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各界新闻 > 正文

城市足迹馆设计团队负责人:通过历史看未来

2010年06月29日11:02解放日报龚丹韵/魏劭农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传照片赢佳能550D单反 | 护照爽快盖戳痛快拿Q币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创意有很多深刻的问题。它不是一时兴起的,而是文化学习与深入思考,通过很长时间的酝酿,才能在某一个时刻表达出来。灵光乍现的背后,是长时间的文化积淀和思想积累。

●归根到底,艺术创作是与生活方式融为一体的。如果我们对生活的基本态度就是功利的,那么最后做出来的文化设计,必然也是功利、直白,缺乏艺术想象的空间。

●主持人:本报记者 龚丹韵

●嘉 宾:魏劭农 (华东师范大学设计学院院长,上海世博会城市足迹馆设计团队负责人)

龚丹韵:本届世博会的场馆,都不约而同以LED等多媒体声光效果为主打,“又会放什么片子? ”成了游客的口头禅。您对如此之多的多媒体手段怎么看?

魏劭农:多媒体确实在此次世博会上很受偏爱,这是一种发展趋势。一方面由于技术进步,多媒体制作成本大幅度下降;另一方面从展示效果看,视频类的东西总是比较能快速奏效。如果采取空间设计、实物设计的手段,需要长时间的策划,花费相当多的时间和成本,对比之下,多媒体技术制作更方便,效率更高,成本更低。再者,观众接受信息是比较直觉式的,在大型展会上,多媒体确实有一定优势,能够吸引人。此外,每届世博会总难免有小部分场馆来不及完工,空白墙面只剩下两种办法:一种是喷绘彩图,一种是多媒体。显然大多数会选择后者。

但是多媒体真要用好并不容易,不是放一块屏幕就行了。好的多媒体,是与空间设计、实物展示相互配合的。西班牙馆设计了一个岩洞,当多媒体表演时,和空间的关系非常吻合,神秘感和惊喜的氛围立即散发出来。意大利馆二楼的多媒体设计也同样如此。这些要素缺一不可,才能真正体现出多媒体效果。

龚丹韵:如何通过视觉语言,表达好一种文化理念,历来是我们的老大难。真的只是因为好创意稀缺吗?

魏劭农:每到这时候,提得最多的是创意,其实创意有很多深刻的问题。它不是一时兴起的,而是文化学习与深入思考,通过很长时间的酝酿,才能在某一个时刻表达出来。灵光乍现的背后,是长时间的文化积淀和思想积累。很多时候,表面看是没想法,其实是给予想法的时间和空间还不够,文化演绎的深度必然达不到。

龚丹韵:日本产业馆里的尤妮佳宣传片,是以二胡的配乐、线条的动画、手工纸的艺术,演绎人类生老病死、生生不息,令人倍感温馨,这是一种与产品本身没有直接关系的审美表达。我们在制作广告的时候,是不是因为思维太直接,导致缺乏美感?

魏劭农:日本非常善于学习,唐朝时学习中国,20世纪时学习美国。前者是古典艺术的巅峰,后者是当代艺术的集大成者,结合在一起,审美效果当然很好。所以不难发现,日本在文化产业上的优势是全方位的,音乐、动画、影视,几乎一网打尽。

我们的情况不同,五千年的文化积淀,需要摸索自己的一套现代文化表达之路。中国最好的古典艺术之一诗歌,美就美在留下很多想象的空间。广告传播,主要还是看对象以什么样的习惯去吸收信息。有些地方习惯用艺术眼光解读广告,这样的市场比较容易催生艺术片,而我们观众的思维方式现在不是这样,比较习惯直白,比如洗衣粉广告,主要是把功能介绍清楚。再加上创作状态如果比较浮躁,各方面压缩得很紧,想象力受到束缚,做出来的东西就容易老套。

龚丹韵:您觉得年轻人在哪些方面的积累不够?

魏劭农:首先是生活和体验的积累不够。比如说冲洗照片。我们在教学中仍然保留了传统的暗房技术训练,结果很多人说现在用ps软件就可以了,何必呢?其实让学生自己冲印照片,是对摄影很重要的体验,没有这样的积累,拍摄时的眼光会有局限。所有人从电脑中获得的是同一个答案,那正是因为数据框架已经事先规定死了,如果你要做出一点比别人高明的创意,必须要有数据之外的生活积累。很多东西,年轻人都来不及体验,就把它们放过了。其实人生更需要在某个时候、某个地方驻足思考,才会有所积累,有所想象。

又比如说情诗,往往表达思念之情,为什么思念?因为见不到面。现在坐飞机就到了,实在不行还能网聊、发邮件,非常方便,何来写诗的激情?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千篇一律,大家都采取了同一个态度同一种方法,所以设计出来的东西千篇一律,也就不奇怪了。

第二是文化视野、知识选择的积累不够。现代人获得信息太容易了,以为那些就是真实。其实文化视野是一个更广阔的天地。文化的培养不是一朝一夕,一个人要见多识广,才会对作品的好坏有基本的判断,这也需要时间和历练。

第三是创作经验的积累不够。这种经验,包括技术、流程和管理。光有灵感不行,执行的智慧也很关键。

归根到底,艺术创作是与生活方式融为一体的。如果我们对生活的基本态度就是功利的,那么最后做出来的文化设计,必然也是功利、直白,缺乏艺术想象的空间。

龚丹韵:人们一直期待在世博会上体验新奇的高科技。城市足迹馆却以展示文物历史为主,成了各大展馆中的另类,您作为设计者是怎么考虑的?

魏劭农:世博会是面向未来的。足迹馆当然不可能游离主题,如果人家展示高科技,你展示老古董,那就没有意义了。所以我的想法是,通过看历史来看未来,文物历史的呈现,不仅仅是历史的纪念碑。西方的历史观是演进式、进化式的,而东方文化中讲求的是“轮回”,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循环往复。所以城市的生命也是轮回的。当我们用轮回的眼光看过去时,同样也能够从中看到城市的未来。

比如说中国文化有两种特性:一是有始终不变的东西,一是有始终在变的东西。当我们演绎中国700年城市史时,特意选了三张画:清明上河图、南都繁绘图、姑苏繁华图。这三张画都是在长卷上徐徐展开城市生活,有种一层不变的东西。但是每张画的每个生活细节又都在变化,都有新的创造。从这样的展示中,可以感受到中国城市发展与城市文明的脉络。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