意事!都说成都人幸福指数名列全国前茅,这一天的时间里,我的幸福指数未必比成都人低多少!到了街子古镇,我的幸福指数,更是飙升到了几乎令我飘然欲仙的高度。因为,我体验到了一种穿越时空的奇妙感觉。街子古镇,因为地处成都平原中心,号称“蜀中之蜀”,古代是蜀州(崇庆、崇州)治所。蜀州,唐代曾经叫蜀川。“初唐四杰”之首王勃名诗《送杜少府之任蜀川》(很多书中,“蜀川”都写作“蜀州”,实际所指都是今街子镇一带。但是有学者考证,王勃送杜姓朋友来这里任二把手那会这里叫“蜀川”,若干年后才改为“蜀州”的)。

来成都之前两天,给外国学生讲《送杜少府之任蜀川》,其中的蜀川,即“风烟望五津”中“五津”实际所指的街子镇,对我而言,还只是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地名。没有想到,转眼之间,我已经置身此地,并且在丰盛而地道的川菜大餐之后,跟许多意气相投的朋友坐在临江而筑的一家茶馆里,喝着茶,聊着天。当地的一位朋友用手一指,说江的下游方向不远就是“五津”之一所在地。唐代诗人王勃的名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貌似豪放,其实不过是强颜欢笑,假装潇洒,意在掩饰与安慰:掩饰离别的悲伤,安慰远行的好友。可以肯定,送者与行者,心中的滋味都并不好。“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两句,便是最好的证据。一千四五百年之后的今天,有了便利的交通,北京飞到成都只需两个多小时,成都市区到街子古镇,不过一个小时的车程。此时此刻,我所享受的,可谓“天涯若比邻,海内会朋友”。我心中的愉悦和快乐,是不带丝毫悲戚与忧伤成分的,我比王勃幸运一百倍!

我新近出版的著作《歌者的悲欢——全面解读唐代诗人》中,讲到了晚唐一位行为怪异的诗人唐求(一作球)的故事:生活在公元十世纪初(唐哀帝天佑年间)的唐求,淡泊名利,酷爱吟咏。平日喜欢把自己所做的诗,写在纸上后,捻成团状,投进一个大葫芦中。晚年患病,不知道是因为精神恍惚,还是为了存世有意为之,将贮存了许多诗作的大葫芦投入江中。口中祈祷:“此瓢倘不沦没,得之者方知我苦心耳!”葫芦漂到一个叫新渠的地方,果然有人认得这是唐求唐隐士贮存诗作的葫芦,于是驾扁舟,将其打捞起来。可惜的是,由于江水浸泡太久,只能辨认出其中的百分之二三十,百分之七八十都无法辨认了。史书上说,唐求是成都人。具体是哪里人,我没有考证过。但据街子镇的朋友说,唐求就是本镇人,他将贮存诗作的大葫芦投入其中的,便是镇子边的那条小河。连投掷的地点,都能言之凿凿。还有宋代大诗人陆游,入蜀之后,曾经两度在此地担任通判一职,留下了若干脍炙人口的诗词作品,其中最令崇州街子镇人自豪的是“江湖四十余年梦,岂信人间有蜀州”两句。据说,《卜算子•咏梅》(驿外断桥边)的创作灵感,也来自此地。此外,陆游还有若干风流故事流传至今。故事之一,对方是一位俏丽的尼姑。当地一位朋友开玩笑说,陆游“放翁”的雅号,便是因为他在此地有风流放荡之名而自我解嘲所起。我认为,很可能,著名的《钗头凤》词(红酥手,黄藤酒……),便是在此地吟出的“赠妓之作”。当地文献记载中,还有不少文人骚客曾经在这里盘桓,恕我不能一一列举。多少从前书中事,不意都到眼前。此情此景,真是妙不可言啊!

来源:丁启阵博客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