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正文

上海借力世博促产业升级 中国与世界互相推销

2010年05月10日19:10瞭望东方周刊刘耿等我要评论(0)
字号:T|T

历史坐标看世博

汴京与上海构成了中国古代大都市与现代大都市的双面绣

《瞭望东方周刊》特约撰稿邓之湄、记者刘耿 | 上海报道

小布什走访三个国家需要5天;杨利伟绕地球一周需要65分钟;注视一个旋转着的比例尺为1:120000000的地球仪,一眼万里;而当世界被缩微成5.28平方公里,你会发现这个尺度刚刚好。

约旦河畔的古堡、太平洋海岛的草裙、非洲大草原的茅屋、古罗马街道、北欧森林⋯⋯穿越地域、穿越时域。

为更好地穿越,需要两个“GPS”:一个是世博局官方导览图,它给你地理上的坐标;另一个是“时间”––––置身世博园中,不仅要知道自己在地理中的定位,也要知道自己在历史中的方位。这样,即使在日均40万的人流中走乱了阵脚,心中也能对世博会保有一个宏观的视角。

一切从人类最早的定居点开始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参展方要做的是一篇“同题作文”。无论国家馆还是企业馆,都要在“城市”二字上开卷破题。

步入中国馆,主角是放大了100倍的“清明上河图”,里面的人物都“活”了。集市上,商贩吆喝沽酒;小河中,文人在船上吟诗作对;推车人走入画面,甚至还可听到车轮嘎吱声。

汴京与上海,构成了中国古代大都市与现代大都市的双面绣。

“城市”作为世博会主题,是世博史水到渠成的结果,是从之前 “人的生活”、“人类进步的反思”、“现代社会的功能”、“人与自然”、“可持续发展”等诸多议题的交织与融合中自然生长出来的。

追根溯源,从头说起。

一万年前,约旦河水滔滔不绝地冲刷着肥沃的西岸土壤,地中海季风常年吹拂茂密的橄榄树,一群人长途跋涉来到这个地方。他们发现这里气候宜人,食物充沛,于是生起篝火,就此定居。这就是迄今为止考古发现的人类最早定居点––––巴勒斯坦的杰里科。

土耳其展馆,这个有着红色镂空外墙、米色墙体、绘有狩猎岩画图案的建筑,散发出浓郁的古老气息。它的灵感就来自世界上已知最早的定居点之一,8500年前位于土耳其安纳托利亚地区的“叉形山”。

早期的城市,就是从人类原始定居点演变而来。

作为四大文明发源地之一的印度,其展馆内为游客建造了一条“时光隧道”,带你回到3000年前的古印度,探访印度河文明著名的古城邦摩亨乔达罗和哈拉帕。

而另一个古老文明中心埃及,则把法老时代的文物真品带到世博现场,通过纪录片等多媒体形式,向人们展示几千年前开罗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

来到城市足迹馆,可以欣赏到用晶莹剔透的琉璃搭建出的中国远古文明遗址,在皮影戏的幕布上看到黄河、长江流域早期城市发展演变的进程。

城市最早的功能之一是聚集大量人力物力,协同劳作以完成巨大工程。

在秘鲁馆,你将看到一座缩小版的印加平顶金字塔。在没有车马、没有铁器、没有任何先进技术手段的几千年前,印加人如何建造出如此宏伟的建筑,至今仍是谜。

巴基斯坦直接用1:1的比例将展馆建造成了16世纪拉合尔古堡的样子。在那里,可以领略当年阿克巴大帝统治下,莫卧儿王朝盛极一时的气势。

城市建筑的演变,也是一段值得玩味的历史。

柬埔寨馆用实物搭建出了吴哥、乌栋、金边三个时期的不同建筑。吴哥时期的石头建筑,乌栋时期的木材建筑以及金边时期水泥、碎石和沙子混合的建筑,展现出人类城市建筑技术的演进。

城市是文明的产物,城市本身也孕育了文明。

公元前10世纪腓尼基国王阿希雷姆的石棺将在黎巴嫩馆展出。石棺上刻着的腓尼基文字,是世界上现存最早的字母文本。腓尼基字母被公认为是希伯来文、希腊文和拉丁文等字母文字的始祖。

