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正文

解析世博会由来:从伦敦万国工业博览会开始

2010年04月20日20:12中国周刊邓艳玲等我要评论(0)
字号:T|T

1915

巴拿马的成功

1915年,美国的巴拿马世博在旧金山举行。

1915年的这届世博会,是为庆祝巴拿马运河正式通航。早在1911年广发邀请函时,美国政府尚不确定动乱中的中国政府以何种面貌参与,他们唯一肯定的是,中国作为东方大国,必须参与这届盛会。

于是,1913年美国政府承认袁世凯的北京政府,成为列强中最早承认中国民国的国家。同年,中国筹备巴拿马代表团正式成立,陈琪担任中国参展代表,美国人评价陈:“思想开通,对博览会事物颇为熟悉,具有丰富举办博览会的经验。”

参展巴拿马世博会的中国货品,多是1910年南洋劝业会的获奖商家,这无疑为这届世博会打下良好的基础。

1915年4月22日,中国馆开馆。一万人涌入馆内,争相目睹变革后的中国。《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大赛会游记》记载,中国展品分布在美术、教育、文艺、工业、农业、食品、矿物、运通、园艺等9个展馆。

1915年巴拿马世博会是中国取得成绩最为辉煌的一届:共获1211项大奖,在全部31个参展独占鳌头。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颇具现代工业的中国产品在世博会上露面:

山东张裕酿酒公司生产的白兰地,以西方产品的面貌获得金奖。这个酿酒厂是实业家张振勋在1890年成立。1888年,他在巴达维斯出席法国领事举行的一次宴会时,偶然听外国人说,山东烟台产的葡萄很好酿酒。两年后,张振勋注册成立张裕葡萄酒公司,聘请美国、日本工程师参与兴建厂房,进行机械生产,经过十年的苦经营,张裕葡萄酒成为西方世界中的名牌酒种。

在文艺馆中,张元济的商务印书馆最受欢迎,在布鲁塞尔世博会游览的经历,让张元济痛定思痛。归国后,他每年出版各类图书801册,让商务印书馆一跃成为中国最大的出版印刷企业。他曾多次谢绝出仕为官,一专注创办编译所,翻译海外著作,发行小说。

交通馆中,参赛品百余件,有铁路模型,招商局模型,最有特色的是黄河桥模型。

采矿冶金馆中,陈列着中国的汉阳铁厂和制造钢铁的说明书。

教育馆内,上海贫儿院获得的金牌分量格外沉重,这所创办于1908年的贫儿院组织了中国第一支担任指挥演奏的西式管弦乐,并获得了中国近代史上唯一一枚音乐金奖。

但1915年对中国人而言,绝算不上好年景:袁世凯在北京称帝,北洋军四分五裂,国内局势动荡不安。

那为什么在千里外的巴拿马世博会上,中国人还能取得如此出色的成绩?

现在回望,1915年前后,中国民营经济迎来了一个黄金年代,清政府洋务运动遗留下的国营企业基本瓦解,北洋军阀割据又形成中央集权真空,这给民营公司提供了一个绝对自由发展的空间。这一时期,以提供消费类商品为主的中小企业成为最有活力的主流力量。美国《洛杉矶时报》曾报道:在中国,数以万计的工厂涌现,生产中国货以代替流行的日货。

另外,1915年正值一战爆发,战火弥漫欧洲,西方生产遭受严重打击,欧洲列强无暇参与世博会,外货需求增加。巴拿马博览会为中国的对外出口提供了一个绝好良机。

巴拿马世博会结束后,纽约、旧金山等银行、贸易行纷纷组织代表来华考察,购买货源销往欧洲。

有一组数据很能说明问题:1915年,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较之头年增加6000万美元,再加上,巴拿马运河的开通大大缩短了太平洋和大西洋的航程,中美间的物资运转更为便捷。

在国内外环境的助佐下,中国能成为1915年巴拿马世博会上的大赢家也不足为怪。但命运多舛的中国没有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发展机会。1915年,袁世凯和日本签订《二十一条》,国际形势急转直下。

1926年-1939年

战火中的绝唱

1926年,当美国再次在费城举办世博会时,中国的景象已面目全非:这一年,北洋军阀连年混战摧毁了中国的工商业重镇上海,状元企业家张謇在无限落寞中去世,身后留下破产的企业,各地工人罢工运动叠起;蒋介石领导国民革命军在广州誓师北伐。

