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世博频道 > 各界新闻 > 正文

世博园建设者故事 他们期盼团聚的温暖
http://2010.qq.com  2010年01月28日14:19   东方早报    我要评论(0)
第 1 2 3 4 5 6 7

中国国家馆万元大奖征集生活视频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世博园泥工陈廷宽:一条黄浦江隔开他和妻子

陈廷宽浦西世博园工地8号宿舍106室 42岁 安徽淮南人 泥工

世博园泥工陈廷宽:一条黄浦江隔开他和妻子

1月7日晚,泥工陈廷宽和工友们在宿舍里用热水泡脚,他们说,在睡觉前用热水泡泡脚,能解一天的乏。 早报世博记者 王炬亮 图

“陈廷宽有一本小册子,用来记录他干活的天数,每天吃完饭他就打开小册子,画上一笔,上面已经密密麻麻写满了‘正’字。”

1月7日晚8时许,浦西世博工地宿舍区,工人们各自提着一个大桶,在5个热水箱边排起长长的队伍。劳作了一天,他们都想在睡觉前用热水泡泡脚,解解一天的乏。

但打水的人太多,在用水高峰时期,热水箱里出来的水都没烧开,只能洗漱不能喝。

当晚,排在土建工陈金平前面的是陈廷宽。陈廷宽是安徽淮南人,今年42岁,皮肤黝黑,身形微胖,五官较端正,牙齿也很整齐。前一天晚上,我第一次见到陈廷宽时,他正坐在床边泡脚,将前额的头发全部朝后梳,颇有几分企业老板的派头。

泡脚的涂料桶

陈廷宽用一只白色的塑料桶接满热水,单手提着,斜着身子,飞快跑回了宿舍。这种桶在工地很常见,原本是装涂料用的,用完后被工人捡回宿舍,清洗一下就成为生活用品。

在陈廷宽的宿舍门前,有一排水龙头,有一些坏了。陈廷宽试了几个后,终于找到一个出水的龙头。他将热水倒进脸盆,掺点冷水,用毛巾将头发浸湿。之后,他拿出一块粉白色的香皂,就往头发上涂。洗去发间最后一点泡沫后,陈廷宽就着一盆带着泡沫的水洗了把脸。他没把头发擦干,任由头发在冷风中自然吹干。

在浦西世博工地里,陈廷宽是我见到过的最爱干净整洁的工人。别的工人三四天洗一次头,一周多洗一次澡,但他洗得很勤。工地浴室里没有热水,陈廷宽就提一桶热水,用毛巾往身上擦。我夸他爱干净,他笑着否认,说洗得勤是因为他做泥工,更容易弄脏。

泥工主要负责和沙、浇灌混凝土,也有在工地铺地砖、做装修的。在浦西世博园工地,陈廷宽的工作地点经常换。我到工地时他正在西藏南路附近浇灌混凝土,1月9日早晨,他移到文明馆旁铺地砖。

铺地砖是技术活,陈廷宽在满是坑洼的地上,先铺上一层水泥沙土,然后用线拉出四方形的区域,再用工具将沙土压平整。接着,他将一块石砖放在沙土上,用一把特制的木榔头,将石砖整齐地敲打贴实在沙土上。铺好每块砖大约需要半分钟,之后再铺下一块砖,一块接一块。陈廷宽说,加上和沙和其他工作,他每天只能铺三四百块砖,仅一个文明馆四周的地砖,他和工友就需要五天才能铺完。

铺砖特别需要细心,一旦出错,前面的工作可能就白费了。我曾看到一位工人从东向西铺了将近20米后,发现最后一块砖没法填进仅剩的空格中。无奈之下只能全部砸掉,重新再铺一次,保证每一块砖之间都贴得很紧。陈廷宽说自己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他铺的砖整齐严密,平整有致。

文明馆外,十多只麻雀安静地站在砖堆上,好像在晒太阳。陈廷宽铺砖的地方恰好在背阴的地方,照不到阳光。他干一会就停下来,到边上从暖壶里倒点热水喝,然后再蹦跳几下,让身体暖一暖。

画满“正”的小册子

陈廷宽有几分幽默感,我说他把头发往后梳像老板,他就经常在我面前装出老板的架势,比如背着手慢慢跨步走,或者仰面微微点头。

我猜想他老婆应该会很喜欢他的这份有趣。陈廷宽在浦西世博工地工作一年,他老婆就住在黄浦江对岸,在一家超市里打工。两人育有一男一女,都在老家上学,大女儿已经19岁了,学习成绩不错。

虽然就隔着一条江水,但陈廷宽很少离开工地去看老婆。他说不是不想老婆,只是在工地做活“干一天给一天钱,一天不干钱就少了”。工人的薪水不是按月结算,而是在离开工地时一次算清。每个月工人能领到800元的生活补助,住宿也是免费的。

