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探宝 > 正文

长信宫灯客居世博 穿越两千年追忆深宫往事

2010年07月15日22:07腾讯世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传照片赢佳能550D单反 | 免费发明信片赢大奖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长信宫灯客居世博 穿越两千年追忆深宫往事

河北馆(网上河北馆)内展示的长信宫灯复制品

腾讯世博媒体联盟前方报道 上海世博会河北馆内,静静安放着一尊青铜宫灯。宛如执灯宫女的造型,让有心人一眼认出它不凡的身份——这是迄今出土的汉代灯具之最,长信宫灯。其结构之复杂、设计之精巧、形象之优美,为它赢得了“中华第一灯”的美誉。即使在卧虎藏龙、珍宝迭出的省区市馆内也不遑多让。

在河北馆内展出的,是出土于西汉古墓的长信宫灯的复制品。尽管如此,这件完全按古代工艺仿制、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复制品,依然能够让游客触摸到两千年前的厚重历史。那些于历史幽光中忽明忽暗的古老往事,也得以一一浮现,娓娓道来。

2000多年前的“环保灯具”

“镇馆之宝”长信宫灯,被放置在河北馆第一个展厅最醒目的地方。尽管此次造访世博的只是复制品,真品依然留在河北省博物馆,但其精巧的做工造型,以及斑驳的鎏金表层,堪称形神具备,也足以让人遥想两千年前西汉皇室生活的奢华考究。

长信宫灯由青铜铸造,高48厘米。其外形是一位眉清目秀的年轻宫女,身着曲裾深衣,发髻上戴着头巾。宫女跪地,左手执灯,宽大的右袖成为自然的灯罩。她的头略向前倾,神情专注而恭敬,姿态拘谨而不失曼妙。乍一看宛如人俑雕塑,而不是一盏青铜灯具。

既然贵为“中华第一灯”,长信宫灯可不仅仅只有美貌。其最神奇之处,就是宫女罩住灯座的“长袖”,它让宫女中空的身体与灯座连成一体,形成天然的“烟道”。由于汉代照明所燃的大多是动物脂肪,烟尘较浓。长信宫灯的独特造型,让烟尘能顺着右臂“烟道”进入宫女体内,中空的体内注入清水,能起到过滤净化的作用,堪称一盏古老的“环保灯”。

考古学家“妙手回春”

汉代灯具分等级,平民百姓用陶制或瓷制灯具,而皇室贵族多用铜制或玉制灯具。由青铜铸造的长信宫灯自然出身不菲。1968年,考古学家在河北满城的一座古墓的后室里发现了长信宫灯,一同出土的还有仅皇帝和王公贵族才能享用的陪葬品——金缕玉衣。经鉴定,这座古墓属于汉武帝的胞兄——中山靖王刘胜。

2000多年来,长信宫灯一直长眠在刘胜妻子窦绾的墓室中。而被考古学家发现的时候,它已经成为一堆残破的部件。窦绾的墓室从来没有盗墓贼光顾,却因为太过古老而崩塌,压坏了原本放在室中案几上的长信宫灯。考古学家经过反复研究摸索,把这些零碎部件拼接在一起,精美绝伦的长信宫灯得以重见天日。

这场劫难反倒让长信宫灯的结构真相大白。汉代的能工巧匠用青铜分别铸成宫女的头部、身躯、右臂以及灯座、灯盘等部件,再组装在一起。这让宫灯结构更为精巧,灯盘可以转动,灯罩可以开合,以调节亮度和光照方向,也便于拆卸和清洗。

追溯最初的归属

长信宫灯在地下的这两千多年漫长岁月,远不如它曾在人世的那短短不过百年的时光跌宕起伏。它曾经辗转多人之手,沉默地旁观一幕幕血光杀戮,一段段悲欢离合,最后不过幻化成65字的铭文,轻描淡写地记录着长信宫灯曾经的归属。

铭文中最常见的,是“阳信家”、“长信宫”、“内者”、“尚浴”几处。其中“阳信家”的字样有6处,字迹工整清晰,余者大多潦草浅淡,显然是不同时段铭刻的。据考古学家推测,“阳信家”,应该是长信宫灯的第一个主人。

“阳信家”到底是谁?有人推测是汉武帝的姐姐、长公主刘婧。刘婧是历史上的传奇人物,先嫁给平阳侯,又称“平阳公主”,后由汉武帝许配给大将卫青为妻。她曾封邑阳信,不过,阳信胡侯吕青、阳信夷侯刘揭和刘中意父子,都曾经是阳信的主人。经过专家考证,长信宫灯的第一个主人,应该是刘揭和刘中意父子。

