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滚动新闻 > 正文

世博城汉诺威巧用世博遗存 建最节能小区

2010年05月21日09:22扬子晚报陈太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志愿者接力!点亮QQ图标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世博城汉诺威巧用世博遗存 建最节能小区

康茨伯格小区“被动屋”联排别墅。

世博城汉诺威巧用世博遗存 建最节能小区

汉诺威市市长办公室主任施奈德在介绍城市风貌

腾讯世博媒体联盟扬子晚报报道

汉诺威是德国北部下萨克森州的首府,新千年的首届世博会在这里成功举办,这是德国有史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举办世博会。上海世博会上,城市最佳实践区展示的德国“汉堡之家”案例,便源于汉诺威世博会“被动屋”。目前,欧洲最生态的“被动屋”小区,已在汉诺威建成,其居住模式是让富人和穷人混住。

最原始森林

一眼看不到边,曾有富人想买地建房,市政厅一概不批

保尔·哈德·施奈德先生是汉诺威市市长办公室主任,主管汉诺威市的国际事务。记者抵达市政厅时,他已在市政厅大堂迎接。“要了解世博会与汉诺威关系,就要登高看一下我们的城市。”施奈德先生说。

施奈德先生说的登高,就是登上汉诺威市市政厅的塔顶。这座城堡式的建筑于1913年建成,二战时有一部分被炸毁,后重新修缮。从市政厅楼顶平台登上塔顶,要坐斜拉式电梯,而坐电梯观光是由一个私营公司经营,每次只能运送6个人,施奈德先生只能领着记者与游客一起排队等候。

半小时后,记者随施奈德登上了塔顶。绿色扑面而来!层层叠叠的绿,包裹着一幢幢古老的建筑和一条条精美的街道,城市因为这些泼墨般的绿而更显幽静。抬眼远观,是一片看不到边际的森林。“那是真正的森林,保持着最自然的景致,它能让孩子们知道自然究竟是什么样子。”施奈德说。

施奈德告诉记者,这片森林里没有游乐场,没有楼房,只在空旷点的地方修建了些小木屋,供市民赏绿时休息。森林里没有大路,只有小径,不允许汽车开进去。曾经有富裕的家庭,想在森林边买地建房,但市政厅一概不批。“它是汉诺威久远的传说,它存续了700年了,属于所有汉诺威人。就像排队登塔顶没有身份的差别一样,在绿色面前也没有贫富贵贱,我们不想放弃这个传说。”

2000年汉诺威世博会的主题是:“人类·自然·科技:一个新世界的诞生”。施奈德认为,汉诺威的绿色,正是这一主题的诠释。他还认为,上海世博会“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主题,在汉诺威也能找到答案。

最实用主义

办完世博会后,当时修建的楼房被市民抢购一空

汉诺威城区绿地占有率高达65%,加之城市周围生态环境极好,因此汉诺威人根本不需要计算一年中有多少蓝天。

“2000年世博会之后,汉诺威人考虑的不仅是保持好生态的问题,还有如何让人的生活融入自然,成为绿色的贡献者。”汉诺威经济部房地产局总裁沃尔夫冈·夏茨先生在市政大厅迎接记者时,这样解释汉诺威在世博会后的生态认识的变化。

夏茨先生曾经是汉诺威2000年世博会时市政府世博办公室主任。他告诉记者,上海世博会城市最佳实践区“汉堡之家”案例,展示的是欧洲最近10多年流行的建筑“被动屋”,这种建筑冬天仅用太阳能、室内电器的散热以及居住者的体温即可保暖,不需暖气;夏天则利用可以制冷、除温的特殊通风装置,免去空调,能耗最多可降低90%。“汉堡之家”案例的样本,便是来自汉诺威世博会。

汉诺威世博会举办前便定下这样一个目标,那就是不建造世博会后无用的东西。无论是展区还是展会服务区,规划设计便将每一条道路每一幢楼房,列入未来汉诺威绿色生活的一部分。夏茨先生举例说,在服务区他们建造了一批“被动屋”,这些房子基本能实现零能耗。各国工作人员居住的楼房,最高四层,也是低能耗的,即用很少的电能,即可实现冬暖夏凉。这些房屋,在世博会后得到了市民的高度认同,以这些房屋为基础新建的康茨伯格小区,建成后很快销售一空。如今,康茨伯格小区已是德国生态城的榜样。

世博会后,夏茨先生主管汉诺威的地产开发。他认为,世博会让他更深一个层次地理解了人类的生态理想,那就是不仅要保护树木、森林,而且要在生存方式上,成为绿色的贡献者。他说,世博会后,汉诺威的新建筑,无论是住宅还是学校、医院、超市,必须是“被动屋”模式,否则一律不批。

