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正文

解析世博会由来:从伦敦万国工业博览会开始

2010年04月20日20:12中国周刊邓艳玲等我要评论(0)
字号:T|T

1878年

巴黎不再欢迎瓷器

1878年,巴黎再次举办世博会,中国海关代表团中又出现了中国人的身影——郭嵩焘。作为晚清最著名的外交家,郭嵩焘早在巴黎世博举办前一年,就从上海坐上前往英国的轮船,成为大清驻英公使,他也是中国第一位驻外外交官。

1878年巴黎世博会前,郭嵩焘被委任为出使法国的钦差大臣,组团前往法国参观,成为中国首位参加世博会开幕式的外交大使。

1878年世博会上,还有一个中国人叫马建忠。作为李鸿章的幕僚,他恰好被派往巴黎学习法律和政治。

郭嵩焘和马建忠都是在这一时期,在清政府和西方列强的连年对抗与合作中成长起来的第一批中国外交专家。

1878年世博会,郭嵩焘相继往国内发回了一系列赞扬西方文明的日记,称赞西方的技术、政治制度和教育制度;马建忠从巴黎写的一封信中第一次使用了“均势”一词;劝说中国放弃天朝大国的想法,和其他国家均势共处。

一切在往好的方向发展:1876年,上海修建了中国第一条铁路吴淞铁路;1878年,开平煤矿创立;1879年,中国搭起了第一条电报线。前后两届巴黎世博会举行期间,恰好是中国为现代化苦苦挣扎的十年。

但李鸿章和他的同僚们还是低估了清政府保守势力的抵抗。

在郭嵩焘出访欧洲后,他的同僚们讽刺他离开圣人的国度去为洋鬼子效劳,同乡为他的巴黎之行感到羞耻,企图毁掉他的房子。终于,他向压力屈服,于1879 年辞职。

年轻的外交官马建忠也没能幸免,他被朝中最知名的保守官员李慈铭指责为“卖国贼”和“小人”。

1878年的巴黎世博会,也是晚清著名实业家盛宣怀在世博会的首次出镜。那年他三十而立,想让自己企业的产品参展,换些外汇回来,但苦于是小道员,很难有大的作为。于是,他通过朋友认识了时任东海关税务司的德国人德璀琳。不久,德璀琳收到了盛宣怀的委托购物款。

世博会结束时,盛宣怀送展的59件瓷器、3个木架、1箱绸缎、1艘乌木架竹船及铜钟、铜铃,除售出1件瓷器、3个木架外,全部退回。

盛宣怀怎么也想不明白:1876年美国费城世博会上中国瓷器还是抢手货,怎么过了两年就无人问津。

一幅1878年巴黎世博会上的中国馆照片似乎能解释一切。中国馆内依旧是瓷器、宝塔、玉器,参与世博会近三十年,世界各国的展品在变化,唯有这里一成不变。

收藏家仝冰雪说:“如果你回头跟1876年的中国馆比较,或者跟1851年的中国馆相比,看不出太大区别。”

1881年,因为保守势力的抵抗,120位留美幼童中断学业,被强令回国,他们的名字日后影响了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矿冶专家吴仰曾、清政府驻美公使梁晟、民国政府首任国务总理唐绍仪……

仔细回望,1878年巴黎世博会上的种种似乎在预示一些事情的微变。

1889年

“热气球取消了边界”

中国人再次在世博会上留下记录,是11年后的1889年巴黎世博会。当年驻法参赞陈季同写了一本《巴黎印象记》,详细记录了这一年巴黎的景象。

这一年,陈季同陪同清政府的一些官员,参观了巴黎世博会的标志物埃菲尔铁塔,游览了百货公司,走访了证券交易所,甚至坐上热气球。这一切,都让从未走出国门、不会说一句洋文的中国官员对西方景象赞叹不已。在《巴黎印象记》里,陈季同收录了一个在法参观的同胞寄给他的信:

我看到家具、首饰、马车、巧克力和彬彬有礼向你暗送秋波的妇人。登埃菲尔铁塔,人们更愿意乘坐一个两层的笼子,在骇人的噪音中开到塔尖,速度之快,还来不及背三句《论语》。

