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世博频道 > 大话上海滩 > 正文

外地人:生活在上海的“硬盘”和“优盘”
http://2010.qq.com  2010年01月14日10:43   第一财经周刊    我要评论(0)
1 2 3 页

“硬盘”生活压力大,上海本地人压力同样也不小。

“博士”对“硬盘”的解读和周文杰不一样,他相信真正让上海人感受危机的是外来者“拓展生存空间时的无规则竞争”。

从中科院拿到博士学位后,“博士”就一直在上海的一所理工科大学担任讲师。他语速很快,口头表达会带有一种大学老师特有的书面感:“所谓口碑不好的地区都是经济上落后的。因为对生存资源的竞争太激烈了,地域文化就比较功利,在那种环境中长大的人可能为了争取机会就能不择手段。外地人本来就对上海人的生存空间和就业机会造成了挤压,再加上其中一部分人的过分表现,上海人就会有反弹和抗议,所以本质上是经济的原因。”

他的这番理论在“论坛”上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在“山上”,“博士”是一个积极分子,甚至不少人觉得他可以算作“隐形版主”。他是这个论坛上少数几个一呼百应的著名ID之一,常常组织“论坛”的线下聚会活动,见过的TF不下千人,且拥有大批拥趸—李欣也是其中之一。

“博士”用自己的闲暇时间做了很多和上海有关的事情,比如牵头在“论坛”做过一个以保护上海话为主题的网络电台(后来因为管理制度上的问题而停掉了);比如他做了一个叫做“爱看上海”的网站(iseesh.com),现在仍在运作,主题是提倡上海方言、光大海派文化。

他与“论坛”上的大批拥趸最大的不同是,他是一个“硬盘”。

2003年,他在大连拿到硕士学位后,可以在北京和上海之间选择一处读博,他选了上海:“这里的人强调做人要 ‘拎得清’,很实惠。要说排外,上海可能是各个地方里面最不厉害的。”

在中科院,他的导师和同学都是知识分子,客气又周到。就连那些实验室管理员阿姨,她们也显得很友好很和气。

他说:“我觉得,上海男人真的很贤惠。这不是贬义词,但我只能这么形容,你要知道,这种境界是很高的。”

这个33岁的湖北人在上海已经呆了6年。他现在能完全听懂上海话,但几乎从不开口说。他觉得从嘴里发出的音节总是和自己脑子里想到的发音不一样,是一口“洋泾浜”。他热爱上海,为了上海,有些事他愿意改变,比如聚会吃饭时不再用自己的筷子给人夹菜了,但有些事情他没改,比如他始终不喜欢AA制。

虽然身为“硬盘”,可“博士”对上海文化的关注比多数上海人都多。他悲观地认为沪语的生命力不强,就更觉得应该为之做点儿什么。

很难相信的一个事实是,上海人如果在自己不熟悉的街区迷了路,都不太敢用上海话问路。还有很多外地人在学校里做老师,他们无论在课堂上还是下课后,都只说普通话,并且规定孩子们不许在学校里说上海话,以至于很多“00后”的小朋友都不会说正宗上海话了。

同样忧心忡忡的是上海的年轻人。80后的上海小青年们相信自己担负着传承沪语的重任,还发起了保护上海话活动—其实也说不上多么具体的行动,大部分人也就是在开心网或者群发邮件里贴上一张写着“I Love Shanghai”大标题的海报,海报上宣誓要理直气壮地在“上海”对“上海人”说“上海话”而已。实际上这也是对“那些嚣张无理的硬盘”的一种反击。曾经,有过许多次,在不同的公开媒体上,一些在沪外地人表达了他们的不满:上海人不应该在公共场合说上海话,这是对外地人的不尊重。

这就叫“不尊重”?上海人一开始是愤怒,会认真地争辩反驳—当《新民晚报》和电台“990评论”中也出现这种说法时,报社和电台的热线就要迎来接连不断的争辩电话。

其实争辩最多的无外是两点:一是上海一向是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吸纳一代又一代的“外地人”在这里生活和成功;二是不论从人才引进还是就业制度上,上海显然是做得相当不错的。

但仅仅是“难懂”的上海话一项,就可以使很多争辩付诸东流。渐渐地,似乎双方都放弃了沟通,与其争辩,不如调侃。

12月23日,在上海的动感101频率“音乐早餐”节目中,两位上海籍80后主持人像平时一样在闲聊中插入一些上海话,在临近节目尾声时,他们收到了一位在沪外地听众的短信,说“求你们不要说上海话了,我讨厌你们上海人”。于是有了主持人晓君那段著名的回应:“请你以团成一个团的姿势,慢慢地、比较圆润地离开这座令你讨厌的城市和令你讨厌的人。”

这位1987年出生的“小男生”在这一天成了“论坛”上保护上海话的英雄。这个几乎触及多个主持大忌的回应让他在第五天做出书面道歉。但“团成团,圆润地离开”不可避免地成了网络上的流行语。

这事儿真的挺矛盾。那些觉得晓君是英雄的“论坛”TF(土匪)大部分都有交往得很好的外地同事和朋友,他们并不真的觉得自己身边的这些外地人需要“抱成团,圆润地离开”;那些在网上提起“硬盘”就不屑的上海人,即使是说话最刻薄的那些,也不能保证自己的朋友圈里就没有外地人,当他们在生活中和一个个的外地人打交道时,大部分人还是客客气气的。

可是,当“硬盘”作为一个整体出现时,在上海人的心里,“我们”和“他们”之间的界限就立刻清晰起来。当资源需要花力气去竞争—比如,要争房子、要争工作、要争升职机会,甚至要争地铁上的一个座位的时候,“我们”和“他们”的关系就会变得很紧张。只要对资源的竞争还存在,这矛盾就会一直继续下去。

其实,资源稀缺带来的困惑在哪儿都差不多。如果按族裔分,印度人是英国平均收入排名最高的族裔,当白人们为失业愁苦时,看着那些来英国读了PhD.又留下来占了份高薪职位的印度人,嘴里也不会说好话;在法国的阿拉伯人,在德国的土耳其人,还有那些在西欧国家到处打工的波兰人,甚至在美国拿了绿卡的来自中国各地的精英们,在北京的上海人们,也正在他们落地生根的那些国家或城市体会着“硬盘”身份。

“海纳百川”,这是上海这座移民城市历史上和现在所拥有的最重要的城市精神,它之所以能够延续上百年,原因就在于上海的自信。如何能更自信起来,可能这才是“硬盘”难题的唯一正解。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欣、李莘、周文杰为化名

名词解释:硬盘

网络词汇,为上海最有影响力的论坛之一“宽带山论坛”用户所发明。意为(相对上海人来说的)外地人。

硬盘人的来源在于宽带山论坛系统对“外地人”这个词汇的屏蔽,故论坛用户改用“WDR”、“VVDR”、“YDR”等词汇来代替“外地人”,但相继被屏蔽。因此有用户使用“西部数据人”来躲避关键词蒙蔽系统,这主要是因为硬盘生产商西部数据(Western Digital)的英文缩 WD 同外地的拼音缩写相同,同时因为硬盘是IT词汇不易被蒙蔽,随后逐渐发展演化成“硬盘人”。

硬盘人还有很多引申组合,例如,“硬盘”为外地,“硬盘男”为外地男人,“硬盘女”为外地女人等等。

[责任编辑:joeliu]

手机看世博】 【世博订阅】 【世博论坛  】【发表评论(0)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欢迎登录

申请加精

   

  上海世博会将于5月1日揭开绚丽的面纱,世界各大媒体也将镜头对准了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