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正文

解析世博会由来:从伦敦万国工业博览会开始

2010年04月20日20:12中国周刊邓艳玲等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海的世博基因

当年,有一群人陆续从上海的码头出发,带着当时能拿得出手的展品,或怀揣着向西方学习的想法,漂洋过海,前往另外一个新奇的国度,参观异国的世博会。

中国周刊记者 田乾峰 北京报道

从首届世博会开始,上海便与世博会联在一起。然而,联系他们的到底是什么?

原来,过去上海那个繁忙的码头,正是维系世博会和上海、中国的那根绳索,也正是中西方文化在上海孕育的硕果。

登上码头,再远望。

过去,上海在这头,世博会在那头。

今天,上海和世博会在一头。

上海世博会的源头

上海是一座移民城市。

往前数100年,不管从哪个国家来,几乎都要乘船漂洋过海到上海。2010年5月的上海,不管你从哪个国家来,都可以从空中飞翔而来,停靠在上海的浦东或虹桥机场。

在2010年5月1日上海世博会开幕前后,甚至更远的未来,上海这座城市就要一直这么忙下去。飞机在飞,高铁在跑,出租车在弄堂前穿梭,异国的面孔会越聚越多……

不到一个月,来自全世界的7000万参观者,将接踵而至,奔赴这次盛会。

“一切始于世博会!”世博会创办伊始,就寄托着人类对未来的希望。

上海,似乎已经知道自己十年后要长成的模样。

人说,2008年,北京奥运会是带着中国人看世界;2010年,上海世博会将是世界看中国。这一刻,世界都在看中国,更是在看上海。

城市,是这次世博会的主题。

为什么要选择“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个主题?据说,这个灵感是来自亚里士多德的一句名言:“人们来到城市是为了生活,人们居住在城市是为了生活更好。”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如同原上海市市长汪道涵所说,上海世博会将会预告未来五十年来人类的生活新形态。其实,在很早以前,上海就看到了自己下一个10年的发展。

或许,这正是上海区别于其他城市,一直能走在最前端的原因之一。

上海,地理得天独厚。所有的人都知道,在上海有一个码头,从那里坐上船,可以抵达西方的其他国家。一百多年前,就有很多人,陆续从那里坐船,走出国门,走进世博会,取回西方的精髓。

所有这一切,都始于上海开埠那一天。

炮火孕育新沪商

通过鸦片战争,英国用坚船利炮轰开了中国的大门。

1843年11月17日,一个来自大不列颠帝国的野战队上尉巴富尔,穿着高高的军靴踏进李家庄的烂泥坑里,步入沿江的土地,建立临时领事馆。上海正式对外开埠。从此,各国列强开始抢滩上海。

面对一片荒芜,谁都无法想象,60年后,这一片烂泥塘,会变成远东著名的外滩。

开埠前,东西方文化已在上海开始交融。一批来自西方的传教士、植物学家先期进入上海,给上海带来了新鲜的空气,上海也给他们留下美好的印象。尤其是英国植物学家福钧对上海港口优越性的判断,代表着西方人的一般看法。

1843年,福钧曾到过上海。相隔5年后,在1848年9月重返上海,当船再次抵达码头时,他发现上海已变成另一番景象。福钧深有感触地写道:“我曾听说上海已经建造了许多英美的洋行,在破烂的中国小屋地区,在棉田及坟地上,已经建立起一座规模巨大的城市了。”

开埠不到十年,列强在上海开办了100余家外国洋行。洋行发展起来,一些熟悉中西方商情的中国商人,便受雇于洋行,成为洋行的买办,也成为最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如郑观应、徐荣村及其兄弟,先后来到上海,成为第一批淘金的买办,迅速崛起。

据记载,在1850年代初,洋行买办总人数有200人。福钧预言:“即可知数年以后,上海将不仅能与广州相争竞,且将远比广州为重要无疑。”

在活跃的对外贸易中,孕育出了一批像徐荣村这样敏感的上海商人。他们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和向往。

上海商人的丝绸

有史以来,徐荣村是第一个将商品派送到首届伦敦世博会上参展并获奖的上海商人。

1851年,丝绸和茶叶是上海这座城市对外出口的主要商品,外国人很喜欢。熟知外国人喜好、深谙商道的徐荣村,开始重点经营丝绸和茶叶。

徐荣村最先认识到,要赚钱,必须得与洋人打交道,和洋人打交道,“无他物更驾于丝茶之上者”,没有什么比丝茶更能赚钱的。

最初,徐荣村也通过“贱买贵卖”的方式获利。他从乡下低价收购生丝,运到上海,高价再卖给洋行的外商,从中渔利不菲。据记载,上海附近盛产生丝的南浔,当地的收购价仅为七分一钱,运到上海就能卖到二两银子,几乎是收购价的三倍。

徐荣村有自己的特殊本领,久经商场,他一眼就能分辨出生丝的好劣。一时间,以“货则上品,售之则上价”闻名于上海。

徐荣村常和外国人打交道,消息灵通。1851年,当他得知英国伦敦要举办第一届世博会的消息,对生意敏感的他,从中便看到商机,立刻派人精选12包“荣记湖丝”,通过船运,从上海码头出发,送到远隔重洋的伦敦参展。

到展会上,“荣记湖丝”因为包装粗糙,丝毫不起眼,遭受冷遇。然而,“酒香不怕巷子深,好货不愁人不识”,经过反复比较,众多评委最终看出“荣记湖丝”精良的品质,评价说:“在中国展区,上海荣记的丝绸样品充分显示了来自桑蚕原产国的丝绸的优异品质,因此评委会授予其奖章。”