一个叫爱迪生的美国人将声音抓住,然后粘到一卷转动的蜡上,你只需要将这卷蜡寄给朋友,他们就能让它转动,声音立刻说话,无论重复多少遍都可以。

在《巴黎印象记》中,陈季同对本届世博会有诸多卓有见识的评价:

热气球取消了边界,科学将创造美好未来,世界亲如一家,从东方到西方,普天同庆。

1893年美国芝加哥世博会隆重开幕:柯达相机,电的应用和世界上第一座摩天轮的启用向世界昭显了美国的国力。这一时期,洛克菲勒的石油和铁路,卡内基的钢铁为美国带来滚滚财富。

中国的丝、茶依旧安静地陈列在中国馆里,但渐失荣光。近邻日本历经十年的明治维新,在国际市场上成为中国劲敌,他们的绿茶夺取一半美国市场;“每马士丝”超过中国湖州的“辑里丝”成为最受欢迎的亚洲西丝。1893年世博会上,外国人评述:印度土产,民数均不如中国,但商务较中国三倍。

芝加哥世博会结束第二年,甲午战争爆发。两个同时进行近代化改革的东方国家一较高下。世界排位第八的中国海军被排位十六的日本海军击败。主将丁汝昌自杀。

李鸿章苦经营的北洋海军全军覆没,也彻底宣告了洋务运动的失败。《马关条约》的巨额赔款让清政府破产,不得不靠举债为生。

耻辱性的失败让各方人士愤慨激昂。1894年-1898年间,光绪亲政。大刀变法。1898年,当慈禧扑灭了维新变法,统治中国长达250年的满清政权不可救药地跌入深渊。

历史的车轮并不会理会中国的停滞不前:1900年,巴黎世博会照常举行。中国已露出被西化的痕迹:上海照相业的耀华照相馆喜获“奖凭”。参与本届博览会的中国官绅评价:“博览会之关系甚大,以商战胜他国全在此举。”

在中国参展商人从巴黎归国的途中,八国联军入侵京城。京城古玩界永珍斋老板顾永保听闻自己在东交民巷的家被洋人焚烧一空,悲愤不已,投海自尽。

一张编号为2819,正面是参赛者照片,背面印有法文“贸易部,工业部,邮电通讯部1900年世博会”的参赛证和行李,作为顾永保的遗物被送回中国。

第二年,李鸿章去世。史料记载:他双目犹炯炯不暝。

1904年

世博会上的皇室成员

1904年美国圣路易斯即将召开世博会。中国对世博会的态度让美国人大为惊喜。传达邀请的世博会委员不仅在大清朝堂上广泛听取了意见,还得到了慈禧召见。慈禧在仔细询问了有关世博会的种种后,正式接受了美国的邀请。

此时的慈禧饱受打击,1900年的侵华战争烧毁了举世无双的圆明园,在重掌政权后,她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开展新政。

1904年的圣路易斯世博会,正是在清末新政的背景下召开。中国政府第一次抛开海关,派溥伦贝子成立专职委员会前往圣路易斯,中国也成为这届世博会上第二个举行展馆奠基仪式的国家。

1904年的这届世博会,中国花费12万美元修建的中国馆表达了对世博会的重视。这届世博会也是首次中国官员率商民参加的一届世博会。其派员品级之高,赴赛商人之多,经费之足,均前所未有。

在美期间,一表人才的溥伦成为美国媒体追逐的焦点。

1904年6月4日的《纽约时报》刊登了溥伦专访:他表达了要向西方学习、振兴国脉的决。《纽约时报》评价溥伦是清皇室中“最为民主的成员”。

正在美国开展革命宣传的孙中山也恰好参观了本届世博会,他盛赞世博会为“新球开辟第一大会”。

为让货品顺利抵达世博,从1903年起,中国各地的商人开始陆续往美国运货,他们一指望通过远渡重洋赚回盆满钵满。

但西方人和五十年的态度不再相同。中国商人抵美后,受到多达61款特殊条令的限制。他们被强制交纳500美元的保证金,保证不轻易离开世博会会场。这些特殊条款并不适用于其他与会各国。

