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世博频道 > 大话上海滩 > 正文

外地人:生活在上海的“硬盘”和“优盘”
http://2010.qq.com  2010年01月14日10:43   第一财经周刊    我要评论(0)
第 1 2 3

中国国家馆万元大奖征集生活视频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外地人:生活在上海的“硬盘”和“优盘”

两位行人走过上海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 资料图

“硬盘”

哪里竞争激烈,哪里生活压力大,哪里就会有“硬盘”这点事。

每天早晨开车去上班的路上,李欣都会和丈夫李莘聊起前一天在上海本地网民为主要活跃人群的一个论坛(以下“论坛”同上)看到的各种帖子,这是他们打发路上这三刻钟时间的一种方式。

“论坛”里,对在东北出生、江西长大的李莘来说,“山上”那些根据上海话发音写成的帖子实在是像天书一样难以看懂。“山上”的那些上海人在关注什么话题、又发明了什么新名词,李莘都是从妻子那里听来的。在大概三年前,当“硬盘”这个词刚刚出现在李欣的话题中时,李莘还不太明白它具体是指什么。

李欣告诉他,这个词是指在上海的外地人,如果你看到有人在帖子里说“硬盘又如何如何”了,那么多半是在指责外地人,当一个帖子和硬盘搭上关系,多半没什么好事儿。

李莘对李欣的解释只能笑笑:“亏那些人想得出来。”

那些人的想象力其实远在李莘的意料之外。广义的硬盘并无褒贬,凡是身份证号码不是以310开头的在沪中国人都被归纳在内,但硬盘还有几种变体:比如在春运时节,硬盘就变成了“移动硬盘”;而那些融入了上海生活,价值观和生活方式都令人无可挑剔的“好硬盘”,就可以被称为“优盘”;与优盘相对的则被称作坏道的硬盘。

李莘22岁大学毕业后来上海工作,到现在已经十一年了,他仍然不会说上海话,并且没有学说上海话的打算。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是硬盘。他觉得这种标签挺可笑的,应该直接被无视。但是,他的妻子李欣就没法忽略这个词了,因为和李莘结婚,这个上海姑娘曾经在“论坛”上被一大堆ID用难听的话攻击过。在几乎是上海人地盘的“论坛”,像李欣这样的“名匪”———“论坛”上人们自称“上山为匪”—嫁给外地人足够引起长时间的八卦兴趣。她在论坛里是女神级的人物:资格老、发帖多;观点犀利说话直接,特别是身材高挑面孔漂亮。于是就有人质疑:你家那个硬盘很有钱吧,有房有车无贷款的那种对吧,所以你才嫁给他吧?李欣觉得这些帖子很可笑:“讨厌‘硬盘’的人总是觉得自己比外地人高贵,如果上海女生愿意嫁给外地人,只能是因为对方的经济实力达到了你的心理价位。”

其实李莘算得上是“优盘”——他在一家规模不算小的法资公司有一份高管以下、中层以上的工作,学历和薪水都不低,工作的专业性和竞争力也够强,但远远没到那些人当时所猜测的“很有钱”的地步。即使夫妇俩每个月的收入加起来超过两万元,在同龄人中不算低,却还是保持着俭省的生活习惯。看看李欣在“论坛”上发的帖子就知道她是多会过日子,她甚至会告诉大家在制作结婚请柬时如何把成本从每张三块五压低到两块四。每个月除了最基本的开销外,剩下的钱全都放在一起用来还贷,每还掉一笔就清空帐户重头攒起,因此,平时两个人几乎没什么业余活动,距离现在最近的一次旅游还是三年前的海南岛蜜月之行,而每个月最大的支出也就是养车的那两千来块钱。

李欣一直庆幸自己当年及时买下这套60多万的小房子,虽然地段在远郊,距离市中心的车程有45分钟,但当时两家的积蓄加上跟亲戚朋友借的钱可以把房款一次付清,还亲戚的钱总比还商业贷款划算。去年李欣的母亲还用她的定期存款帮女儿女婿还了一笔钱,他们才终于把买房子时借的钱都还清了。

至于上班太远的问题,就靠那辆当时市价11万、省油的日本车来解决了。“车对我们来说是必需品,不是奢侈品。”李欣算过,“如果我们每天坐地铁和黑车去上班,两个人加起来也得四十来块钱一个来回,而且单程就需要两个多小时,太费时间精力了。而且,那样就赶不上回家和父母一起吃饭,还得增加做饭的开销。”

现在他们没有还贷压力了,却有了新计划:李欣快要30岁了,他们正考虑要个孩子,到时候又会有新的开销。

不能不省。这不仅仅是李莘和李欣的生活状态。

上海越来越繁华,生活成本越来越高,衣食住行无一例外,对于每个普通的年轻人来说,日子都过得不那么轻松。

上海人一直眼热北京人,可以享受四毛钱的公交车票和两块钱全城随便乘的地铁票,但在上海居然就有“坐不起地铁”的人—坐地铁到稍为偏远的住宅区,单程就可能耗费掉6块钱甚至更多。今年夏天之后,出租车再次调价,计价器跳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欢快,对自己开车的人来说,汽油涨价自然也不是好消息。房价在2009年依然没有止住过上涨的速度,对于那些靠正常收入过日子、省下紧巴巴的购房预算的上海人来说,买房在最近两三年终于彻底变成了一件可望不可及的事,与其买房,等待拆迁大概更现实一些。统计部门常常在媒体上解释为什么消费价格指数与百姓感受不同,可那些解释显然没法让人们真的放松。

开源比节流更难。根据上海市统计部门提供的数据,2009年上海市应届本科毕业生的就业率达到了85%,看起来还不错,但是人们从身边亲友或者从自己身上看到的现实,恐怕比数据更令人紧张:在六七年前,上海最普通的一本毕业生要找一份月薪3000左右的工作并不很难,现在这个标准恐怕要下降个1/3。前些年,50多岁的上海阿姨爷叔如果想要打份工,很容易就能找到,但现在那些没什么学历要求的、比较低端的工作,也基本上被外地人包圆儿了,他们年轻力壮,要求的工资却和上海中老年人一样。

上海人感觉到不安全,不仅仅是因为工作难找和物价升高。每天走在市中心街道上的人流看起来就像十年前春节大采购时的样子,如果在交通高峰时间绕到人民广场地铁站看一看,汹涌的人潮让人看着害怕。这种状况在其他大城市,比如北京,也在发生,你或许可以用“城市本来就是在扩张和变化的”来描述,但新闻里的数字还是很惊人:12月24日,新闻里说上海的人口超过了2000万,其中只有67%是户籍人口—仅仅几个月前,前面那个数字还是1900万。而这还只是记录在案的数据。并且在很多人看来,有户籍人口中也有相当多的“硬盘”—在大城市中,上海的户籍政策是比较宽松的。

手机看世博】 【世博订阅】 【世博论坛  】【发表评论(0)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欢迎登录

申请加精

   

  上海世博会将于5月1日揭开绚丽的面纱,世界各大媒体也将镜头对准了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