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对话世博 > 正文

电影导演贾樟柯:世博是上海新生命的转折点

2010年05月07日20:42腾讯世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志愿者接力!点亮QQ图标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世博会拥有着强大的魔力,它记录和推动着人类社会的进步,更多的时候,它展现出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的不同特征,当我们回首望向世博会的悠长历史,不禁感叹它的奇特魔力,2010年世博会在上海“靠岸”,有一批电影人义不容辞地将镜头对准了世博与上海的百年长恋,他们中的一位今天来到了腾讯世博的演播厅,为大家展现他的世博情怀,他就是电影导演贾樟柯。以下为专访文字实录:

《海上传奇》追溯上海百年变迁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由招商银行特约播出的《骆新六点半》,今天我们为大家请来的是电影导演贾樟柯先生,我知道最近你对世博会贡献很大,你拍了一部电影是上海为主题的,说一下这部电影的名字。

贾樟柯:到现在为止,已经运作了一年多了,叫《海上传奇》,是去年4月份开机的,主题是追溯上海的历史,寻访各个年龄段的上海人,讲述他们的上海往事,这部电影里面有18位人物从1930年代开始,最老的一位已经是90多岁了,最年轻的是韩寒80后,整个18位人物串起了上海的往事。当时这部影片是上影厂的任总打电话给我说有没有兴趣拍一部上海的片子,因为上海要举行世博会了,怎么拍随你。构思也变了很多次,最早是想从重庆拍起,拍上海为什么要从重庆开始呢?我是怎么认识上海的呢?我是山西人,在内地,小时候有一次爸爸到上海出差买乐器,回来的时候提了一个包,这是最早的上海的记忆。

接下来是上海的工业产品,计划经济时代烟酒茶糖、自行车、电视机都是上海的代表,上海对内地的孩子就意味着洋气、现代化。从重庆坐船沿江而下,有很多各种各样关于上海的传奇。有的夫妇可能来上海一次,可能是旅行,可能是送孩子上大学,然后这部电影就结束了。这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机会,世博的时候大家都想了解上海,了解上海的前世今生我觉得应该是一个实打实的触摸工作,来寻访各个年龄段的上海人。

从空间上做了一个新的改变,各个历史阶段的上海人来来往往,回来了又走了。1949年的上海是一个码头,大量的上海人迁移到了香港、台湾、东南亚。后来这部影片从上海的地理位置出发到香港、台湾拍,形成了两岸三地对上海的讲述。差不多这一年多,采访了100多人,留在电影里面18位。

用纪录片讲述深刻历史故事

主持人:我想起了你以前拍的《二十四城》有虚实结合的方式,《海上传奇》基本上都是口头实录吗?

贾樟柯:有三部分,一部分是真实的口头实录,最老的已经90岁了,最年轻的是韩寒,还有上海公共空间的呈现,有苏州河的呈现,外滩的呈现,黄浦江的呈现。第三部分是有一个演员,就是女演员赵汤(音),她是一个模特,帮我把这些空间联系起来,拍到今年春节的时候,她变成一个人物,在这个城市走来走去找她初恋的情人,有一个故事的结构在这里面。总体上有三个城市,三个空间,上海、香港、台湾。

主持人:我发现你的片子有一个风格,我现在很难分清楚,贾樟柯是在拍故事片还是纪录片。

贾樟柯:从06年《三峡好人》之后都是纪录片,我觉得中国的历史真的是非常复杂,信息量非常大,所以不由地在每部影片里面有一点点虚构,用虚构的方法来弥补纪实带来的不足。上海这个城市不要说他这100年来叱咤风云,我觉得他真的是一个精英荟萃的城市,几乎中国近代史上重要的人物、事件都与它有关系,特别是中国三、四十年代的电影最高峰也是在上海形成的。建筑也是,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上海太简单了,我来太多回了,但是真的去拍的时候完全不是那回事,因为我们一般人来上海都是看到街两边的东西、淮海路、外滩、徐家汇。但是上海都是楼中有楼,院中有院,每一个都有深刻历史的角落。我发现以前看景的方法不行,以前都是坐车。在上海如果你不是一步步走的话,你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主持人:就会错过很多的历史。别人平时关注南京路、外滩只是关注汇丰银行的大楼,那你关注的这一段传奇是什么呢?

