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各界新闻 > 正文

解析世博会由来:从伦敦万国工业博览会开始

2010年09月27日16:02中国周刊田乾峰我要评论(0)
字号:T|T

1867年

巴黎“赛奇会”

很长一段时间里,国人都认为1867年的巴黎世博会才是有中国人参与的第一届世博会。这一切源于清末著名改良主义思想家王韬在《漫游随录》里的记载。

王韬是虔诚的基督徒,因曾和太平天国有所接触,被清政府“通缉”流亡到香港,在传教士的帮助下,搭乘鲁士号轮船抵达英国。

1867年,王韬在法国亲历了巴黎世博会,在《漫游随录》中,他记录了一个广东戏班在世博会上的演出。这是首次见诸中国人笔墨的世博印象。在目睹了巴黎的街灯,商场和一系列工业建设后,王韬感叹“眼界顿开”。

王韬出访欧洲的背后是中国内部正在酝酿的一场变革,变化发生在1860年前后:太平天国,鸦片战争和长年的饥荒、瘟疫让满清政权岌岌可危,洋务运动就此启灶;1861,清帝批准新设处理西方关系的总理衙门,被迫承认天朝和外邦是国与国的关系;1865年,近代中国第一家新式工厂江南制造总局设立。

但清政府仍旧对世博会保持高度敏感:1853年的纽约世博会、1855年的巴黎世博会和1862年伦敦世博会,三届世博会均没有邀请清政府参加。在西方使臣眼中,梳着长辫子的中国官员难打交道,每每提起世博会,他们多坚称为“赛奇会”。

1866年,清政府总理衙门首度受邀参加1867年的法国巴黎博览会,但对博览会免除参展出口税的惯例产生疑问,再度拒绝参加。

英国人赫德的出现改变了清政府对世博会的态度。这个19岁就来到中国,能操一口流利汉语的外国人,28岁担任中国海关总税务后,曾在1866年向总理衙门提交了一份题为《局外旁观论》的备忘录,着重说明了与西方外交活动的种种好处。他暗示,他的劝告如果得到采纳,中国将会变强,而如果不加理会,中国就要沦落到在国际上被奴役的地位。

这份提案间接促使清政府决定在1866年派遣一个非正式的赴欧考察团,由六十开外的官员斌椿率领。由于不是正式外交使团,该团使命是前往西方搜集情报,换而言之,公费观光。

观光团遍游伦敦、哥本哈根、斯德哥尔摩、圣彼得堡、柏林、布鲁塞尔和巴黎。回国以后,团员们就详细记述所见所闻:和前文提及的王韬一样,他们的观察主要以西方的社会风俗习惯、高楼大厦、煤气灯、电梯和机器为主,对政治制度一笔带过。

显然,这些早年走出国门的人深受李鸿章“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洋务运动理念的影响。正如李鸿章在改革初始,自己所言:“中国文武制度,事事远超西人之上,独火器不行。”

1867年法国巴黎世博会上,法国艺术光耀世界,雨果为巴黎市导游册写序,戈蒂埃向游客介绍卢浮宫。日本首度组团参加世博会,意图用“西方的学识,日本的精神”开展革新运动。

这一年,《纽约时报》引用了一位叫阿尔伯·毕克默的观察者描述时下的中国:实施洋务运动这样一个伟大的工程的最大障碍只能是中国人民对所有外国人抱有敌意,以及他们的迷信思想。

1873年

“赫德之赛会”

1870年,一份来自奥匈帝国的1873年世博会邀请函再次呈到清政府面前。总理衙门认为世博会是“炫珍耀奇”的无益之举,以“中国向来不尚新奇,无物可助”为理由再度拒绝参加。在奥匈公使的反复请求下,政府勉强同意民间商人自愿选购物品。

