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探宝 > 正文

法国6幅名画首聚世博 近距离感受艺术魅力

2010年07月18日14:39腾讯世博蒲彩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传照片赢佳能550D单反 | 免费发明信片赢大奖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法国6幅名画首聚世博 近距离感受艺术魅力

法国馆(网上法国馆)内展出的后印象派三大巨匠之一文森特-梵高《阿尔的舞厅》

法国6幅名画首聚世博 近距离感受艺术魅力

法国馆内19世纪法国最杰出的现实主义画家让-弗朗索瓦-米勒《晚钟》,又名《晚祷》。

热门展馆先睹为快:

沙特馆新西兰馆意大利馆英国馆山东馆

点击查看>>>2010年上海世博法国馆专题

点击查看>>>攻略:“觅宝”世博园

4月,7个大箱子,装载6幅名画和罗丹的《青铜时代》,分乘5架专机陆续抵达上海。世博会,是近距离欣赏一睹真迹容颜的绝佳机会。这些传世国宝级名画,在法国都没有同时展出过。它们是:6件画作《晚钟》(米勒)、《阳台》(马奈)、《阿尔的舞厅》(梵高)、《餐点》(高更)、《咖啡壶边的妇女》(塞尚)以及《化妆间》(博纳尔)。

考虑到各方面因素,这些画作放置在了玻璃展示橱柜中,而不是像在法国那样直接面对观众。橱柜内的温度将保持在22℃到24℃,湿度为50%,保存条件与奥赛博物馆基本相同。

这些鼎鼎大名的画家之间,曾有着千丝万缕却又错综复杂的关系。

现实主义画家米勒

让·弗朗索瓦·米勒Jean-Francois Millet (1814-1875年),出生在诺曼底省的一个农民家庭,青年时代种过田。23岁时到巴黎师从于画家德拉罗什,画室里的同学都瞧不起他,说他是“土气的山里人”。老师也看不惯他,常斥责他:“你似乎全知道,但又全不知道。”

这位乡下来的年轻人实在厌恶巴黎,说这个城市简直就是杂乱荒芜的大沙漠,只有卢浮宫才是艺术的“绿洲”。当他走进卢浮宫的大厅时惊喜地说:“我好像不知不觉地来到一个艺术王国,这里的一切使我的幻想变成了现实。”

米勒在巴黎贫困潦倒,亡妻的打击和穷困压得他透不过气来。为了生存,他用素描去换鞋子穿,用油画去换床睡觉,还曾为接生婆画招牌去换点钱,为了迎合资产者的感官刺激,他还画过庸俗低级的裸女。有一次他听到人们议论他说:“这就是那个除了画下流裸体、别的什么也不会画的米勒。”这使他伤透了心。从此他下决心不再迎合任何人了,坚决走自己的艺术道路。

1849年巴黎流行黑热病,他携家迁居到巴黎郊区枫丹白露附近的巴比松村,这时他已35岁。在巴比松村他结识了科罗、卢梭、特罗容等画家,在这个穷困闭塞的乡村,他一住就是27年之久。

米勒对大自然和农村生活有一种特殊的深厚感情,他早起晚归,上午在田间劳动,下午就在不大通光的小屋子里作画,他的生活异常困苦,但这并没有减弱他对艺术的酷爱和追求,他常常由于没钱买颜料就自己制造木炭条画素描。他爱生活、爱劳动、爱农民,他曾说过:“无论如何农民这个题材对于我是最合适的。” 米勒最终成为以表现农民题材而著称的现实主义画家。

此次展出的《晚钟》,又名《晚祷》,是米勒的代表作。质朴的乡村风情,田间洒满了傍晚的阳光。一切都显得寂静却又神圣肃穆。人物的虔诚之情,透过米勒的画笔,传神地表达出来。