更深层的变革来自意识形态,自1919年的五四运动和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传统的东方古国已完全西化。在徐中约所著的《中国近现代》中写道:1920年的中国已名副其实成为现代世界的一部分。

1926年的世博会前,欧洲各国进入一战后的经济恢复。中国民国政府却因连年战乱,没有经费参加,所以由官员组织、民商自费参加。在中国矿业馆内,中国为博览会所征的样品“仅为零碎之煤铁数块”。

1925年-1926年间,中国在世界的较量中,颓势尽显:在生丝的出口上被日本全面赶超,在茶叶市场也被印度茶排挤。

1926年世博会上,中国参展商品中值得骄傲的是天津永利制碱厂的“红三角”牌纯碱和上海天厨味精厂。

前者是由近代著名实业家范旭东于1918年创办的企业生产。此前,中国碱市场由西方人控制。范旭东花费八年时间,投入200万元,终于在1926年费城世博会前夕,生产出洁白上好的合格碱。当范旭东捧出合格碱时,永利全厂欢腾。他眼噙热泪说:“这些年,我的衣服都变大了。”

上海的天厨味精厂由化工专家吴蕴初创办。20世纪20年代,中国的味精市场完全被日本垄断。天厨味精厂研制出的味精打出了纯国货的旗号。在1926年获得费城世博会金奖后,吴蕴初把日本味精挤出中国市场。

范旭东和吴蕴初都是这一时段在中国涌现出千千万万个爱国企业家中的一员,他们的坚守和坚持也是中国民族企业和外资企业在华展开竞争的商战缩影。

1932年,美国决定于次年在芝加哥举办一届名为“一个世纪的进步”的世博会。新成立的南京国民政府接受了邀请。同年,筹备委员会正式成立。

此前的1929年,美国人经历了一场经济危机后,在罗斯福新政下的带领下,用了四年时间,重新崛起。1933年世博会前,美国家庭已经每户拥有一辆汽车,电冰箱、电扇、洗衣机、烤箱、收音机等家用电器迅速普及。

1933年,正当中国筹备世博会工作进行之时,行政院以国难日深、经费困难为由,突然宣布中止参加。这件事背后隐藏玄机:国民党内部派系分明,当年,身为实业部长的陈公博兼任芝加哥世博会代表团总代表,他隶属汪精卫派系;蒋介石和民国财务部长宋子文听闻后立刻取消经费,停止参展,目的是为打击汪精卫。

这时,离芝加哥世博会开幕仅仅只剩两个月,上海港口堆满了从各省运来的展品。上海总商会在3月2日紧急召开会议,决定不以国家名义参赛,请全国总商会协调,组织中国民间参赛代表团赴美。三天后,全国总商会会长王晓籁等15名理事启程,这是一个纯由民间组织的中国代表团。

芝加哥世博会上,当中国总代表张祥麟将大幅湘绣赠与罗斯福总统时,整个与会的中国民营企业家都沉浸在自豪中:他们包含激情,踌躇满志,他们已经意识到,民营阶层也可以影响中国变革,一如这次世博会,他们用自身力量化解危机。

他们尚不知道。回国后,等待他们的是何种结局,一场来自权利层的阴谋彻底摧毁了一切。

1933世博会后,中国经济陷入空前萧条。新上任财政部长孔祥熙施行“国进民退”,把民营企业家完全排出决策层。在商业领域,倒闭风像瘟疫一样席卷全国。仅上海一地,1934年,就有254家企业倒闭。1935年,数字增长到469家。

法国学者白吉尔评价国民政府在这一时期的经济政策时说:“大量事实表明,国民党政府对发展私人企业的态度相当冷漠,南京政府竟然不愿为濒临绝境的民营企业家提供任何支持。

危机关头,财政部长孔祥熙运作国有资本侵吞了大量民营企业。到1935年,国民政府已完成金融垄断,以孔祥熙为特权的官僚成为社会第一等级。

1937年,在日军的猛烈攻击下,上海失守,蒋介石扔下南京,在重庆成立临时政府。曾在1926费城世博会上为中国人带来无限荣耀的范旭东的化工厂全部沦入敌手。

随即,武汉失守,作为中国轻工业的命脉,1915年在巴拿马世博会上展出的汉阳铁厂岌岌可危。爱国人士把厂里的大型器械堆转移到码头,等待航空公司转运。拯救钢铁是为这个国家保留住仅存的一口元气。

