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世博频道 > 各界新闻 > 正文

世博绿色之路:走出概念谜团 承载文化基因
http://2010.qq.com  2010年02月05日14:31   文新传媒网-文汇报    我要评论(0)

中国国家馆万元大奖征集生活视频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世博绿色之路:走出概念谜团 承载文化基因

可降解的环保灯具

美国《时代》杂志日前评选出2009年“50项最佳发明”,一盏“价值”千万美元的灯泡入选前十名。它入选的原因并非这盏灯泡如何昂贵或是稀有,而是因为这盏灯泡的发明将使美国电费账单的金额明显减少。去年9月,菲利普电子公司成为提交产品参加美国能源部的L奖大赛的第一家,这个大赛的目的是寻找能取代60瓦白炽灯的LED节能灯泡。60瓦白炽灯占美国照明市场的50%,如果LED节能灯取代60瓦白炽灯的话,美国每年省下的电足以照明1740万住户。菲利普LED灯泡和同等白炽灯的光效相同,但是灯泡的功耗不到10瓦,使用寿命为25000小时。

环保,从改善能源,到“全降解”

环保,是眼下灯具设计师追捧的对象。荷兰设计师Sander Mulder最近设计了一款LED环保节能时尚灯具。这盏取名为“Halo”的灯饰不需要附加电灯泡,灯罩内部的LED会发光。这种新型的灯饰为节能灯具带来了新的环保理念。不过,现代的节能灯也不仅仅再是停留在如何节省能源的问题上了,灯饰的整体材质是否环保也被纳入了“绿色照明”的概念里。不久前,世界各地的不少设计师们就利用废旧的物品,比如:装鸡蛋的纸板盒、用坏的圆珠笔、玩厌的拼装玩具、废弃的塑料勺子等,创作出了各式各样的漂亮灯具。这些灯具摆脱了传统灯具的枯燥乏味,有些甚至比商店里的产品更精美。

世博,走出概念,承载文化基因

说到关于灯的新闻,当下最热门的话题恐怕就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的灯光了。2008北京奥运会从中轴路到代表性场馆,从奥运村到文化广场,从普通市民社区到奥运会主新闻馆、转播塔,LED基本做到了无处不在。如梦如幻的水立方,任何一种传统光源都无法体现水分子的特性,只有LED技术能搞定。而今年的世博会则将成为全球有史以来最大的LED集中示范区。世博园区中的城市最佳实践区、“一轴四馆”的景观照明全部采用LED,整个园区80%以上夜景照明采用LED。LED照明方案十分人性化,不必担心夜间迷路,园区内由LED照明系统做的指示牌指示灯将为你指明方向,连地下都将铺设用于标识的指示灯。上海世博会的夜景将被各色灯光烘托得十分迷人,让游客在世博园区感受到让人惊叹的光的艺术,但是不会有光污染。

除了灯的实用功能以外,灯具的装饰作用自古就受到重视。设计师在灯具外表的设计上更是不遗余力。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中国传统的彩灯艺术也为场馆设计者提供了灵感。由台湾知名建筑师李祖原带队设计的上海世博会台湾馆,外观就像是一个超大型天灯,代表山形的长方体作为建筑外墙,并刻上了玉山、阿里山等台湾名山的棱线。此创意来自东方哲学中“山水心灯”,代表天人合一的和谐境界。依照台湾民间传统习俗,凡重要节庆皆会透过放天灯来祈求平安、幸福、和平,因此台湾馆运用此设计理念来传达祈福许愿与净化心灵的意涵。与此相呼应,台湾馆内设置了一座大型天灯,每天都会举行点灯祈福仪式。在天灯的底座规划了环状水池,参观者可围绕在天灯下共同点灯祈福,同时体验出台湾四面环海的情境。天灯的内部装置了一座LED大球体,昼夜展现出不同的风貌。

无独有偶,本次上海世博会上的澳门馆则以中国古代神话故事“玉兔宫灯”方案作为外形设计蓝图。兔子是和谐相容的象征,机灵通达的化身。其外型设计灵感来自于华南地区古时的兔子灯笼外形。

前沿,艺术的“工业表情”

去年上海电子艺术节国际画廊媒体艺术邀请展的“扛鼎之作”,是1965年约瑟·柯舒斯创作的《五个五》——用蓝色霓虹灯管制成的英语1至25的数字,布满一整面白墙。灯作为装置艺术,从此成为有了“时尚”的光环。

不过,霓虹灯的最长寿命不过5年,“年逾不惑”的《五个五》必然经历过不少修修补补。而《五个五》白墙的另一端,就是最新的LED显示装置。霓虹灯和LED的技术跨度以数十年计,“代沟”比拨号上网和宽带之间还宽。技术换代导致的“速朽”,让光源装置电子艺术显得另类。

“灯”作为电子艺术的载体,有时候本身反而有所模糊。从上世纪60年代手持索尼摄像机的美国影像艺术家,到如今千万人在网络上集体创作“城市单元”文化,电子艺术家几乎能将一切东西拿来搞创作,只要那玩意儿通上电能发光。“艺术可以不在乎工艺,让艺术家有了彻底的解放。创作者终于可以用不着熟悉作品制作的‘技术细节’。”作为电子艺术界领军人物之一的约瑟·柯舒斯,早在1969年就探讨过技术对艺术的渗透。

在米开朗基罗时代,艺术家甚至要充当矿物学家来自己研磨颜料。米开朗基罗本人甚至被人叫作雕刻石匠。不过,正是西方艺术家钟爱的大理石、矿物颜料,东方艺术家钟爱的青铜、油烟墨汁,才让艺术有了一份“时间的重量”,有了传世的可能。而转瞬即逝的灯光装置艺术,却有着稍纵即逝,过而不留的特性。它们真的能和不朽、永恒这些以往形容艺术的词汇心心相映?

[责任编辑:yalezhang]

手机看世博】 【世博订阅】 【世博论坛  】【发表评论(0)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欢迎登录

申请加精

   

  上海世博会将于5月1日揭开绚丽的面纱,世界各大媒体也将镜头对准了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