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三联生活周刊 > 正文

浦西园区后工业改造剪影:欢迎来到未来城市

2010年06月09日16:29三联生活周刊贾冬婷我要评论(0)
字号:T|T

趣味世博绝版卡收集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欢迎来到未来城市1897年,30盏电灯在上海南市发电厂点亮,从此开启了“夜上海”时代。108年后,这座曾为城市带来第一缕光明的工厂完成了历史使命。在废弃厂房里承载世博会“城市未来馆”,如同时间胶囊的现实版,是对于城市自我更新的一个隐喻。

记者◎贾冬婷

烟囱,工厂,昨日之梦很远就看到这个165米高的大烟囱,某种程度上,它是这片由工厂区变身的浦西世博园区的标志物。仍然保持着工业时代红白相间的外观,只是上面多了几个刻度和数字,这一天刻度停留在“19℃”上,原来变成了一个巨型温度计。

“关于这烟囱的拆和保争论了很久,它昔日黑烟滚滚的形象已经在记忆里定格了。”世博园最佳实践区部副部长、城市未来馆馆长俞力告诉本刊记者,后来决定改作气象塔,塔身温度计显示园区实况温度,每10分钟一次更新园区实况温度,每小时正点显示园区当天的最高最低温度。此外,由蓝、黄、橙、红、白、紫6种颜色变化表示不同程度的天气状况,比如当LED屏呈白色时,表示为晴天、多云或阴天。

紫色表示下雨或下雪。如果灾害性天气来临,塔身中间屏幕显示相应灾害天气预警图案。比如蓝色为一般,黄色为较重,橙色为严重,红色为特别严重。俞力说,将工业时代代表性的城市烟囱改造为后工业时代人类关注自然环境变化的视觉符号,也是人类走向低碳经济的自省。

南市发电厂的改造,出自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章明之手。在他最初的设计方案中,这塔被称作“和谐塔”,有类似DNA的螺旋结构,在165米上形成两个完整的环,游览者可以坐在安装在上面的50个“小太空舱”上下旋转两次,以360度全景视角观看浦江两岸的景观。外立面11万个LED灯,还可以成为最显眼的信息发布平台。“如今虽然被‘气象塔’所取代,但这个烟囱的变身仍象征了城市的生生不息、源源不断。”

最早来到这里踏勘时,最吸引章明注意的是老厂房屋顶上4个巨大的粉煤灰分离器,它们泛着金属光泽的威严,有着巨大的冲击力,像4个“变形金刚”。那时候生产还没停止,轰隆作响的主厂房,高50米,长129米,宽70米,比一个足球场还要大,比十五六层的楼房还要高。如今,烟囱下面逐级上升的屋顶、巨大的分离器、简洁单纯的表皮,仍保留了强烈的工业时代特征。

老电厂工业外壳下包裹了未来城市想象。刚进入的沉浸式空间里,是来自科幻电影的视觉冲击:1927年的《大都会》,以表现主义手法描绘了未来地上和地下两重城市:摩天大楼相互纠结,高架列车和飞行器穿梭往复,表现高高在上的人们快活优裕的生活。而工人们的地下,则到处是巨型机器的闪光和暗影,坟墓一般的建筑,繁忙中的死寂——两重世界都没有街道,没有自然景观,没有记忆,这是20世纪初对未来的一瞥,却可以发现很多现实的影子。《逃出克隆岛》描绘了当代城市的未来版本,紧邻克隆人居住的岛屿——雀屏中选来到这里是个阴谋,亚特兰蒂斯式的理想岛屿是不存在的。《攻壳特工队》中的城市是一个巨大的电子数据网,里面正在进行着电脑战争。《诸神混乱》则由现代结构和神话建筑组成的舞台见证了一个由神统治的世界。大屏幕影像投射到四周的镜面上,镜面再反射回来,多重空间让人如梦似幻。大多数游客匆匆而过,或许“昨日之梦”中的未来太颠覆了。

“在当前的城市,就可以找到未来的影子。”城市未来馆布展负责人卡门·布埃诺(Carmen Bueno)告诉本刊本刊记者,“科幻电影里的未来城市想象大多是批判性的,但这正是对现代人的启示。

与其说未来城市是现代都市生活的反面,不如说它是都市生活的镜像;当人们以为那里是法外之地、安全乐土和置身于资本、种族、国家纠纷之外的伊甸园时,也许,隐患才刚刚开始。”

建设中……一排由毛竹排列组成的脚手架和灯光昏暗的台阶,乍看之下以为是馆内未完工留下的痕迹。旁边倾斜着“建设中”三个大字,才发现这是一个模拟城市建设工地的景象,提示人类对未来城市的建设永远处在“进行时”,永远行进在未来的路途中。过去、现在和未来只是历史时空中的一个个台阶。

高高的行车和轨道下,悬挂着一组大型雕塑,灯光勾勒出一座城市的剪影,像是著名的浦东天际线,也可以想象成其他任何一座大都市。两面白墙上高低错落、堆积簇拥的巨大黑影让人觉得窒息,走近看,被灯光照射的实体“城市”其实是由冰箱、电视、电脑键盘、汽车零件、窗户、房门等组成,都是一些城市特征物品的垃圾。俞力说,城市的碎片拼成艺术的形象,显示了当代人物质生活的丰富与繁杂,也隐含了对现代生活的思考和疑问:在追求城市发展中,在技术和生产产生巨大成就的同时,我们也正在破坏着自身的生存空间。

或许一旦进入“未来时态”的观看语境,当年的时尚就要重新反思。“幻影城市”对面,一台陈旧、巨大的发电机沉默伫立。这是老厂房的遗留物,斑驳的机身叙述着曾经的辉煌,让人回味当时的城市之光。

老电厂自身也是一个由过去带入到现在,再到未来的样本。对章明来说,首先是要保留工业记忆,又在功能上符合现代展示空间的需求。章明去踏勘时,那个在电厂里干了一辈子的老车间主任已经平静接受了搬迁的现实,只是细细叮嘱章明,哪些部件是应该保留的,不仅是形态上好看,而且在生产上有重要价值。章明原来设想把电厂完整的产业链保留下来,输煤栈桥、磨煤机、煤漏斗、细粉分离器、锅炉、发电机……但因多种原因,栈桥、煤漏斗、锅炉等取消了,“四大金刚”细粉分离器、梯度厂房以及巨大的烟囱还保留着工业意象。厂房的形制关系延续,门的大小,窗的形状等,大致不变。为了展览需要,主厂房顶部带形长窗以上部分被简洁的玻璃体取代;打开东立面,展开了面向黄浦江的景观。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