见证时光深处的血与火

汉高祖刘邦立国之初,重视分封子弟,仅有的七名异姓王也几乎全部被他除去。而高祖死后,吕后专权,大肆分封吕姓为王,激起刘姓诸王的强烈反对。吕后死后,诸吕聚兵,企图发动政变,最终被刘氏王族联手消灭。

时光回溯到公元前179年,正是汉文帝元年的二月。刘揭平定外戚吕氏一族有功,受封阳信侯,国都在今天山东无棣东北。刘揭死后,传位于儿子刘中意。两代侯王的深宅高院中的某个角落,或许是长信宫灯最初的寓所。

此时,年轻的西汉王朝诞生不过数十年,却一直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外有匈奴相扰,内有外戚王侯争权,大大小小的征伐几乎从未断过。刘揭一族因内乱起,但他或许根本想象不到,自己的子嗣却也断送在内乱上。

到汉景帝三年,也就是公元前154年时,皇室的中央集权与地方王国势力的矛盾已成水火,一触即发。吴王刘濞发兵20万,串通楚、赵、胶西、胶东、菑川、济南六国的诸侯王,以“清君侧、诛晁错”的名义发动了战争,史称“七国之乱”。

10个月之后,“七国之乱”以汉景帝的胜利为结局,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而参与这场叛乱的阳信夷侯刘中意也因此获罪,被剥夺了王位。阳信侯所有的财产均被查抄,包括那盏精美的长信宫灯,一齐被没收到少府的内者,也就是内廷事务部门,划归长信尚浴使用。

坟茔中的不朽明灯

纵观整个西汉王朝,外戚一直是历史舞台上的主角之一。吕氏之后,便是窦氏登场。在汉皇城的长信宫中,曾经居住着又一位传奇女性——窦太后。窦氏是文帝之妻,景帝之母,武帝的祖母。她的名字一直未有定论,传为漪、猗房或漪房。而长信宫灯被没入内廷后,就成为窦太后宫中沐浴时的照明灯具。因此也就有了“长信尚浴”“长信宫”等铭文。

窦太后出身寒微,年少失怙。应征入宫后,被吕后指派给了代国诸侯王刘恒,深受其宠爱。平定吕氏一族叛乱后,代王刘恒成为皇帝,也就是后世所称汉文帝,窦氏旋即成为皇后。她在深宫中见证了三位皇帝的更替,文帝、景帝,直到武帝。

窦氏有十四个孙儿,中山靖王刘胜就是其中之一。他是汉武帝刘彻的胞兄,深谙七国之乱后皇帝对于诸侯王的忌惮,因此不理政事,一味沉迷酒色。据说,他生了120多个儿子,甚至后来刘备要寻根觅祖,也声称自己是刘胜之后。

刘胜的王后也来自窦家,闺名窦绾。她不仅是窦太后的孙媳妇,据考证还与窦太后有着血缘关系,可谓亲上加亲,想必也深得老太太的喜爱。于是,在后宫浴室的蒸腾水汽中不知停驻了多少年的长信宫灯,作为窦太后送给窦绾的礼物,来到了中山靖王的王府中。

在窦绾余下的人生中,无数个或温暖或寂寥的夜里,一直有长信宫灯燃起幽幽光亮,陪伴左右。毋庸置疑,这盏美丽的宫灯一定是窦绾的心头珍宝,以至于在她死后,仍然要把长信宫灯带进坟墓,在没有尽头的恒久黑暗中,为她点一盏明灯。

遥望数千年后的世博园

2000多年的岁月,不过弹指一挥间。上海世博会河北馆迎来了长信宫灯的复制品,代替“中华第一灯”,向这个光怪陆离的新世界投去悠长而神秘的一瞥。

河北馆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复制品本身就是不可多得的珍品。为了从河北省博物馆借出长信宫灯的复制品来沪展出,还特地押了50万元。“当然,如果是真品的话,那押金的数目就是我们不能想象的了。”

来来往往的游客,都会在解说员的带领下,举起相机,记录下这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品味一盏宫灯背后蕴藏的深厚文化和燕赵风骨。曾经有多少人在它面前来来去去,而执灯的宫女依然低眉敛容,兢兢业业地托举着手中灯盏,全然无视数千年的浩瀚时光。(文/图 衣薇)

腾讯世博媒体联盟独家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专题:

探宝世博专题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