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正文

视频:骆新六点半-朱大可做客谈创意世博

2010年05月10日15:23腾讯世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朱大可:比较遗憾的是,虽然过了一百年,我们做了很多努力,但“Made In China”这个还是没有创造的,还是中国制造、中国山寨,没有真正的中国创造。我们的创造性基因,还在沉睡。自从第一次参加世博会以后,我们自己的创造基因就在沉睡。到现在,这次世博会也没有能把创造基因唤醒。

主持人 骆新: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朱大可:我们一直在讨论怎么解决创意的问题。大家也知道,中国高层也已经说了,文化软实力是一个国家的象征,也是推动中国经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点。文化创意产业怎么搞?现在大家都搞动漫。可是我们搞出来的动漫,像“喜羊羊”这种东西,就是很小的小孩子可以看,大人不爱看,因为没有核心价值观,没有智慧这个东西,就在于我们的原创,我们靠什么来支撑?我们没有价值观,支撑什么呀?你看中国电影,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我正在做一个幻灯片跟学生做分析,把中国电影演员的眼睛全截出来,看这个眼睛,全是空的。看西方演员的眼神,那个对比。中国最美的美女演员、最红的演员,拿出来,他们的眼神都是空的,没有灵魂。我讲的灵魂是没有价值观。这当然是一个比喻、象征的说法。实际上,有了这种深刻的内在价值观,就能推动你的原创。因为中国人是不乏原创的。从历史可以看出,我们有足够的智慧。

主持人 骆新:模仿多了不就有创意了吗?我们请了这么多的世界各地的创意大师,包括建筑师、规划师,从城市建筑到文艺产品,我们看多了以后不就可以唤醒创新基因了吗?

朱大可:逻辑上是。但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来,这么长时间,30多年,我们时间拖得太长了,现在还没有从模仿期进入创造期。日本大概就7年左右。韩国也这样。他们都经历了山寨期,全是学西方。某种意义上讲,我们的模仿实际是从1860年就开始了。当年还有一个江南机器制造局所在地就在现在的欧洲馆那一块。当时洋务运动的主要目标就是学习西方,认为中国器物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而且是从西方的兵器开始。它是一个兵工厂,后来变成造船厂,最后变成世博。这个过程,从1860年到现在,多少年了?这么长的一个模仿期,始终没有进入一个领先的器物创造期。这是很遗憾的。

主持人 骆新:日本从1970年以后,办大阪世博会十多年后就进入了发达国家行列。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