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评论 > 正文

陆川解读《历程》:面对灾难的坚韧最伟大

2010年06月12日14:19《瞭望》新闻周刊我要评论(0)
字号:T|T

趣味世博绝版卡收集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一个国家级的文化输出,要使用什么样的语境与方式,都是值得我们进一步思考的问题,我认为这种讲述特别需要知识分子的理性”

1989年陆川18岁,这一年他在北京参加完高考,和同学一起来到北戴河的海滨,他挎着一个车胎改成的救生圈游向大海。回头张望,岸上的人已变成小黑点。

一个巨浪突然袭来,巨大冲力竟掀走了救生圈,陆川并不会游泳,不祥预感一瞬而至,陆川整个人向水下沉沦。“从高三毕业考试开始,自己18年的人生像倒带一样一幕幕地闪回……”陆川回忆,最后的镜头是头顶上洞现一个光的隧道,隧道尽头有人在喊:“陆川!陆川!”

而此时另外一个声音近在耳边,“陆川,你要活下去!”

陆川奋力挣出水面,仰躺在海面上,双臂下意识地向身体内侧划水,不想这恰好是仰泳中的划水动作,他不停地游下去,头最后撞上了挂防鲨网的浮标……路过的船只救起了陆川。

今天,年少的传奇经历已成为轻松回忆的往事,而作为青年导演的陆川,电影艺术创作中的历险、奇迹、幸存,仍使他一次次心绪难平。

他的上一部电影《南京!南京!》拍摄过程中,资金链一度断裂,电影面临夭折的风险……《南京!南京!》首映礼上,陆川目睹父亲落泪的视频,一时哽咽失声。

他的最新作品是《历程》,这部8分钟的电影是上海世博会中国国家馆的主展影片之一,不为外人所知的是:《历程》的剧本一度被推翻。其后,陆川面临主展影片另一拍摄团队的竞争压力,直至世博会开幕,陆川还不能确定《历程》是否能够上映。

奇迹再次发生了。从4月28日开始,“利好消息不断传来”,5月1日,《历程》成为中国馆的主展影片,这一天至少3万名观众在体量巨大的中国馆内观赏到三折银幕上放映的《历程》。

这天下午,陆川收到一条短信,《历程》上映,“许多人都给看哭了。”

“每个导演的每部片子都是呕心沥血的,”陆川6月7日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电影是一个非常残酷的东西。只有电影拍得好了,这个呕心沥血才是一个值得说的事情。”

《历程》的坎坷

陆川坐在自己公司的会议室里,身旁放着上海世博会中国国家馆的聘书,“影像艺术总监”是陆川最初在中国馆的职务。2008年年底,上海世博会协调局的领导询问陆川是否愿意担任中国馆主展影片的导演,陆川考虑后接受了任务。

“但是我得说,我彻底低估了这件事的难度。”陆川告诉本刊记者。2009年10月初,陆川不再是主展影片的唯一导演,他面对来自上海的拍摄团队的竞争与最终可能被淘汰的压力。

《瞭望》:据说很多人把《和谐中国》和你导演的影片《历程》搞混了?

陆川:我要在这里澄清一下,上海世博会中国国家馆在49平方米展厅有两部片子交替放映。一部是我拍摄的《历程》,另一部是郑大圣导演的《和谐中国》。很多人把《和谐中国》和我执导的影片搞混了,我在微博中也澄清过这一点。

《瞭望》:直到4月27日,影片还在进行修改。甚至在5月1日开园仪式前,你还不确定这部影片是否能上映。请谈谈其中的过程。

陆川:4月20日,还有两个动画镜头没做完,开着天窗呢。如果最后这两个镜头不完成,就等于把影片的生存权交出去(另一部备选影片已完成),4月28日才最后做完。5月初的时候我们还在修改,把汶川新貌部分加长,事实上5月上旬才完成最后一个版本的修改。

《瞭望》: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陆川:2009年6月以前,我们的团队作了一套完整的创意。我觉得世博会不仅仅是中国成绩的一个展现,而且是人类梦想的一个舞台。中国要向世界展现什么?是展现力量与成绩,还是展示我们的善意,以及我们未来对地球的责任?在我看来,要跳出既有的思路,中国人表述的梦想应该和全人类的梦想逐渐交融。

很幸运这个方案通过了。从2009年6月开始筹拍,到2009年9月份,我们已经准备开机。9月底突然接到通知,已确定的拍摄方案被推翻,要求新的方案实实在在地反映改革开放30年的进程。

《瞭望》:这之后,你参与了持续半年以上时间的“比稿”?

陆川:“比稿”的意思是你不再是这一影片确认的导演了,再回到上海,出现了5个团队共同竞争的态势。

这件事情让我们整个团队纠结了一段时间,其间一部分人员要解散,一部分合同要终止,已租赁的器材要退还。这时,我偶然看到了上海团队的剧本,发现他们回到传统宣传片的路子上去了。我思考后对团队成员们说,我们得坚持。

我们宁可拿出一个好的创意,然后被评价为:“对不起,你这个创意不适合国家馆。”我们决定即使站着被人轰走,也不能躺着自杀。坚持下去就意味着我们的表述还有一线机会。这一期间,中国国家馆的布展总设计师潘公凯教授以及世博局的领导非常支持我们。他们希望我们能够坚持下来。

《瞭望》:“比稿”的过程也是不平坦的?

陆川:从2009年9月底开始比稿,然后一轮一轮比下去。每次我们排名都在后面,但是都幸存了下来,因为每次只要淘汰一名。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最后。到2009年12月底的时候,对手只剩下一家了,我们一直坚持下来了。

《瞭望》:何时出现了“转机”?

陆川:一些领导人认可了我们的思路,也因此片子迎来了转机。最后一次审片,导演不能留在现场,在这之前世博局领导给我打电话说,如果选不上别有什么想法。我在机房里一直等待,放映后传来了好消息,主审的领导鼓掌了。

后来听说一位退休的国家领导人看了片子后说:国家是人民的国家,城市是人民建起来的城市,这个片子就在说这件事情。5月1日以后,这个片子成为中国馆的主展影片之一。

《瞭望》:你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影片没能做到100分。这么说,你对影片不是很满意?

陆川:如果给自己的这部影片打分,算上时间因素,我打80分,因为短时间内做出来确实不容易;如果单纯就影片评价,我觉得是刚及格。比如“CG”制作(“CG”是计算机图形ComputerGraphics的缩写)方面是个遗憾。如果有更多的时间,一定会在品质上有一个大幅度的提升。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