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正文

南方周末总编辑:为读者提供读懂中国的可能

2010年07月14日16:21腾讯世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传照片赢佳能550D单反 | 免费发明信片赢大奖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南方周末总编辑:为读者提供读懂中国的可能

《南方周末》总编辑黄灿(中)、总经理荣波(右)做客腾讯

中国约有两万多种报刊,然而,仅靠发行就能够实现盈利的却不常见,《南方周末》便是其中之一。《南方周末》毋庸置疑深受广大读者的厚爱。办报26年来对高品质新闻报道的坚守,也使其成为众多媒体同仁的榜样。如今新媒体时代的到来会给传统纸媒带来哪些冲击?持续半年的世博报道又如何才能精彩不断?敬请关注本期《骆新六点半》。

以下是节目精彩文字实录:

主持人 骆新: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由招商银行特约为您播出的《骆新六点半》。今天我在世博园区的演播室要采访两位嘉宾,他们都是来自于《南方周末》的,一位是《南方周末》的总编辑黄灿先生,你好,黄总!

黄灿:你好!

主持人 骆新:还有一位是《南方周末》的总经理荣波先生,你好!

荣波:你好!

主持人 骆新:今天之所以能够在世博园区采访二位也是机缘巧合,正好《南方周末》会同中粮集团和上海世博的法国馆(网上法国馆)举办了一个“城市符号”的中法论坛。我知道好像在此之前《南方周末》也曾经关注过法国,关注过巴黎,是不是《南方周末》对巴黎这个城市情有独钟呢?

荣波我来讲一下,《南方周末》从我们的文化版来讲,在中国的采编的质量上是非常稳定的,而且在业内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另外,《南方周末》当时在世博的时候做过一个特刊“行走整个欧洲”,巴黎是重要的一站。另外,巴黎很多城市的建设有很好的借鉴意义,包括巴黎的地下管道都能通车,这个和中国现在的城市建设非常有差距。包括我们今天和法国馆做的这个活动也是想说“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是一个正在进行时,目前的城市可能还没有让生活更美好,但是我们向往未来,通过科技创新真正实现让生活更美好。

凝聚读者的力量 在这里读懂中国

主持人 骆新:所以巴黎是我们应该聚焦的一个城市。我们也知道《南方周末》做了这么多年,在搞传媒的圈子里面一提起《南周》我们都心怀尊敬。我们还有一个口号叫“在这里读懂中国”,有人说《南周》凭什么这样做?就凭你们的价值观就能读懂中国吗?是不是这个话有点狂了?

黄灿:这个是大家的一种误解,我们提出这样一种口号是希望做到,在这里给大家提供一个读懂中国的可能,这是我们一个努力的方向,这是我们一种自我的要求和鞭策。我们不能保证每个读者都能够在我们这里读懂中国,但是我们会为此不懈努力,我想这是我们办报的原始的动力。

主持人 骆新:其实《南周》在周报当中可能算是中国形成纯新闻化最早的,现在十几年已经过去了,您觉得《南方周末》和十几年前的报纸相比它的最大的变化在哪里?哪些东西没有变?哪些东西是你们着力在改变的?

黄灿:我们的价值追求没有变化,如果说有变化就是我们新闻操作的手法比以前更加成熟了,还有我们队伍的素质比以前有了更大的提升。我们通过新闻报道社会,推动时代进步这样一种追求,在这方面我们更加自觉、更加有责任感,在这方面我们的这种努力可以说比我们过去更体现出了一种自觉。

主持人 骆新:到今天为止我还记得《南周》曾经有一篇社论,叫“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而且我记得后面还有一句话是“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这几乎成了我们很多媒体人的一种自我鞭策的动力。

但是我们也在关注《南周》究竟要把这个东西传递给谁?有人说这是一个针对高级知识分子的报纸?但是我也接触过很多一般的层次不是很高的人,每周《南周》出报纸,他们也愿意去买,我发现甚至还有一些农民工兄弟他们也愿意看你们的报道,如果把这个报纸做一个定位的话,《南周》究竟是做给谁看的?