贾樟柯:我们走外滩,差不多走到南京路、和平饭店就止步了。但是再往那边走,在苏州路那边一片都是老建筑,因为各个时期都有附加的建筑,但是仔细一看,上海的楼有一个特点,必须远看。因为近看都是局部的,但是你真正走到这附近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过去好莱坞影片的办公室,几乎所有的30年代的好莱坞远东的首映室都在这里的。还有一个基督教女子青年会,那个楼和这个基督教女子青年会有很大的关联。当时1949年都收回国有之后,作为政府一些研究机构使用,你会发现历史叠加像密码一样,不是说有多少秘密,而是说它太密集了,你会觉得每一个楼梯是不是曾经卓别林来过,是不是爱因斯坦来过,是不是泰戈尔来过。每一个楼、街道都有很多的秘密。但是外滩这边有可能会疏忽。

在复兴路有一个很老的小区,里面有一个居民楼,其实是以前的一个法国人办的酒店,里面会有何香凝的故居,有一个普通的老师公寓,你会想到各种各样的革命者在里面来来往往。我以前拍基本上都是拍所谓的普通人、日常生活,我很喜欢日常,之前的电影很排斥传奇这个字眼,但是你面对上海的时候不拍它的传奇就是拍不出它风华绝代的部分。

主持人:你觉得这一个片子当中最有传奇性的是什么呢?

贾樟柯:这18个人物里面,几乎每一个人物都有传奇,开片人物是陈丹青,他有他的传奇,从江西的插队青年,考到美院,70年代末成名,遭遇中国文化的冲击,变成公共知识分子发出他很多的声音。我印象比较吃惊的是在台湾访问了张心怡(音)女士,她的外婆是曾国藩的小女儿,她的父亲是吴佩孚手下的秘书长,这样一个家世显赫的女性,给我讲述了她和丈夫恋爱的故事,我访问了这么多上海人,基本上能听懂上海70%的话,但是这个老奶奶的话我听不懂,因为她保留了上海之前的语言。后来我们有一个翻译是英国人,她帮我们翻译成英语后,她觉得像翻一个《简爱》一样。这样一个城市的大家族带给中西合璧的教育,你真的能够感受到二三十年代上海大家闺秀的风采,那种风范。让我们觉得很敬仰,以前只有在书里面、文学作品里面看到的故事。

杜月笙先生的女儿,杜美如女士,她父亲去了法国以后,她就到台湾申请护照,但是没有申请下来。访问了台湾的导演王童,他是6岁的时候去了台湾。当时的国民党战败整个转移的过程很乱,他奶奶怕这10个人走丢,就专门买了一根绳子把这10个人绑在一起,所以是绑上船的。这也是我拍这部电影的初衷之一,因为粗线条的历史我们都很熟悉,但是这种个人记忆的珍贵,这种细节呈现的,这种身临其境的感受是这部电影给我最意外的收获。

主持人:在上海你看到了青年最细致的样板,其实你拍的不是上海。

贾樟柯:我拍了之后把名字改成《海上传奇》,是中国的100年的历史,从世博开幕,这100年我们走到了一个很风光的阶段,但是过去的经历、付出的代价确实是挺大的,这100年里面战乱、灾难、流离失所、生离死别,这种故事如果说这是一个中国现代化过程的剧本的话,这个场景一定首选上海。因为它交织了太多的历史信息,一八四几年开始,鸦片战争变成了通商口岸,租界的历史,半殖民的历史到现代。

情谊上海 呈现人的情爱

主持人:如果把这个片子调性来处理的话,应该是怎么样的调性呢?

贾樟柯:我把它定义为情谊上海,有情有谊的上海,这么多的曲折,呈现出了人的情爱,中国人的意志就是一种情谊,特别是老一辈人给我们很震撼的讲述,虽然个人被这种无法改变的命运像玩木偶一样牵扯的生离死别、来来往往,但是背后人和人之间的情谊是这个城市所有的调性。

主持人:你在拍这个片子的时候很本能地想起王家卫通过《花样年华》的上海的生活。其实写意的东西多,但是写实的不多,以49年、50年为一个界限,50年以后的上海和之前的上海其实是两个上海。

贾樟柯:对,我觉得很难有一部电影能够囊括上海的全貌,上海的历史太多了,有它风花雪月的一面,有柔弱的一面也有刚强的一面,我觉得上海有不只一种面貌和状态,而且上海人的构成很复杂。比如说最早是移民城市,最早是福建、广东人来做生意,接下来租界开放之后,各国人都来了。中国人的层面里面也有地下层的,也有富有的层面。同时上海这个城市有最集中的资本家,也有中国最早最成熟的工人群体。所以上海任何一个层面、群体都是很惊人的。所以这个电影为什么会采访18个人,也是希望这18个人能够代表不同的时代、层面、职业,里面有革命家的后代,有政治家的后代,有军人的后代,有工人的后代、劳模、资本家、艺术家。他们讲述里面有战争、革命、爱情、黑帮故事。我觉得这样才能多少有一点全貌的感觉。

所以这个电影也比较长,有2小时18分的时间,即使这些我觉得还不够。《海上传奇》5月16号在法国的嘎纳电影节首映,6月16号左右可以在上海发行了。

主持人:这个拍的数量很大。

贾樟柯:太多了。

主持人:用高清的技术吗?

贾樟柯:其实是每秒钟拍24格照片,从技术上回避了高清影响容易虚这样的特点。我们是宽荧幕、立体声。

主持人:你准备拍这个片子的时候,有没有在你的印象中浮现出对上海相应的影像呢?

相关专题:

对话世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