工人们最担心的就是老板周转不灵,工资不能及时发放。但因为是为世博工程干活,他们深信不会出现这个问题,这也是他们最满意的地方。工人一般在春节回家前结算工钱,这笔钱主要用来结婚、建房。陈廷宽有一本小册子,用来记录他干活的天数,每天吃完饭他就打开小册子,画上一笔。我看到小册子上,密密麻麻写满了“正”字。陈廷宽说,前面很多页都是以前在其他工地的记录。

想老婆的时候,他就打个电话,大约10天一次,但有时也嫌电话费贵。他很少给老家的孩子打,一来是长途,二来是担心影响他们学习。1月9日中午,趁着吃饭的间隙,他说要给老婆打个电话,告诉她有记者采访了她老公。

电话响了半天才打通,陈廷宽又变得不会说话了,不停重复“你还好吧”之类的问候。可能是因为老婆忙,陈廷宽还没来得及告诉她记者采访的事情,电话就挂断了。陈廷宽一脸憨笑地说:“她忙超市的事,没空说太多。”

陈廷宽特别想带老婆来世博园参观。因为工作关系,他对浦西园区很熟悉。他给我一一介绍每个场馆,有日本企业馆、船舶馆、信息馆等。介绍到航天馆时,陈廷宽说:“这是花生馆。”我留心一看,航天馆外形确实有点像个饱满的花生。

陈廷宽还向我打听世博会的门票。他说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建造这样的国家工程了。

爱逛街的工人

晚上收工后,陈廷宽去食堂排队打饭,食堂里已经黑压压排满了人。工人们手拿着饭盆,不停吆喝前面的人快一些。陈廷宽担心人多,喜欢吃的菜给卖完了。他喜欢的菜其实很简单,轮到他打菜,他把4块钱的饭票递进窗口,点了一块钱的饭(不到四两),一块钱的麻辣豆腐,两块钱的豆芽炒肉。大部分工人也是一荤一素的搭配,但也有的工人只买了米饭,然后就着自备的辣酱吃。陈廷宽说,工友们以安徽、苏北、四川、河南等地的居多,大都喜欢吃辣吃咸,喜欢吃面食,对食堂里的菜一直不是很习惯。

吃完饭后,陈廷宽就准备洗漱休息了。在世博园里,工人们没有太多的娱乐生活,除了偶尔打打牌,喝点小酒,最大的娱乐就是逛街。陈廷宽也喜欢逛街,但冬季天冷,就去得少了。他回忆以前逛街的情况说,晚上吃完饭,脱下脏脏的工作服,换上一件相对干净的外套,约上几个人就出门了。工人们的逛街很纯粹,就是不停地走,四处看,偶尔也买些生活用品,“东西太贵了”。

上海很大,但陈廷宽真正熟悉的地方只有西藏南路。西藏南路在世博园工地附近,陈廷宽每次都沿着路逛,不敢走远,担心迷路。他特别喜欢上海的高楼、高架桥,还有小区。工地旁边有个高档小区,楼很高,设计美观,小区绿化也不错。

陈廷宽在逛街时看到中介公司的广告,这个小区的房价每平方米要两万元。他对这样的价格有些吃惊。我问陈廷宽有没想过能住到高楼里,他摇摇头,说从没想过,也不敢想。

不去逛街的话,陈廷宽和宿舍的工友就睡得很早。晚上8时多,大家就裹进了被子里。被子大都是在附近买的,30多块钱一床,不厚,用久了里面的芯就裹成一团。因为太冷,工人大都将所有的衣服盖在被子上,并穿着毛线衣睡觉。

工棚的床是上下铺的木板床,睡上去咯吱作响。我第一次睡这种床时,因为板太硬,背脊和臀部硌得很疼。一翻身,肩膀等压着床的部位,像有木棍戳着一般难受。夜里睡觉经常会疼醒三四次,早晨起来,全身又酸又胀。

陈廷宽铺在木床上的垫子也很薄,躺下睡不着的时候,他也会和宿舍的人聊聊天。有天晚上,宿舍一位安徽来的工人用手机放音乐,他的手机是山寨机,形状很大,放的音乐是“傻根”王宝强的歌,叫《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怀揣着理想在外闯荡,酸甜苦辣不愿对人讲……都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精彩中也有许多无奈,转眼一年又一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放音乐的时候,整个宿舍里很安静。陈廷宽也没和我说话,听着音乐。唯一的响声来自楼上,活动板房有上下两层,上层的人走路稍微用力点,下面就能听到很大的声响。声响有时像是在拆楼一样,咣咣的。

手机看世博】 【世博订阅】 【世博论坛  】【发表评论(0)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欢迎登录

申请加精

   

  上海世博会将于5月1日揭开绚丽的面纱,世界各大媒体也将镜头对准了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