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探宝 > 正文

日本馆国宝屏风与中国古代绘画的半生缘

2010年07月01日21:47腾讯世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传照片赢佳能550D单反 | 护照爽快盖戳痛快拿Q币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日本馆国宝屏风与中国古代绘画的半生缘

绘有“风神”的屏风

热门展馆先睹为快:

沙特馆新西兰馆意大利馆英国馆山东馆

点击查看>>>2010年上海世博日本馆专题

点击查看>>>攻略:“觅宝”世博园

屏风,古时建筑物内部挡风用的一种家具,所谓“屏其风也”。屏风的历史由来已久,作为传统家具的重要组成部分,起到了分隔、美化、挡风、协调等作用。它与古典家具相互辉映,相得益彰,浑然一体,成为家居装饰不可分割的整体,呈现出一种和谐之美与宁静之美。

乘坐日本馆内的电梯,或许您还沉浸在头顶上方别具风情、浑然一体的浮世绘,孰料转眼间,一座座精美的日式屏风豁然映入眼帘。

日本屏风画源于中国古代唐朝,由于受唐代绘画的影响极深故而形成“唐绘”。此时期的日本屏风画大都以模仿为主,无论在题材还是在形式上,都是用唐代绘画的传统形式来表现日本的风物和日本人的精神风貌。在唐画的影响下,日本很快出现了美术史的辉煌期。日本屏风画在“唐绘”以后尽管有很大的变异和发展,但仍留下了中国绘画的烙印。

作为日本的“缀”计划,即文化遗产保护计划,此次日本馆方选送了高精度复制的三幅国宝级作品,分别是《风神雷神图屏风》、《四季花鸟图屏风》和《老梅图隔扇》。其中,《四季花鸟图屏风》的作者,还与中国有一段颇深的渊源。

从2007年起,佳能就开始实施“文化遗产保护计划”的一部分:通过使用数码单反相机对文化遗产进行分割拍摄,再使用宽幅打印机进行打印,从而忠实再现原物色彩。

今后,此项技术可以精密复制流失海外的文化遗产。人们能有机会长时间、近距离地欣赏那些原本因受损严重而无缘相见的藏品。

雪舟与他的《四季花鸟图屏风》

雪舟(1420~1506),名等杨,又称雪舟等杨。这位画家,一生经历可谓丰富而神奇,且与中国颇有渊源。

一四二○年生于备中国、赤滨村的雪舟,曾入相国寺为僧。来到相国寺后,雪舟一开始无法立即成为周文禅师的弟子。起初,他只是日慎一日地束身修行。闲暇时,再一昧地临摹南宋李唐、夏珪、玉涧、牧溪、马远、梁楷等禅画大师的作品。我们不难猜想,就算是周文禅师允许他在画室帮忙磨墨,雪舟也只能聚精会神盯着师傅手中的毛笔,暗地揣摩如何把笔而已。

如此,三十多年过去了。雪舟在相国寺的地位并不高,是六等级中排行第四的“知客”僧。知客,是接待员。四十四岁那年,雪舟离开了相国寺。一旦离开相国寺,便表示将永远放弃升官机会,也远离中央研究机关。

或许,雪舟根本不在乎官位。不惑之年过后,他的梦想,是能渡海到明国亲自目睹牧溪等大画家所画的灵山秀水。于是通过关系,这一年冬季,雪舟来到周防国(山口县)。

周防国的守护大名是大内政弘,不但学问渊博,艺术造诣也很高。大内当然已久仰雪舟在京都的作画声誉,极为欢迎雪舟,还打算在天花山山麓建造宅邸给雪舟住。不过,雪舟拒绝了,只要求一栋能让他作画的茅舍。茅舍筑成后,雪舟将其取名为“云谷庵”。

大内拥有与明国之间的贸易权,九州岛的博德港也是辖地之一,因此,明国文物与艺术品皆可以直接传入山口。接触到这些东西,更令雪舟心动神驰,每天梦想着能够渡海到明国。 一四六七年,雪舟四十七岁。这一年,室町幕府、大内、细川连手筹划了三艘贸易船,打算出发到明国。幕府使节以正使天与清启为首,一行人搭乘幕府准备的船;细川家是幕府重臣;大内的船,则是以幕府副使桂庵玄树为首,同行者是相国寺禅僧、商人等。桂庵玄树是山口僧人,也是雪舟友人,而相国寺禅僧中,也有不少雪舟过去的同伴,理所当然,雪舟搭上了大内的船。

三月,遣明船浩浩荡荡地自博德港出发,一路朝明国前进。三艘船内都装载了众多日本盔甲、日本刀、扇、漆器、马匹、屏风、铜、硫磺、砂金等。这些物品,美其名是“进贡”品,实则是贸易商品。贸易船归国时,再从明国带回生丝、锦缎、药材、香料、画、佛具、铜钱等。