承上启下的马奈

如果说,米勒是现实主义画家,那马奈可以说是一个承上启下的重要画家。

马奈 Edouard Manet (1832-1883年)1832年1月23日马奈出生在巴黎一个富有的家庭。他的父亲是一个法官,父母也希望他成为一个法官。16岁那年,他向父母表明了自己想成为一个画家的志向,而父亲让他报考海军学校,没被录取。后来,他作为见习水手在航行中画了大量的肖像速写和漫画。回国后,他的坚定志向终于迫使父母同意他去学习绘画。

马奈早年受过学院派的六年教育,后又研究许多历代大师的作品,他的画既有传统绘画坚实的造型,又有印象主义画派明亮、鲜艳、充满光感的色彩,可以说他是一个承上启下的重要画家。他的作品尤其是肖像画很自然地反映出了人物的性格和心理……

受到日本浮世绘及西班牙画风的影响,马奈大胆采用鲜明色彩,舍弃传统绘画的中间色调,将绘画从追求三元次立体空间的传统束缚中解放出来,朝二元次的平面创作迈出革命性的一大步。

马奈的身边聚集了一批青年先锋画家,人们称他们为“巴第诺尔帮”,是以马奈的画室以及聚会的几个咖啡馆所在的街区命名。马奈对他身边的年轻人非常照顾,时常支持生活拮据的人,莫奈就是其中的一位。但是,马奈从未参加过任何印象派画展,只在1876年象征性地通过雷诺阿出借了一幅巴齐耶的肖像画。

对马奈来说,沙龙一直是他重要的目标之一,这也是6年的学院式教育对他造成的根深蒂固的影响。1874年印象派画家举办第一次联合展览会时,马奈拒绝发表意见,以后也一直沉迷于官方沙龙的认可,尽管那曾使他遭受许多次的打击。在这场艺术运动中,马奈的态度和库尔贝并不相同,尽管他也不喜欢学院式的绘画风格,但是他从来不想成为反对派和对立面。

此次世博会展出的《阳台》,是1869年入选官方沙龙两幅作品之一,另一幅是《画室里的午餐》。《阳台》中描绘的两位女子,坐着的那位是贝尔特·莫里索,站着的是音乐家法妮·克洛,后面站着的那位男士是风景画家安托万·吉耶梅。在画面的阴影中可以隐约看到一个人影,那是马奈的儿子利昂的脸。这三位艺术家都是马奈的朋友,在画中表情显得呆板,人物之间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

亮部与暗部之间几乎没有过渡,这种强烈的对比增加了视觉感受力。该明亮且醒目的绿色阳台提高了画面前部的亮度,同时也加强了与画面后半部之间的反差。这前后部分的对比之下,画面的空间感被缩小了,人物犹如标签般贴于阳台中。

这幅在19世纪中叶完成的画作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当时资产阶级的社会生活状况。画中几个人物彼此离得很近,却没有相互交流。画面的着色和氛围的烘托让人产生一种生涩感,画面结构布局也充满意外。

后期印象派的三位巨匠:梵高、高更与塞尚

说起梵高,名气和悲剧可谓共存。生前饱受贫苦和疾病折磨,默默无闻,死后却一举成名、光芒万丈。

梵高(Vincent Willem van Gogh)(1853-1890年),出生在荷兰一个乡村牧师家庭。年轻时,他在画店里当店员,这算是他最早受的“艺术教育”。早年,梵高传过教,由于工作过于热情,被教会解雇。这对梵高来说,无疑是相当大的打击。后来,梵高转学素描。

这位有着来自母亲家族的神经病基因的荷兰画家,孤僻的个性中包藏着脆性的敏感与烈性的张力。他绝对不能与社会及群体相融;耽于放纵的思索;孤军奋战那样地在一己的世界中为所欲为。然而,没有人会关心这个在当时还毫无名气的画家的精神问题。

