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评论 > 正文

上海馆祝福大使陈丹燕:上海是座有意思的城

2010年05月25日17:28腾讯世博蔡文瑾 施辰静我要评论(0)
字号:T|T

志愿者接力!点亮QQ图标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上海馆祝福大使陈丹燕:上海是座有意思的城

上海馆祝福大使陈丹燕

文/蔡文瑾 摄影/施辰静

“成为上海馆的祝福大使,我觉得蛮开心,这是一个回馈社会的机会。我一直都很想做志愿者,去上海馆里为大家讲解讲解;也很喜欢接触各种各样的观众,观察他们的热情、对这个世界的好奇,非常有意思。”

陈丹燕是北京人,8岁时随父母到上海定居。在一个上海的移民家庭环境中逐步地认识上海,浓烈地追忆上海,更被誉为当今“海派作家”的代表人物。一个人和一座城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阅读她的文章,仿佛听见时间之门吱哑一声开启:倾泻而出的三十年代舞厅流行的爵士乐、新鲜出炉法式面包的诱惑气息、或长或短的旗袍、风情的大波浪或爱司髻、哐当哐当驶过的无轨电车……笔触幽微,不动声色地将上海一点点写进你心里。

女作家往往以情感和灵气写作,特色也不在宏大,好就好在质地的细腻与深情。陈丹燕如何能凭着一份细微一发而不可收,连续创作了《上海的风花雪月》、《上海的金枝玉叶》、《上海的红颜逸事》、《外滩影像与传奇》、《永不拓宽的街道》等等“上海系列”?这些作品陆续从畅销书变为常销书,成就了一个“陈丹燕的上海”。

在古北附近的星巴克等到陈丹燕,阳光下她行走潇洒,有一股铮铮的英气,并不像其文字那样小女人般娇柔,虽细眉细眼,却面目坦然。我急迫地想探寻她心中的旧日上海模样,对今时今日上海的体察,她松弛地一一作答,不矫情,不避讳。这几年她都在忙着采访和平饭店的方方面面,从第一个访问做到现在,已经7年了,饭店的公关总监都换了两拨。第一稿写到一半,和平饭店的新颜也将面世,她却猛然发现落笔和现实的差异——“和平饭店经历了那么多,应该变得更有文化一点,应该不要这么虚荣。其实是我的错,我对它的理解不够,所以第一稿要废掉”。这是陈丹燕的一体两面:一方面她温润、从容、优雅,而内心深处则细密、率直、不吐不快,绝不降低要求。

世博会真选对了城市

Q:上海馆

A:陈丹燕

Q:世博会在上海举办,您作为生活在上海的人,如何看待?

A:世博会和上海这个城市非常匹配。我曾经去美国的圣路易斯做演讲,那里也办过一次世博会。当时我看到的是一个衰落的城市,那样闭塞的城市竟然出过一个敢作敢为、无所畏惧、的人物项美丽(编辑注:Emily·Hahn,曾在上海生活,写过《宋氏三姐妹》),我觉得很惊异。有一个朋友常驻在圣路易斯,她认为这是跟项美丽小时候看过世博会、看到了世界有关系。当时我听到这话不以为意,直到今年看过世博会才有强烈的感受:每个国家都在给自己做广告,尽力地把自己展示给世界,一个小孩肯定会受到极大影响。而上海就是一个买卖而发展起来的商业城市,上海的市民的基本品质之一,在于他们很喜欢新的东西,喜欢遥远的东西;而世博会所要展示是商业的文明,它给老百姓看到的都是自己国家最新的东西。所以世博会真的是选对了城市,它用非常炫目的东西引人注目,百姓想要看到那些东西的热情也很高昂,非常非常契合。

Q:您去看过世博会吗?

A:我一有空就去,看了不少馆:大部分的最佳城市实践区、日本馆德国馆法国馆、沙特馆、朝鲜馆……都不错,都有自己的特点,用各种多媒体宣传自己。但其实我觉得人比馆还要好看。看中国人很有意思,特别是一些老人,他们像小孩一样的保持对世界的兴趣,他们年轻的时候没有机会看到全世界,如今也很自豪有这个机会来看各个地方展览自己。有一次我在德国馆外排队,有位85岁的老人,实在排不动了(试运营中大家对老年人特殊通道还不了解),别人请他去花坛休息一下,他则反复强调自己体力是好的,只不过是透不气来——他们的热情真是非常有趣。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