1939年,南京国民政府参加了最后一届世博会后,二战爆发。

1982年后

从小沼气重新开始

1939的这届世博会,二战爆发,世博会中断21年,于1958年重新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召开。

这21年间,中国也翻天覆地。新中国成立后,世界的大门再次缓缓关上。很长时间以来,代表“中国”的,是台湾。

1956年新中国在获悉布鲁塞尔世博会的消息后,有关部门曾试着同苏联商会联系,结果泥牛入海,杳无音信。一直到1980年代初,中国再也没有主动跟国际展览局联系,也没有参加其批注注册的任何一届世博会。

岳祖德是中国国际展览中集团公司原总裁,从1982年代表中国参与过历届世博会中国馆的筹办,拥有28年世博会考察与筹办经历,被业界誉为“中国世博元老”。他告诉《中国周刊》记者:“上世纪80年代前,中国也陆续参加过一些区域性的展览会,多是东欧国家。没有参加世博会,是苦于没有外交渠道。”

1972年,联合国恢复中国的合法席位。从某种意义而言,新中国终于拥有了合理的身份参与世博会。

1958年-1982的20年间,当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一掷千金在世博会上制造狂欢时,当可口可乐与迪士尼走向世界时,当人类的一小步迈上月球时,当人类在战后的废墟上开始思索“科技和文明”时,中国又一次被挡在了世界大门外。这片土地的人民正在经历的是新中国的艰难复兴,冷战的封锁,数十年的政治动荡。

1981年末,美国世博会组委会主席罗伯茨带着里根总统的邀约来到中国,此时,距离世博会只有半年。

美国诺克斯维尔世博会的主题为“能源”。国务院在接到邀请后,把邀请信转到当时国务院下属的能源委员会。能源委员会呈报:这届世博会上各国都要展示能源的高新技术,而我们能够展出的就只有农村小沼气,于是向国务院建议由农业部门办。

农业部门经研究,觉得若参加世博会只展出农村的小沼气,无法展示新中国的建设成就,还应展出其他领域的展品,所以又提议交给中国贸促会。

几经转手下,中国贸促会最终负责筹办世博会,这个部门也成为之后中国筹办世博会的主要机构。

1981年,和美国世博会组委会主席罗伯茨同行的访者中,有一位很特别:美国纽约华侨联合会主席应行久。

自上海沦陷后,应行久离开祖国,前往美国。除继续经营礼品实业外,他成为了华人中最早把目光瞄准世博会的人。上个世纪60年代西雅图世博会始,应行久开始在世博会上开设中国餐馆和礼品店。

岳祖德回忆:“应行久这个人很神通广大。在政治立场上,他是一个两面人,之前跟台湾一直有生意来往,在大陆也属于统战对象。但他的政治背景又很雄厚,和当年的国家领导人荣毅仁、万里都是老朋友。”

在北京,应行久和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万里进行过长谈,他说:“过去台湾在美国田纳西州影响非常大,很多人知道台湾,却不知道中国大陆,中国应该借机这次世博会展示自己。”

岳祖德评价,“他的从中游说让中国政府更加坚定参与世博会的决。”

1982年5月1日,在美国田纳西河流域一条溪谷旁的山坡上,诺克斯维尔世博会开幕了。全世界人民迎来了一个世博会上消失已久的东方国度。这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参加世博会。

这一天,世博会组委会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说,“中国的参加是世博会筹备工作进展的里程碑。”《纽约时报》发表了题为《中国迷住了博览会观众》的文章。

中国馆前,人头涌动,很多人在馆外等候4个小时才能入馆。“当时下雨,观众淋着雨,然后雨停了,衣服干了才能排到。”岳祖德回忆说。

诺克斯维尔是一届以“能源”为主题的世博会,中国馆内展示了农村沼气,和西方的核电能源,风电等新能源差距甚远。“但美国人很喜欢我们的沼气,觉得规模小,实用。现在想想,农村沼气不正符合当下提倡的低碳经济吗?”岳祖德笑谈。

在中国确定出席世博会前,双方就经费问题还曾出现过小插曲:中国贸促会提议,中国第一次参加世博会,各项费用开支较大,美方能否在展品运输、展团在美国境内的交通运输费、展馆租金等方面给予优惠。

于是在1982年世博会上,美方支付了中国展品全程往返运输费、中国展团在美国境内的交通费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