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正文

上海成人礼:一个沪上家族的百年世博梦想

2010年05月10日19:00南方人物周刊陈磊等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我这里可以提供给你一切服务,满足你所有要求,买东西不用到外面去,有问题想解决就来,这里能给你提供最好的设计师、司机和律师,就看你能不能出的起这个钱。”张说。

茶馆煮茶用的是日本的铁壶、千岛湖的水、德国的电磁炉、云南的茶叶,他从不排斥外来的东西,什么好用就用什么,于是乎来这里喝茶的人也呈“海纳百川”之势。LVMH集团主席来这里谈合作,500强的会议和私人宴会经常在这里举行,杨澜喜欢来这里录节目,各大拍卖行更是热衷于在此举办拍品展示会。

目前他正于LV合作,准备制作一款茶箱,相当于一个移动的茶馆,箱子拉到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拿出来冲泡,价格更是根据配置从5万到50万不等,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国外跟我们玩,我们也要跟他们玩。”

他的茶馆版图在不断扩张当中,长远看来,张奇明想把自己的茶馆开遍每一个华人聚集的地方,让华人精英们能在巴黎和纽约这样的地方找到一个聚会的场所,他要改变茶馆作为底层人民聚集之地的旧有形象。

临近黄昏,张奇明兴奋地带着我们上了他有着12缸的宝马7系(因为在上海限速太厉害,发动机跑不起来,因此一年据说维修费就要7到8万),开到了延安西路上。那里有一栋荒废了的老宅子,原来的主人是原先上海滩的房地产大亨严同春两兄弟。两人各居一楼,中间是一个露天的院子。未来,这个面积5000平米的院子将被张奇明改造成拥有15间客房的精品酒店。

顺着保安手电的光亮,我们跟着张奇明在几乎是残砖断瓦之间疾走,他的手不断地指向一个个墙皮脱落、破旧不堪的水泥房间,仿佛他早已看到了它们未来的模样。

你想想这其中有多少故事发生

在上海四方新城公寓的楼下我们等待着黄修志的出现,小区的门口停着辆法拉利F430,而小区里面的宾利驾驶座上还坐着个人,我们都认为那是黄修志的司机在等他下楼。一会,不远处一个穿着运动装、中年模样的人朝我们挥手,我们走了过去,上了他身边一辆破旧的子弹头面包车。

黄修志今年71岁,出生在日本,成年后一直在加拿大、美国、香港地区做生意。1994年初到上海,他就知道上海是个享乐之地,于是在贵都酒店一住半年,“住到酒店所有的服务员都认识我为止”。

不过真正让黄修志决定留在上海还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缘。小时候他就曾听父亲说自己在上海滩办过一个名为《良友》的杂志,当时自然以为父亲吹牛,反正也无从考证。一次在上海图书馆的收藏展览中,他竟翻到了这本杂志,而里面正有他父亲的名字,这让他漂泊多年后终于找到了落脚的地方。

上了车之后直奔同里,黄修志一个星期要去好几次,因为那里有他用自己收购的古建筑复建的一栋江南园林,远方有客人来他总喜欢带他们前往。

从上海到同里一个小时的路上,在闲聊了一会之后,黄修志放低了后座的靠背,不一会就打起了呼噜。直到后来我们才知道他这个人就像一个发动机,随时可以熄火,也随时可以轻易打着。

黄修志的醉枫园就藏在公路边,原址是一块苗圃,所以有很多老树。目前整片区域采用了传统的苏州园林布局,50亩的地皮上安放了七八处民国初年的旧宅。园中,围绕一池水塘修筑了一些亭子和长廊,四周并没有高大的围墙,只有高大的云杉和层叠的乔木把公路的喧嚣隔在外面。