黄灿:从我们的愿望来看,当然希望我们的报纸有更多的读者来读我们的报纸,越多越好。但是我们对我们自己提出了一个比较高的要求,我们希望我们的报道能够展现我们的深度,对新闻的披露能够做到既深入又权威,能够让人家真正在读了我们的新闻之后,对一个事件、对一个人物有一个全面深入的了解,而这些报道的集合我们希望能够达到我们提出来的口号,能够在这里读懂中国。当然这是我们不懈的追求,当然我说了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但是我们会向着这个方向不懈的努力。由于我们这样高标准地要求我们自己,因此可能会导致接受我们这个报纸的读者是比较高端的,我们也希望凝聚这些读者的力量,进而能够使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和谐,能够推动我们国家的进步。这是我们一个主观的愿望。

主持人 骆新:作为总编辑来说,如果您要盘点《南周》这十几年的历程,您觉得《南周》究竟在哪些方面帮助中国在这个转型期,在制度建设上、法制建设上或者是在人文关怀上曾经出过一篇比较有份量的报道吗?

黄灿:这个报道是有很多的了,因为从《南周》的历史上来看有非常多优秀的报道,比如说“飞索求学”的报道,这个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

荣波:被拍成了电影。燃烛行动、代课老师体现了我们社会的责任。这方面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主持人 骆新:但是我们想知道凭什么《南周》记者就会发现这样的故事,像“飞索求学”这么偏远的地方,可能很多媒体都到这样的地方拍,但是很少有人能进到这个地方,《南周》记者从哪里得到的这个信息?

黄灿:我想从《南周》记者的职业操守来说,他们有这样一种精神不畏艰辛去挖掘新闻线索,去采访新闻,把有价值的新闻报道出来,通过他们的笔能够展现给读者。我想我们的工作人员他们有极高的新闻理想和新闻抱负的,也有很强的职业操守,因此他们能在报道上做得比较出色,能够为广大的读者喜欢。我想这个是最主要的原因。

深层次的挖掘 最成熟冷静的报道

主持人 骆新: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比如说前年的例子,当时“重庆钉子户”事件发生以后,这是我第一次开始全方位审视《南周》的价值观,因为当时“重庆钉子户”出来以后,全国所有的媒体几乎都到了现场去,当时我们也在期待,比如说《南周》会不会有相应的反应?南方报业集团、《南方都市报》他们会如何报道?但是当我们看到很多记者都已经走了,不再报道这件事的时候,《南周》竟然拿出四个版还是几个版全景式的扫描这件事,我想可能作为周报而言可能需要这样的方式展现新闻事件,这个事让我感受特别深刻。

当我们还在进行一个个采访的时候,比如说重庆的吴平,《南周》既然可以采访到关于这件事方方面面的人,大量的人物都可以采访到,并且可以立体地展现事情的全貌。这样的展示会不会本身就失去了新闻的时效?这个事情几乎尘埃落定了,你才出来这样一份报道,为什么呢?

黄灿:我想这是根据我们周报的特点决定的,因为我们相对的出版周期比较长,不可能像日报,也更不可能像网络那样在第一时间就披露一件新闻事件。我们要做的是在这个新闻事件出来以后,我们要通过我们的报道把这个事情挖掘得更深入,这个新闻事件背后的故事以及它的影响,它会带来什么样的启示,诸如此类的一些深层次报道的挖掘,我们要做的是这个工作,因此我们呈现出来的新闻产品和别人就不一样。这也是我们作为一个周报所必然要走的一条路,也是我们的一个价值追求,也是我们的一个核心竞争力。

主持人 骆新:《南周》还有一个特征,我发现它在报道一件事的笔触上它的情绪化并不像很多媒体那么强烈,可是我们看前几年《南方周末》的时候,它还有一些情绪化的东西体现出来,现在我发现《南周》越来越走向一种平和,用一种很平静、很冷的眼光看问题。二位都是做媒体的,你们觉得媒体应该是有热度还是保持相应的冷?

黄灿:我想该冷就冷,该热就热。刚才您提到的这种现象,我想它体现了《南方周末》走向成熟的标志,我们要有很强的关怀,我们要秉持爱心、正义、良知这样的理念,同时这种爱心它不应该是一种妇人之仁,它应该是一种“大爱”,是对国家、对民族、对社会的一种“大爱”,而且也不能逞匹夫之勇,我们要有勇气报道,但是我们不能逞匹夫之勇,我们要通过我们的大脑去思考、去分析,去给读者解读这个社会现象,还是回到那句话,希望通过我们的笔能够让大家真正了解中国、读懂中国,但是还是那句话,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这是我们的价值追求。

主持人 骆新:我们做媒体的人一提起《南周》还本能地想起一个词就是:胆大。说《南周》很多报道的视角,包括它对事情的把握,包括它追踪热点事件的胆子可能要超过其他的媒体,用“胆大”这两个字来形容《南方周末》合适吗?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