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探宝 > 正文

铜车马重现秦皇出巡场面 出土来首次离开陕西

2010年06月06日17:55腾讯世博杨甜甜我要评论(0)
字号:T|T

趣味世博绝版卡收集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铜车马重现秦皇出巡场面 出土来首次离开陕西

秦陵一号铜车马“驶进”中国馆

铜车马重现秦皇出巡场面 出土来首次离开陕西

秦陵一号铜车马“驶进”中国馆

热门展馆先睹为快:

沙特馆新西兰馆意大利馆英国馆山东馆

点击查看>>>2010年上海世博会中国国家馆专题

点击查看>>>高清:秦陵一号铜车马“驶进”中国馆

点击查看>>>攻略:“觅宝”世博园

从陕西到上海,是1500公里、途经4个省份的路程。从秦朝到今天,更是2200多年的时空之旅。带着历史的尘埃,秦陵铜车马风尘仆仆地来到上海,在世博会的中国馆展现在世人眼前。从它的身上,你既可以看到秦代工匠登峰造极的工艺技术,更可以想象秦始皇出巡时浩浩荡荡的场面。

这是铜车马自驻守陕西临潼兵马俑博物馆近30年以来,第一次“整体出行”。秦陵铜车马究竟有多么大的魅力?它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故事呢?在地底下沉睡两千年的铜车马,又是怎样被发掘出来的呢?故事要从32年前的夏天说起。

铜车马出土 再次震撼世界

1978年6月,一群考古人员在秦陵西侧进行钻探。在地下7米多深的土层中,钻探人员突然发现一个金光闪闪的金属圆珠。就是圆珠大小近似于一个手指肚那么大。经过专家的研究,这个圆珠被定为马络,也就是牵马绳上的一个金泡。

就这样,一个金属圆珠的出现,引起了相关人员的重视,也由此揭开了发现秦陵铜车马陪葬坑的序幕。随着勘探的不断深入,越来越多作为古代马饰的器品被勘探出来:一个银泡、一片金块、一块金丝灯笼穗、饰有花纹的铜片……然后,铜车的车盖、铜马的马头、铜俑也一一显露出来。

最后,当两乘金光灿灿、五光十色的大型彩绘铜车,以及8匹铜马、2个铜御手在7.8米深的地下被勘探出来之时,整个世界在继秦始皇兵马俑之后,又一次的震惊了。

世界震惊于这两乘铜车马背后象征的画面,那是秦始皇出巡时的宏大场面。在两乘铜车马中,一辆为“立车”,它的功用类似于如今的开道车。这“立车”也就是如今翩然降临世博园区的一号铜车马。另外一辆留守陕西的,名为安车,据说秦始皇出巡天下时乘坐的就是这种车。从车马大的结构形式,到细微末节的塑造,两乘铜车马都栩栩如生。

世界还震惊于这两乘铜车马所运用的炉火纯青的技术。当你在中国馆一睹这一号铜车马的真容时,千万要细细品味秦代工匠的高超手艺。这组铜车马为20世纪世界考古史上发现的最大青铜器,总重量达1243公斤,其形制相当于真马真车的二分之一。如此装饰豪华、完整齐全的古代青铜车马,在世界上首次发现。它那无与伦比的工艺技术和高超的冶金铸造水平,为同代任何青铜器物所无法匹敌。

不要说这整尊车马,就拿“一号铜车马”上的圆盖伞来说,这把巧夺天工的伞乃是一次成型,厚薄均匀,伞架还可随太阳的角度任意调整并固定,所运用的焊接、镶铆工艺精湛至极,严丝合缝,就算以当今国际冶金制造技术标准来看,也是无可挑剔的。

从残片到重组 完整呈现于世人眼前

在考古人员发现铜车马之初,尽管经过了2000多年埋藏的漫长岁月,但整套车马披挂俱全,银质饰品色泽光溜,金质器物则闪闪发光。不过,一个十分急迫的大问题也面临着当时的考古人员,那就是如何将这两乘铜车马完整地运入博物馆。