后来,众评委一致“推君丝为会中第一,中外人无异词”,“荣记湖丝”获得金、银大奖。当时,英国维多利亚女王亲自为“荣记湖丝”颁发奖牌和奖状。徐荣村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在世博会获奖的中国商人。

“荣记湖丝”在伦敦世博会获奖后,徐荣村立刻请来画匠,临摹下奖状上的“翼飞美人”图案,改为荣记产品的商标,四处宣传,为荣记赢得好的口碑。

随着丝、茶等商品出口额的增多,上海在外贸出口中的地位,很快取代广州,跃居榜首,成为新的贸易枢纽,形成一个新的埠际贸易中

世博归来的《申报》总编纂

历史上,王韬应是最早以游客身份目睹巴黎世博会的中国人。

王韬,晚清著名政论家,生于1828年,原名王利宾,字兰瀛,江苏人士,18岁时考取秀才。1847年——在他19岁那年,从江苏老家到上海看望父亲。当时,江南日渐萧条,上海已是一个华洋杂处的通商口岸,出现畸形的繁荣。

在上海的生活,最先打开了王韬的眼界。在上海,王韬参观了伦敦来华传教士麦都思创办的墨海图书馆,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眼界顿开。在书馆里,王韬看到了从来没见过的活字版印刷机,一年竟能印刷几千本书。王韬大发感慨。1848年,王韬获得一个留在墨海书馆的机会,成为麦都思的助手。

当时的上海在中国人眼里,简直可以等同于西方。

当时,在北京等地,当士大夫耻与洋人交接、反对学习洋文之时,上海已开办了20多所不同的外语学校,教授实用英语,三五个月的外语培训班广受欢迎。

一直生活在上海繁华中的王韬,在1861年这一年,并不情愿地从上海开始逃亡生涯。1861年,因和当时的太平军不断地接触,王韬对太平军产生好感,便上书太平军,为其出谋划策,并表示愿为太平军效“区区之力”。不曾想,王韬的禀帖在战斗中被清军缴获,清政府发现后便下令通缉。这时,王韬在西人的保护下,被迫从上海逃亡到香港。

王韬因祸得福。正是这一次“越轨”的行为,王韬才会被迫离开上海,坐船逃亡到欧洲,后来,他才得以目睹巴黎世博会盛况,开阔眼界,影响了他的思想。

回国后,王韬写出《漫游随录》一书。在书中,王韬记录了1867年巴黎世博会的会址建设,以及展会期间的热闹情景。

世博会的见闻,对王韬影响深刻。

1870年,王韬回到香港,出任《华字日报》主笔,成为报刊上著名的政论家。此后不久,1872年,中国历史最久的中文报纸《申报》在上海创办,这份报纸,成为王韬后来发表政论、小说的主要阵地。19世纪70年代,上海的报业发展迅猛,特别是戊戌变法期间,维新派创办的众多报纸,60%以上都在上海发行,上海成为传播近代政治民主思想的中城市,辐射全国。

1884年,王韬终于回到阔别20多年的上海,被聘为《申报》的总编纂,继续从事报刊编辑工作,直至终老。

“写字先生”成为第一人

1861年,在王韬上书太平军,从上海逃亡时时,19岁的李圭被俘虏还在太平军营里做“写字先生”。第二年,1862年,李圭逃出太平军,从杭州跑到上海。

在李圭逃往上海前后,太平军运动期间,上海开始逐渐开始成为一个移民城市。

过去的一个多世纪,上海一共经历了三次大的移民潮。太平军运动期间是上海的第一次移民潮:长江中小游地区尤其是在江、浙一带,因为战事频繁,富户、穷人不得不涌向有大片租界的上海。仅从1855年到1865年,这十年间,上海的人口净增11万人。进入上海租界的江浙富户,不少重操旧业,继续从事金融和钱业等金融活动。各行业移民的融入,推动了上海城市经济的繁荣。

1867年,王韬流亡到欧洲,游历巴黎世博会,惊叹于西方的先进技术;在上海谋生的李圭,又从上海来到宁波,在英国人负责的海关税务司里继续当“写字先生”,负责办理文案。

这一时期,上海逐渐成为贸易和工业中

1862年,李鸿章在镇压太平天国运动农民战争中,见识了西式枪炮的厉害,决“虚忍辱,学得西人一二秘法”,让“留西人秘法”的丁日昌到上海专办军火制造。

1876年,大洋彼岸的美国费城开始筹备世博会。

准备重点培育亚太市场的美国,力邀中国参加。盛情之下,中国增派参会人员,选派了一名中国人担任中国工商界的代表。

后来,海关税务司里的一个“小人物”——李圭,作为中国代表,参加了美国费城世博会,成为第一个参加世博会的中国人。

在李圭参加费城世博会之前,每届世博会的中国代表团里都没有中国人,而是由中国海关里的外国人代表中国参加。

费城博览会让他开始探究美国富强的根源,分析中国落后的原因,他很认同美国建国百年就能飞速发展的原因是“政治之善”的观点。

回国后,李圭写了《环游地球新录》。李鸿章特别为他作序,资助李圭印刷了三千本,坊间不断翻版。后来,康有为读到此书深受鼓舞,从此,走上向西方寻求真理的道路,要求变法维新。

然而,当时国内保守势力极其强大,尽管这本书的出版给李圭赢得了一些名气,但功效毕竟微小。在《美会纪略》的自序中,李圭道出了自己的一片苦:“将会内情形并举行所闻见者,详细记载带回中国……亦欲敦友谊,广人才,冀收利国利民之效。”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