1872年,奥匈政府请求中国建立专门机构负责世博会,清政府委托赫德监督各口岸民间商人参展,但中国应征者寥寥无几。于是,总督衙门索性委托赫德全权负责。

擅长外交事务的赫德深知世博会对各国间贸易的重要性,他在一年内连发了9道宗税务通令,调集各种展品,一并集合在香港口岸,经由意大利港口利亚斯特,汇总到维也纳。

1873年,由赫德领衔的清一色洋大人出现在维也纳世博会,这是中国官方首次派团出席世博会,

在这届世博会上,意大利展出了巨大的火车模型,比利时人拿出了最新研制的电力能源产品。赫德千挑万选的精美瓷器虽在技术上无法和工业革命的成果媲美,但因炫目新奇吸引了大量西方人。《万国公报》称:“中国寄往各物遐迩,争观恐后,以为见所未见也。”

世博会后,维也纳为表彰中国海关的努力,制作三种特别勋章赠与赫德,清政府大悦。到1905年,38年间中国参与的29次世博会,一概由海关洋人负责。有史料称这一时段的世博会是“赫德之赛会”。

有些爱国人士曾抗议,称赫德代表中国出访世博会在选调展品时,以外国利益为重,迎合外国人黑暗心理,有意展出娼妓、小脚妇人等照片。但除了赫德,清政府再也找不出任何一个有能力组团出访西方的中国人。

在赫德控制海关代表中国出访世博的近半个世纪,他扮演的是一个中间人的角色:一面捍卫西方列强的利益,一面顾全中国官员的身份。另一方面,在萎靡腐败的晚清行政体系中,赫德管理的海关是整个中国最有秩序和效率的部门,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中国参与世博会的连续性。

此时,朝廷重臣李鸿章无暇顾及世博会,他正忙于组建轮船招商局。这是中国第一家从事民用业务的现代公司。在官商盛宣怀的倡议下,这家轮船公司完全靠民间资金运作。李鸿章骄傲地宣称:这个企业创办的目的是与西方轮船公司展开竞争。

至1873年维也纳世博会,洋务运动开展近十年:各式西式工厂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福建担任总工程师的法国顾问日意格回忆:中国正在迅速成为一个令人生畏的对手。整个官僚阶层决心恢复中国的地位,兵工厂和造船厂的产量让人印象深刻。

同期,《纽约时报》刊载了一条旧金山来电:昨天到达这里的30名中国学生,是很勤奋和优秀的小姐和绅士,容貌俊秀,比任何在这之前到美国访问的中国人都好看。朝廷拨出100万美金用于这些学生的教育。这是中国官方派遣的第一批留美幼童。

1876年

中国代表团中唯一的中国人

洋人领衔的中国海关成为世博会的常客,也为更多中国人正式出访世博创造机会。

1876年费城世博会,宁波海关李圭被选为工商业的代表,跟随中国代表团去美国参观,他是世博会中国代表团唯一的中国人。

19世纪,美国正从西半球崛起,至费城世博会举行当年,美国的经济已经跃居第一。在那届世博会的开幕式上,美国总统启动了当时功率最大的蒸汽机,轰鸣震耳的机器声证明了美国已经全面实现工业化。

在李圭的《环游地球新录》中,翔实地记载了费城世博会的盛况,他感慨:中国要在世界贸易中占有光荣一席,则不仅要依靠传统的手工业和手工制品,要大力开展近代工商业。

那届世博会上,李圭巧遇了中国第一批留美幼童,他们恰好在哈佛学习,在老师的带领下集体参观费城世博会。

李圭问幼童:“想家吗?”幼童答:“想也没用,唯有好好读书,报效国家。” 李圭又问:“对世博有什么看法?”幼童答:“集大地之物,任人观览,增长识见,其新物善法可效仿之,又能联络各国交谊,益处甚大。”

在《环游地球新录》中,李圭详细描述了留美幼童的生活细节:“学生被分成小组,每组十二个人,每三个月里有两个星期在美国哈特福德度过,在中国教习的指导下进行阅读、背诵、习字和作文。然而另一方面,他们也渐渐地美国化了,把辫子塞在大帽子底下,兴致勃勃地打垒球。他们甚至在女监护教师的陪同下到教堂去做礼拜。

