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各界新闻 > 正文

荷兰馆建筑师:快乐的人设计快乐的街

2010年06月09日15:04新闻晚报胡廷楣 洪菁耘我要评论(0)
字号:T|T

趣味世博绝版卡收集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荷兰馆:快乐的人设计快乐的街

约翰·考美林 (John Kormeling)生于1951年,荷兰馆“快乐街”建筑师。

总代表魏伟励介绍荷兰馆的时候,脸上带着许多神秘。他将“快乐街”的模型揭开的时候。许多记者好奇地打听:“那些小屋子里面到底有什么啊? ”

魏伟励两手一摊:“我今天不能告诉你们。你们以后都会看到。”他短促地介绍了展馆,就走了,连那个模型也抱在怀里带走啦。

两个小时之后,我们再一次见到这个模型,已经在小白楼里。叫它“白楼”,是因为墙面贴满了上个世纪80年代的白色小片瓷砖。这是世博园区内,一栋没有被拆迁的旧建筑,临时用来做C片区建筑工地的办公楼。

设计师考美林和项目经理勃劳克都是那样高大的荷兰汉子,大声说话,爽朗大笑,声音立刻就充盈着空间,四楼的这间屋子就显得局促了一些。栗色的头发,脸庞被上海夏天的太阳晒得通红,考美林是一个会干活的设计师。他一进门,就伸出他有力的手,紧紧握住你。他穿着粗布格子衬衫,蓝色的工装裤上面有着油污,脚上是建筑工人都穿的大头皮鞋。

考美林一面鼓着腮帮子在嘴里弄出各种不同的声音,一面模仿着工人干活的样子。开电锯,烧电焊,他能干很多活呢。他还从裤子的后面裤袋抽出一根红蓝铅笔,向我们晃一晃,啊,他甚至还是一个正宗的木匠。他哈哈大笑起来。考美林搬过模型,他比馆长“大方”。他非常愿意让每一个人知道他如何设计了这个“宝贝”。

“请不要以为这个设计是异想天开,说来其实很普通。”考美林说,“我知道上海世博会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我就想,美好的生活需要有人的,许许多多的人都生活在一条街上。我心目中的美好生活,就是快乐。光有一条光溜溜的马路还快乐不起来,因此边上才会有许多小屋子。”

“完了? ”

考美林的眉毛动了动,似乎要说,这不就解释了吗?难道设计要从更深奥的道理出发吗?他粗大的指头点着一间一间小屋,嘴里嘟哝着:“农舍、牛圈、车厢、工厂、剧院、展示厅、大谷仓、民居、商店,一共28间屋子。 ”

每个房间形成一个卫星馆,就是一个个的展厅。鱼贯而行的参观者可以通过窗子,看到里面的展品……这条有着优美弧线的红色马路是想象中的,工作、生活、学习都在这同一条街上进行。荷兰人民在空间,能源,水利用方面的创新,就这样自然而然地让参观者了解了。很像是“西洋镜”,一个世纪之前上海市民的某种娱乐?

他摇摇头,说:“原先,我想让观众直接进入这些屋子,后来他们说,大量观众走进走出,会造成拥堵,这就想出了现在这个办法,把门关了起来,让大家往窗户里面看。原先的那个设计,只好放在家里作纪念品了。”

他做完了设计,就拿去投标。结果馆方被他那种不拘一格但是简捷明快的思路吸引了。于是就选择了他的方案。

考美林说:“在这个设计中标之前,我并不属于任何公司,公司就是我,我就是公司。此后我就加盟了这个‘快乐街有限公司’,和勃劳克成为搭档,来到上海。 ”

“勃劳克是这个项目的经理,是你的上司,是不是经常是他想出什么点子,让你去做设计? ”

“不不,”勃劳克说,“倒是他老是想出了什么点子,然后来找我,说能不能做出来。 ”

“也是也是。我设计的这些房子在路两边,因此全是悬空的。从建筑的角度来看,会不会摇晃?有没有安全问题?没有把握啊,我就去找勃劳克,他想了很多办法,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

勃劳克说:“考美林干起活来仔细得很。他设计了房子,等到要施工了,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修改每一间屋子。可能因为他骨子里是一个艺术家,他除了正面看满意之外,还要从背后看,从侧面看,觉得这些小屋子都好看,和整个建筑非常合拍才罢休。 ”

这条街看起来是“8”字形,人们都说“8”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幸运数字。

考美林辩解说:“那是偶然的,我不知道在中国‘8’是一个幸运数字。但是,知道了之后,我当然很开心。 ”他又问我们:“是不是认识河里的这只船? ”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