腓尼基字母的诞生与腓尼基人崇尚贸易的传统紧密相关,以航海、贸易和殖民著称于世的腓尼基文明,就诞生在沿地中海东岸的城市区域里。比布鲁斯、贝鲁特、提尔等城邦,正是当年腓尼基人出海贸易和向北非扩张殖民地的大后方。

副标题是“人与自然”

讲科技史避不开城市史,讲城市史避不开科技史。科技史与城市史,合起来就是一部世博史。

19世纪中到20世纪初的世博会,无一例外以歌颂工业革命、技术进步、产业发展给人类带来的福音为主旋律。直至1974年美国斯波坎世博会,第一次以“环保”为主题,从那以后,关于环境、海洋、河流、能源等自然的词汇开始频频出现在历届世博会的主题中。

城市是人类财富和智慧的聚合,然而随着城市的发展,过于强大、过度膨胀的城市挤压了自然的生存空间。作为造福人类工具的科技,搞不好同时也可能成为人类毁坏自然、祸及自身的凶器。

20世纪70年代后,人类面临日益严重的环境破坏和资源短缺,重塑与自然和谐关系的意识开始觉醒。

在英国伦敦盖特维克机场附近的一个地下建筑里,冷冻着世界上10%的植物种类的种子,这是英国皇家植物园于上世纪90年代启动的“千年种子银行”计划的一部分。英国馆“种子圣殿”的创意就来源于该计划。英国,这个最早进行工业革命的国家,也最早意识到了城市要与自然和谐可持续发展的道理。幸运的话,参观者还将看到科学家正在研究的如何通过树木来发送短信,这一幕很像电影《阿凡达》中插根“UBS接口”与大树跨物种交流的情景。

人类正在试图越来越小心地挥舞科技的“双刃剑”。通过科技创新,寻求城市与自然和谐发展,因此成为了本届世博会的副标题。80%的场馆展示内容中都包括本国如何利用科技创新,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成果。50%的场馆建筑中包含了绿色、环保、节能、再生能源、循环利用等科技元素。

在西方发达国家,近一两百年的高速工业发展,让他们早早尝到了环境恶化的苦果。因此,越是工业化程度高的城市,往往在环保方面也做得越突出。

以低能耗“汉堡之家”案例参加城市最佳实践区展示的德国汉堡,就是德国的一个大工业中心,也同时是德国绿化最好的城市之一。易北河曾经污浊不堪、臭气熏天。十年前,汉堡人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因而启动了一个欧洲最大的城区重建项目。老工业基地被搬离河岸,原址改造成一个拥有大型生态建筑的港口新城。“汉堡之家”原型就是港口新城中一座名为“H2O”的建筑。

另一个以“生态能源和可持续家园”参展的法国罗-阿大区,是仅次于巴黎大区的法国第二发达地区,号称“欧洲的四个发动机”之一。在阿尔萨斯实践区,一个仅靠太阳能墙就能不断生产出啤酒的微型啤酒厂,生动地展示了环保科技可以与工业生产如此巧妙地结合。

很多人觉得,“低碳”、“可再生”这些高新环保技术需要高昂成本,只有富人才能玩得转。但马德里的公共廉租屋“竹屋”和“空气树”案例,展示了当地政府如何将这些技术运用到大规模社会住宅建设中。它暗示着,绿色科技应成为所有城市居民共同享有的福利。

对地处沙漠地带的沙特来说,城市与自然和谐发展有另一层不同含义。

麦加案例展示了在陡峭而狭窄的山谷地带,如何使用看似简易的帐篷,创造出能容纳300万人的“人造绿洲”。帐篷城中新型防火防风防雨的建筑材料,与山体浑然一体的街区,世界上最大的蓄水池,先进的防洪防泥石流系统,处处都显示出城市克服自然劣势的智慧。

沙特参展委员会执行总监穆罕默德。加姆迪说:“‘天人合一’并不是要把人的需求强加于自然之上,同样也不能把自然的需求强加于人的需求之上。”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