雪舟到明国的目的不是通商。在这数百遣明贸易商中,他算是唯一搭便船者。一个月后,雪舟所搭的船,平安抵达浙江省宁波港。雪舟在宁波滞留了约一年,到处留下足迹。这一年,他不但在宁波府(鄞县)与当时的文人雅士、官员等结下亲交,更在禅宗五山之一的太白山天童寺得到“天童寺禅班第一座”(禅堂首座)的名誉,这是天童寺第七十二代住持、无传嗣禅师赠予雪舟的称号。

某天,众多文人请求雪舟画出“日本最美的景色”。雪舟沉思良久,终于画下自三保松原(今静冈县)仰望的富士山,并向大家说明三保松原所流传的天女羽衣传说。天女因迷恋于三保松原的景色,脱下羽衣挂在松树上,不料被某渔夫发现,为了取回羽衣,天女只得婆娑起舞,最后载歌载舞地升天。

这幅名为“富士清见寺图”的画,日后还有段有趣的小插曲。画中,三保松原附近有清见寺,还有耸立的五重塔。雪舟回到日本后,再度走访清见寺,然而,左看右看,就是没有五重塔。雪舟探询了住持,没想到住持回说,自古以来清见寺便没有五重塔。

雪舟一听,面无人色。坏了,坏了,如此一来,自己在明国所留下的画,不是会变成欺骗明国人的谎言吗?明国也有不少人曾到日本来,这些人之间,必定也有曾游观三保松原的人,若是他们有机会看到那幅画,不但自己会蒙羞,也会成为国耻。事到如今,自己又无法再度到明国重新画一幅正确的画……

雪舟挖空心思,最后想到一个主意:干脆捐献一座五重塔给清见寺。一年后,五重塔竣工了,三保松原仰望富士山的实际景色,终于与“富士清见寺图”相符。遗憾的是,这座五重塔于江户时代烧毁了。

一四六九年二月,雪舟告别了北京,踏上归途。这时,京都与大阪均因战乱而成为焦土,雪舟只好在九州岛府内国(大分县)开办了“天开图画楼”画室。直至一四八六年回周防国“云谷庵”之前,他都将精力放在云游诸国之上,透过在明国寻山问水的经历,痛切感受到岛国与大陆山水风物的迥异,继而研发出倭国独特风格的山水画。

某日,周防国守护大名大内义兴(大内政弘之子)派来使者,说:“从明国回来的贸易船,带回一幅杰作,因为没有落款,城主请您立刻进城鉴别。”雪舟随使者进城后,一看,情不自禁大叫:“这是我在明国留下的画,落款应该是‘日本禅人等杨’……”

城主不相信,怒发冲冠。正是这宗事件令雪舟再度离开周防国,到处出游。八十六岁那年,雪舟于石见国(岛根县)吉田村东光寺溘然长逝。而在同一时期,大内义兴命人补修那幅花了大钞自明国购回来的“名画”,赫然出现了“日本禅人等杨”的落款。

日本国宝《风神雷神图》

《风神雷神图》是表屋宗达至高的代表作,被定为国宝,原作收藏于京都建仁寺。表屋宗达,为日本17~18世纪的装饰画派代表画家之一。提到表屋宗达,就不得不提到尾形光琳。

装饰画派,本阿弥光悦为思想奠基者,表屋宗达为开创者,尾形光琳为集大成者。这一画派追求纯日本趣味的装饰美,在日本美术史上占有重要位置。它的影响波及到日本绘画和工艺美术,特别是在染织、漆器、陶瓷等方面。其装饰意匠被采用在与人民生活有关的各领域,对近现代日本民族审美意识产生较大作用。

宗达出身于京都一个富商家庭,应其经营扇面画,色纸,卷物的商号《裱屋》而得此姓。因他当时所处的环境极佳,又身在京都,文化氛围相当良好。置身于此,又受到前辈光悦美学思想的影响与启示,宗达将绘画带进一个更高境界。

日本人对自然界诸神的崇拜,是有着历史传统的。《风神雷神图》是2曲1双屏风,以广阔的天界为背景,生动的描绘了两个神。宗达融会了历代描绘这两个神的长处,从《北野天神缘起绘卷》中的闪电神得到启发,从而使两个神的气势和宁静的装饰效果取得和谐的统一,并以独特的空间感和色彩紧密的构成画。

其后,同样出身富家的尾形光琳为了光大宗达画风而努力着,使这一画派在日本获得巩固的地位。

日本屏风绘画艺术,带着很明显的中国古代绘画风格与痕迹。从唯唐是仿到独具一格,日本屏风画播下的是中国优良的种子,开出的却是世人瞩目的日本之“花”。我们在欣赏的同时,难免会思考,我们对传统文化,该做何等的继承、发扬与创新。

文/蒲彩

相关专题:

探宝世博专题
[责任编辑:yale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