李圭之于世博的意义是中国人开始睁眼看世界。回国后,李鸿章亲自为李圭所著的《环游地球新录》作序,称赞其“甚远且大”,书在中国出版后,坊间竞相翻印。

这一年世博会,海关税务司长赫德记录:“由于中国赴会展品很受欢迎,中国人不愿意参加世博会的观念逐步开放了,每一次参加世博会,都会使中国和世界上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变得更为紧密,更友好,更有益。”

也正是在1876年,李鸿章开始研习西方礼仪制度,在一次登上了停泊在烟台的西式军舰远望时,他看到正在中国实习的日本留学生,遂萌生出派国人学现代海军的念头。

几个月后,七名年轻的中国淮军军官身背三年盘缠,前往德国学习战争技术。

1878年

巴黎不再欢迎瓷器

1878年,巴黎再次举办世博会,中国海关代表团中又出现了中国人的身影——郭嵩焘。作为晚清最著名的外交家,郭嵩焘早在巴黎世博举办前一年,就从上海坐上前往英国的轮船,成为大清驻英公使,他也是中国第一位驻外外交官。

1878年巴黎世博会前,郭嵩焘被委任为出使法国的钦差大臣,组团前往法国参观,成为中国首位参加世博会开幕式的外交大使。

1878年世博会上,还有一个中国人叫马建忠。作为李鸿章的幕僚,他恰好被派往巴黎学习法律和政治。

郭嵩焘和马建忠都是在这一时期,在清政府和西方列强的连年对抗与合作中成长起来的第一批中国外交专家。

1878年世博会,郭嵩焘相继往国内发回了一系列赞扬西方文明的日记,称赞西方的技术、政治制度和教育制度;马建忠从巴黎写的一封信中第一次使用了“均势”一词;劝说中国放弃天朝大国的想法,和其他国家均势共处。

一切在往好的方向发展:1876年,上海修建了中国第一条铁路吴淞铁路;1878年,开平煤矿创立;1879年,中国搭起了第一条电报线。前后两届巴黎世博会举行期间,恰好是中国为现代化苦苦挣扎的十年。

但李鸿章和他的同僚们还是低估了清政府保守势力的抵抗。

在郭嵩焘出访欧洲后,他的同僚们讽刺他离开圣人的国度去为洋鬼子效劳,同乡为他的巴黎之行感到羞耻,企图毁掉他的房子。终于,他向压力屈服,于1879 年辞职。

年轻的外交官马建忠也没能幸免,他被朝中最知名的保守官员李慈铭指责为“卖国贼”和“小人”。

1878年的巴黎世博会,也是晚清著名实业家盛宣怀在世博会的首次出镜。那年他三十而立,想让自己企业的产品参展,换些外汇回来,但苦于是小道员,很难有大的作为。于是,他通过朋友认识了时任东海关税务司的德国人德璀琳。不久,德璀琳收到了盛宣怀的委托购物款。

世博会结束时,盛宣怀送展的59件瓷器、3个木架、1箱绸缎、1艘乌木架竹船及铜钟、铜铃,除售出1件瓷器、3个木架外,全部退回。

盛宣怀怎么也想不明白:1876年美国费城世博会上中国瓷器还是抢手货,怎么过了两年就无人问津。

一幅1878年巴黎世博会上的中国馆照片似乎能解释一切。中国馆内依旧是瓷器、宝塔、玉器,参与世博会近三十年,世界各国的展品在变化,唯有这里一成不变。

收藏家仝冰雪说:“如果你回头跟1876年的中国馆比较,或者跟1851年的中国馆相比,看不出太大区别。”

1881年,因为保守势力的抵抗,120位留美幼童中断学业,被强令回国,他们的名字日后影响了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矿冶专家吴仰曾、清政府驻美公使梁晟、民国政府首任国务总理唐绍仪……

仔细回望,1878年巴黎世博会上的种种似乎在预示一些事情的微变。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