最节能小区

低能耗的“被动屋”头顶绿色植物,还有一个小烟囱交换空气

深受汉诺威市民喜爱的“被动屋”小区究竟是什么样的?记者来到了康茨伯格小区。

暖阳高照下的康茨伯格小区很安静,除了在路边游戏的孩子,很难看到行人。小区的楼房,高的四屋,模样像中国常见的小区低层建筑,不同的是楼顶都伸出了长长的棚子。这些用高科技材料建成的棚子,不仅隔热,而且能有效地阻止散热。低的建筑二屋,有独栋别墅,也有联排别墅。在小区的中央地带,记者看到了几栋世博会时建造的“被动屋”。这些别墅顶部不仅长满了绿色植物,还伸出一个个烟囱。这些烟囱起到的是交换空气的作用。

记者应邀走进了一户人家。热情的主人一边带记者参观,一边介绍。原来,在房屋的底部,还有许多入风口,进入室内的空气经过地下以及有热交换功能的通风装置后,就实现了冬暖夏凉。

格哈德·克尔先生是汉诺威市政府康茨伯格城区协调员。他告诉记者,这样的被动节能屋有32栋独立别墅和4栋连体别墅,另有3000多套公寓也一定程度地采用了相关技术,达到低能消耗标准,称为低能屋。“康茨伯格小区富人和穷人各占一半,外国人也多。”克尔先生告诉记者,世博会结束后,汉诺威的文化更加开放、包容。因此,康茨伯格小区建造时,富人、穷人都支持。富裕的人买别墅,经济收入低的,买一小套公寓。居住空间不一样,但大家却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共享自然恩惠,让生存的空间成花园。

在康茨伯格区政务大楼,记者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政务大楼一楼占用空间最多的是图书室,紧挨图书室大厅的墙面上,则贴着很多用工需求小广告。这些小广告制作精美,它们有序地贴在一起,全无“城市牛皮癣”的杂乱感。这里的居民说,在康茨伯格区,只有这里可以贴小广告,贴广告的人不会感到害羞,只会想到如何做得更精美,因为它是求职人的“心愿卡”。本报特派记者 陈太云

汉诺威世博会“被动屋”最靓

时间:2000年6月1日到10月31日

主题:人类·自然·科技

参加国:155个

参观者:1800万人次

“被动屋”是德国乃至欧洲最近10多年流行的建筑,采用封闭式建筑方式,隔热性能好,冬天仅用太阳能、室内电器的散热以及居住者的体温即可保暖,不需暖气;夏天则利用可以制冷、除温的特殊通风装置,免去空调。全德国大约有8000套“被动屋”,其中汉堡有500多套。这种建筑的成本高出普通建筑20%至50%,但能耗最多可降低90%,几年即可收回成本。

■记者探园

汉诺威世博展馆不少已成空壳

2000年汉诺威世博会上,还在汉诺威的大学里读书的夏柏兰,入选中国馆游览引导员。一周后,又有两位在汉诺威留学的女学生入选。10年过去了,当年中国馆的3位世博小姐,惟有夏柏兰还长驻汉诺威。如今她和丈夫一起,致力于中德文化交流及汉诺威城市发展模式在中国城市的推广。夏柏兰得知记者抵达汉诺威时,主动提出带记者去看看世博园旧址。

夏柏兰回忆说,当年中国馆最受欢迎的有两个互动项目,一个是太空人体秤,能称出人在很多星球的体重;另一个是“环幕电影”,展示了中国美丽的自然风光。世博会结束后,曾有几个人准备合资把原中国馆改造成中医研究院,在研究中医的同时,为汉诺威市民提供中医诊疗服务,但由于中国馆所在片区整体利用不理想,加之合作者中有人退出,此事就被搁置了起来。

夏柏兰随后陪记者参观了汉诺威世博会博物馆。博物馆所在建筑曾是世博会公共设施之一,正对面就是当年的德国馆。如今,这部分建筑得到了较好的利用,除了世博会博物馆外,它还是高校、媒体及创意机构所在地。博物馆里有世博会会场的模型、吉祥物、名人指纹,各国赠礼和图片等等。

然而,由于汉诺威城市不大,整体复活世博园区和场馆难度很大。当年40米高的荷兰馆也是整个世博园里最引人注目的建筑之一,它有着“景观三明治”的外号,竖向叠加的展览空间以最少的土地占有量,展示了最多的风景,被誉为“世博会上最绿色展馆”。但现在它成了空壳,建筑上杂草丛生。记者在随后的参观中发现,英国馆和土耳其馆也面临着同样的尴尬。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展馆再利用之所以困难,还与这些场馆后期改造中的归属权有关。有些展馆的投资是参展国政府,比如荷兰馆和土耳其馆,那么相应这些场馆也就属于各个国家。如果所有国的政府想不到更好的利用方式,汉诺威也无法对其进行改造。汉诺威正尝试通过购买方式解决这一问题。

本报特派记者 陈太云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