最后,考古队根据副队长柴中言的建议,采取了“压力切离法”。简单说来,就是在铜车马底部铺上一块大钢板,四周用土板钉成一个大盒子,顶部用木板封盖,这样,铜车马就从整体上被加固封闭起来。然后,再用吊车吊装这作为一个整体的大盒子,然后再运至室内慢慢清理修复。这是一项浩大且复杂的工程。

经过模拟试验,1980年12月19日,铜车马的整体提取迁移工作正式开始,钢板簸箕用吊车放入坑中,簸箕口对着铜车马,板台架设千斤顶,逼近簸箕向铜车马的底层慢慢推进。12月28日,两乘铜车马被分为四部分,装进个木箱,运入秦俑博物馆室内进行清理、修复、保护、照相和资料索取等工作。

铜车马曾经尘封地下两千年,破损锈蚀严重,残片多达3000多片。为了将这里是久远的文物完整地呈现在世人眼前,陕西秦俑博物馆的考古工作者和文物专家经过八年研究、保护、修复。1983年8月,二号铜车马修复完成,10月1日正式对外展出。1987年5月,一号铜车马也修复完成,与二号铜车马一起对外联展。

就这样,近30年以来,铜车马驻守陕西临潼兵马俑博物馆,接待了全世界超过五千万的观众前来参观,并以“青铜之冠”的美誉成为当之无愧的国宝。直到2010年,两乘铜车马中的“一号铜车马”起驾来到上海。

此番铜车马的上海之行,复杂程度也不亚于当初从挖掘现场运入博物馆。为了护送这一国宝级珍品,所挑选出的运输车都是特种车辆。铜车马的所有配件也需要卸下单独包装,从数百公斤的铜车、铜马到数克重的金银马饰,每一件都要制作特别的包装箱和包装囊盒。

铜车马踏上旅程之际,陕西省公安厅会同武警陕西总队负责为铜车马出巡保驾护航。临潼与上海相距1500公里,途经4个省份。一路上,河南、安徽、江苏与上海公安厅(局)联动为铜车马保驾护航。运抵上海后,专家对其再次进行了仔细检验,确定所有部件都完好无损。

如何欣赏 兵马俑博物馆馆长支招

一号铜车马如今已顺利抵达世博园区,成为中国馆的镇馆之宝。但不少参观者可能对铜车马出土以来的经历,以及展品背后的故事并不熟悉。对于如何欣赏这一具有“青铜之冠”美誉的珍品,曾经参加秦陵一号铜车马修复工作的兵马俑博物馆馆长吴永琪,这样给游客支招。简单说来,就是一看造型,二看彩绘,三看工艺。

吴永琪说,从造型艺术上看,铜车马是皇室御用的马车,游客可以从车型结构、马和车的联系上欣赏,体味古人是如何乘车的。御官俑的塑造,体现了秦代艺术家的深刻观察力和造诣极高的表现力。

除了造型艺术,铜车马身上经过历史洗涤、却仍然鲜亮的彩绘也是一大看点。吴永琪认为,从彩绘可以欣赏到秦代通行的几何纹、云纹,这些对艺术设计、纺织印刷等专业的游客都会有很大的启发。同时,铜车马还体现了古人“天圆地方”的宇宙观念,那方舆、圆盖及30根车辐,恰好就吻合了“轮辐三十以像日月”,“舆方法地,盖圆象天”之说。

如前所言,铜车马精湛的工艺令人惊叹,这不仅仅是在两千年前,就算放到今日安也是技术超前的。吴永琪表示,无论在青铜冶铸技术上,还是在焊接、金属冷加工和装配技术上都已达到令人无比惊叹的程度,表明秦始皇统一全国后科学技术有了很大的进步。

回顾当初参与的修复工作,吴永琪谈到,面对3000多块碎片,谁也不知道破损前是什么样子,只能仔细研究着每一块碎片,揣摩着2000多年前工匠们的心思。正是这些心血,终于让铜车马在2200多年后重获新生。

(文/杨甜甜 来源:腾讯世博)

相关专题:

探宝世博专题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