有记载:1904年7月间,赴美的广东咸泰公司为一批工人出具了总共10.5万美元的保证金,美国海关遂调动了40名士兵将他们押上火车,直接送至赛会现场。200名华人被安排在博览会的中国村居住,不仅派兵看守,每天早晚还要点名。

中国代表团副监督黄开甲看到后痛不已。他是晚清第一批“留美幼童”之一,曾就读耶鲁大学。儿时对美国种种的美好回忆和当下的排华政策让他怒而反美,在当年的《北美评论》中,他痛斥美方的辱华行为。但这份严厉声明在孱弱的外交身份下,石沉大海。

这届世博会上,游戏园中出现了一名侍茶的中国小脚妇女。这位小脚妇女与来自南美的巴塔哥尼亚巨人、来自非洲的侏儒、来自加拿大的爱斯基摩人等被安排在一处,供游客观赏猎奇。

这一切,深深刺激了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自尊

在世界的展台上,当自动交换电话、无线电通讯设备成为大势所趋时,中国的获奖产品仍旧是北京的地毯,杭州的折扇。

1904年圣路易斯世博对中国的直接影响是:归国后,各地竞相开展商会,研习商学,掀起一股举办商品赛会的热潮:1906年的成都商业劝公会,1906年的天津劝业展览会,1909年的武汉劝业奖进会都是在一时期举行。

据史料统计,自1904起,全国正式注册的公司大约410家,远远高于1903年的100多家。民营公司创办的数量超过洋务运动30年国家投资总额。

日本专家安原美佐雄认为:1905年前后,是中国现代工业发展的新起点,即从“国家兴业时代”进入“国民兴业时代”。

1905-1910

最后飘荡的龙旗

1905年,比利时列日世博会上,内忧外患的清政府已无准备,中国馆展品是烟枪、小脚女人……

同年,清政府决定参加1906年在意大利米兰渔业的世博会,并任命商务部头等顾问张謇负责。

张謇是中国近现代历史上知名的民营企业家。在1894年摘取状元后,他因不满清政府的腐败统治,冒天下之大不韪,放弃仕途,投身商海,发出“实业救国”的呼喊——他也是中国知识分子中最早下海经商的。

这一时期,张謇所代表的士商一度成为社会风潮。著名历史学家费正清评价:“像张謇这样的文人在甲午战争后,忽然投身现代实业,主要出于政治动机。”

1906年,以渔业为主题的米兰世博会举行。彼时,张謇的事业进入全盛期,两年间,他创办了19家大大小小的企业,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集团。他的大生纱厂在1906年纯利润达49万两。

在这届世博会上,张謇的大生企业提供不少展品:其中吕四盐场的盐、颐生酿造公司的颐生酒,颐生罐洁公司的罐装食品同获金奖。中国现代实业首获世界认可。

也就是在1906年世博会后,张謇等一干崛起的民营企业家已经意识到洋务运动的器物之变拯救不了中国。“今日中国之政治现象,则与股份公司之性质不相容者……振兴实业关键在于立宪确定法治。”

在朝野的共同推动下,慈禧终于下达成立“预备立宪诏书”,但没有能等到国家之新气象,慈禧就于1908年去世,光绪紧随其后。

1910年,在张骞一手主持下,南京召开了“南洋劝业会”,这是晚清第一次全国性的博览会,共有22个行政省提供了展品,东南亚、英国、美国、日本、德国也有展品参展,这届世博会也对中国日后的经济发展影响深远。

同年,布鲁斯尔世博会在比利时举行。著名文人张元济在参观完中国馆后,不无失望地描述:与我国一衣带水之日本展览会场,尽管只是日商私人前来参展,然展品琳琅满目,令人眼花缭乱;而大清国展场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西方人士绝少光顾、驻足;偶然经过,总是走马观花,指指点点、摇头蹙额、不屑一顾,旋即转身离去。

在现代收藏家仝冰雪的收藏中,有一张1910年世博会上中国馆的照片:冷清的中国馆上空飘荡着一面大清龙旗,这也是大清的旗帜最后一次出现在世博会上。

一年后,辛亥革命爆发,袁世凯就任民国大总统。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