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三联生活周刊 > 正文

瑞士馆游客排队3小时只为体验疯狂的缆车

2010年05月26日14:57三联生活周刊贾冬婷我要评论(0)
字号:T|T

志愿者接力!点亮QQ图标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瑞士馆游客排队3小时只为体验疯狂的缆车

开园第一天,瑞士馆以平均排队人数7600人成了世博会人气王

瑞士馆游客排队3小时只为体验疯狂的缆车

世博会上参观者可以乘坐缆车“从城市到乡村”,体验瑞士人传统与现代生活的紧密结合

盘旋的缆车是瑞士馆最好的广告。在上海烈日下排队3小时,只为乘缆车进入“阿尔卑斯”几分钟,吊足胃口后的游乐更甜美,人们不自觉地体会了缆车的隐喻——将自然带入城市的日益奢侈。

记者◎贾冬婷

自然到城市的隐喻

开馆第一天,瑞士馆以平均排队人数7600人,成了世博会人气王。广播中一遍遍播放着“目前瑞士馆、德国馆法国馆人员严重拥挤,排队时间将超过3小时,请游客选择其他展馆参观”,仍不能吓退涌向这个“黄金三角”的人流。游客的理论是:“队越长,说明馆里越好看”,何况瑞士馆看上去像个游乐场。馆中央的缆车每天搭载约8000名游客,馆长马努埃尔·萨尔赫利(Manuel Salch)告诉本刊记者,等缆车适应了,将从目前的8小时开放延长到满负荷的13小时。

人们越疯狂,设计师安德里斯·布恩德勒(Andreas Brundler)越开心。世博会瑞士馆总代表、同时也是设计竞赛评审团主席的乌里·希克(Uli Sigg)选了这个“自然乐园”方案,尽管希克有点担心这一实验性作品的风险,“不能一下子形成具体的想象,比如英国馆像刺猬,德国馆像坦克。瑞士馆要走到里面去。好处是,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理解”。安德里斯告诉本刊记者,事实证明了乌里·希克的中国经验,这个曾经的驻华大使、中国当代艺术品最大的收藏家认为,“以我对中国观众的了解,大家更爱看一些有直接感官冲击的东西”。

游客先要走一段灰色坡道,其上一排机器人般的“观景仪”引人探究一个个瑞士小故事,比如“汽车共享”:“24小时均可网上订车,取车、还车均为自助形式。取车点比比皆是,可以用一种电子磁卡,方便灵活。”进入展厅,IMAX以阿尔卑斯山为背景,12个瑞士代表在真人大小的屏幕中与你面对面。黑暗让人更想贴近倾听,按一下按钮,画面里的人就激活了,“感觉在跟我自己说话”。馆长马努埃尔·萨尔赫利说,除了瑞士家喻户晓的名人之外,还有根据年龄、语区、领域选出的普通人代表。游客们最感兴趣的是恩佐·布鲁门塔尔——2005“瑞士先生”,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是农民。他说:“2004年我获得了瑞士山区‘最美农民’的称号后,我又参加了‘瑞士先生’的选举,从此让我开始认识了解瑞士的城市,所以我现在奔波在两个舞台之间,一个舞台上我是‘瑞士先生’,在另一个舞台,我的家乡格奥斌登,我是农民。在两种不同的世界里生活让我很开心。”

贯穿四层楼的IMAX影片带人飞跃阿尔卑斯山,为了配合雪山景色,这里的温度特意调低。重新回到外面,所见仍是单调乏味的水泥坡道,表面深浅不一的斑驳痕迹,如同未完工的建筑现场。安德里斯说,这是故意造成的效果,完全用机器,不加人工。这些灰色空间代表速生城市,给人带来压抑和疏离感,是为了让人们坐缆车进入到绿色屋顶时感受到更强烈的对比。

安德里斯套用中国的阴阳观说:“整个馆是通透的,中间开放式的城市广场,人们在此交流、避暑,象征城市文明,是阴。设计之初我们从Google Earth上观察上海,发现是一个污染较多的工业化城市,就想到草坪的概念,把它升到空中,是阳。后来在两者间加入了缆车,作为两者间可持续地循环。”

缆车缓缓螺旋上升,四壁种满了绿草,耳畔是铃铛声、鸟鸣声,像穿行在阿尔卑斯山间。升到顶端,一片起伏的绿色山坡,双脚几乎要触到大片的蒲公英,俯瞰卢浦大桥下的景观。沿屋顶游走的缆车暂时和园区里的嘈杂隔开,真像身处世外桃源,难怪设计师把屋顶平面描绘成一个“想象的城市地图”。一阵轻微晃动惊起尖叫,音乐声也随之急促起来,预示着要从“山顶”下降了。回到地面,仍沉浸在那几分钟田园牧歌的梦中。

“100多年前,瑞士还没有缆车。大部分地区都是阿尔卑斯山区,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几乎没有人到达那些雪山。渐渐有一些来自英国、意大利的冒险家,为了欣赏纯粹的自然之美,开始攀登阿尔卑斯山。从那以后,缆车作为一个元素,开始纳入到登山的旅途中去了。”安德里斯将缆车视为连接自然和城市的纽带,“在瑞士,近距离就能看到远处的山峰,半小时就能从都市到乡村,所以瑞士人比较注重城市乡村的紧密结合,缆车是一个隐喻”。

安德里斯说,这一从阿尔卑斯山区带来的缆车是特意为中国现实设计的。“中国正在经历大规模从乡村到城市的移民潮,所以想用这种游戏的方式,让人们回想乡村和自然,不只是盯住城市的单向思维。因为现在城市化进程非常快,政府要不断建设城市让人们进入,但同时如何把自然融入城市,却没怎么想过。等到高楼塞满,再意识到就太晚了。”

“UFO”里的太阳能智慧

傍晚,排队的游客们又一次举起相机,对准身边的瑞士馆帷幕按下快门。那些帷幕上的红色圆盘不时在闪烁,仿佛在不经意地对他们眨眼睛。这一次,令人惊喜的“回应”出现了:相机的闪光灯闪亮时,那个被聚焦的圆盘即时回闪,它周围的圆盘也感知到“邻居”的动静,形成多米诺效应,帷幕上闪成一串红色的光海。

这个17米高的帷幕覆盖了瑞士馆的整个外表面,在瑞士馆设计师安德里斯眼中,它是城市内外空间的媒介,其透明和动感的外观,让交流变得顺畅。同时也是能量交流的一种:“每天太阳出来的时候,草吸收阳光会生长,这是自然的交流;帷幕则是人造的,这种交流通过挂在上面的一万块红色圆盘——智能发光单元进行,每个单元都可单独吸收太阳能和热能,并将之转化为光能,然后通过发光二极管(LED)发出闪光。”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