园子细看不算精致,也没有讲究的规划,各个厢房里更是空空如也,目前只有老两口子看护着院子。按黄修志的话说,这里只是一个实验,是为以后修复和重建老宅做准备的。可这看上去更像是黄的一个“乐高积木”玩具,他也从没有住下来的意愿,因为晚上他喜欢去新天地的酒吧通宵玩乐,在那里他如鱼得水,不时上台高歌爵士,下台便在女士纤细的手臂上用墨水笔写下“人生皆虚幻,聚散是寻常”的字迹。他自己说,“我白天活在过去,晚上活在现在。”

“上海静安寺金漆佛坛、徐志摩祖居的横梁、杜月笙老宅的楼梯,都是垃圾,但也都是我的宝贝。”黄修志曾在一个电视节目里这样说。

海宁的徐志摩出生地,有距今400多年的明代建筑,当时黄修志不仅在拆迁前花100万买下了原先徐家的9栋老房子,更一口气把附近一条街上的68间旧宅全部买下,这也是他“生平决定最快的一桩买卖”。

杜月笙宁海西路的老宅子原址现已被改为公共绿地,那个时候推土机在旁等着,这座建成于上世纪30年代的建筑,“客厅是黄金荣赠送的,当中的大梁是楠木,门口是恢宏的罗马柱,门廊上雕刻满了各种凤凰的图案,”马上就要被彻底铲平。黄修志不顾当时的房主坐地起价,当场拍板购买了整栋房子,这目前是他收藏中最精致的一栋。

相比之下,静安寺的大雄宝殿得来就不费工夫,当时静安寺决定把整体建筑推掉重修。由于是庙宇建筑,一般中国人都不敢妄动,只有他这个华侨在佛前燃了几炷香后,便开始了庞大的登记拆迁过程。

对于为什么收老房子,黄修志总用自己表达不太流利的中文这样回答:“一栋有300年历史的房子,如果那时候20岁生孩子的话,那么到现在都15代人了,你想想这其中有多少故事发生。”

晚上在同里的小餐馆里吃饭,饭店的墙上挂着黄修志的书法对联:“饮教半醉见真我;语到忘机见佛心。”据他说自己从没学过书法,也不读古书,可就是能写出这些字来,完全是自然流露。他还喜欢在女人的身体上写书法,这是从一个日韩混血的女艺术家开始的,目前为止他已经写了一百多个人体书法,对象包括模特、朋友的太太、女朋友、妈妈。

同桌有来自台湾的医生和律师朋友,水乡的天气阴冷,大家喝了好几瓶热花雕,黄修志不断举起装了半杯生姜的滚烫黄酒一饮而尽。他的情商极高,不会让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受到冷落,据他说自己当初做生意也是这么做起来的,先是在一起玩得尽兴和开心了,然后再谈合作。

兴奋之余黄修志拿出了自己的夏威夷吉他,即兴弹奏起猫王的歌曲,身边的台湾朋友跟着一起放声大唱。这是在中国的饭局上不多见的场景。

黄修志算是彻底爱上上海了,尽管曾是香港小姐的老婆一直在加拿大,已有一个小孩叫他爷爷,3个小孩叫他公公,可他还是喜欢一个人住在遍布西式家具的公寓里,因为这里极易与朋友建立关系。他说:“来了中国以后哭的时间都没有了”。

每当别人好奇地问黄修志他哪里来那么多钱买房子的时候,他的回答总是:“省吃省喝节约出来的啊。”然后一阵大笑。

黄修志说那些老房子绝不会留给后人,他觉得自己一生经历虽然丰富,可是真正值得骄傲的事情却不多,也就是收藏老房子这件事有些味道,能带给他尊重,而如果这些老房子在几百上千年后还存在,那才算是他一辈子的骄傲。

晚饭过后已10点,我们一同随黄修志坐车回到了上海,一路上他睡得很香,当车子停在新天地的路口时,他坐了起来,拉开车门跳了出去。他的夜晚才刚刚开始,儿子开的牛排馆里红酒已经醒好。

又是一个上海的夜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