阿尔是梵高神经病发作的地方,奥维尔则是他疾病难耐,最后开枪自杀之处。但使人费解的是,梵高于1888年2月21日到达阿尔,12月发病,转年5月住进精神病院;一年后出院前往奥维尔,两个月后自杀。这前前后后只有两年!然而他一生中最杰出的作品却差不多都在这最后两年、最后两个地方,甚至是在精神病反反复复发作中画的。

1888年,高更终于来到这里。但现实总是破坏理想的。把两个个性极强的艺术家放在一起,就像把两匹烈马放在一起。两人很快就意见相左;跟着从生活方式到思想见解全面发生矛盾;于是天天争吵,时时酝酿着冲突,并发展到水火不容的境地。于是理想崩溃了。

潜藏在梵高身上的精神病终于发作,他要杀高更。在无法自制的狂乱中,他割下自己的耳朵。随后是高更返回巴黎,梵高陷入精神病中无以自拔。

《阿尔的舞厅》是梵高在1888年秋天与高更合作完成的画作。两位画家风格交融的特点在作品中表现得相当明显,而这也是该作的一大特点。画上体现的是在一个名叫“阿尔勒姑娘的疯狂”的舞厅举办的晚会。厅顶的黄色灯光以成对的方式,给出一种眩目的错觉。厅内人群之拥挤则通过那些形态饱满、并以深色弧线勾勒出外廓的色块来体现,由此凸现出一种富有韵律的起伏感。这在整体上将节庆之日的热闹场面和稍显压抑的气氛形成对比。

高更(Gauguin, (Eugene-Henri-)Paul,1848-1903年),出生于巴黎。父亲克罗维斯是撰写报纸专栏的自由主义激进家。母亲亚莉妮是作家佛洛拉·翠斯丹的女儿。他的绘画,初期受印象派影响,不久即放弃印象派画法,走向反印象派之路,追求东方绘画的线条、明丽色彩的装饰性。

值得一提的是,他到法国西北部突出大西洋的半岛——布尔塔纽(Bretagne),与贝纳、塞柳司尔等先知派画家一起作画,成为这个“综合主义”绘画团体的中心人物。他也到过法国南部的阿尔,与梵高共同生活两个月,但却导致梵高割耳的悲剧。

英国艺术批评家瓦尔德马·雅努茨扎克(Waldemar Januszczak)对高更的生平以及他离开法国的原因进行了研究。高更一直说他离开法国的原因是要去寻找“狂喜、平静和艺术。”但根据雅努茨扎克的研究,高更此举实际上是一次自我放逐,原因是他爱上了一个不爱他的女人。这段没有结果的爱情成就了高更,使他得以跻身20世纪最有影响的画家之列,因为他在玻利尼西亚找到了艺术灵感,画出了一批杰作。

《餐点》创作于高更到大溪地岛的最初几个月,整幅作品没有描绘当地的原住民生活,而是表现出对当地的迎合以及灵感。画面前方,通过对桌上物品大量的色彩运用以及紫色阴影营造出强烈的感官印象,对人物的处理以及画面右上角的明亮处让人想起1860年左右在巴黎兴起的铜版画。同时,对画面前方白色桌布褶皱的描绘手法也让人想起马奈和塞尚。

保罗·塞尚(Paul Cézanne,1839—1906),是印象派到立体主义派之间的重要画家。他出生于埃克斯,是祖籍皮埃蒙特的小工匠、小商人的子孙。1858年,保罗带着坚实的基础知识、完整的宗教信仰通过了文科毕业会考,并按照父亲的意愿,进入了大学法学院。

不过,他并不因此而放松在埃克斯素描学校的课程。从1856年起,强烈的兴趣爱好就已把他带向了这所学校。他虽然勤奋刻苦。多悉善感,但天赋不高。他身材矮胖,长着宽大额头和鹰钩鼻的面孔也不讨人喜欢,但他目光炯炯,动作敏捷,喜欢游泳、打猎,在原野上远游。他还醉心于音乐,在学生乐队中,他吹铜管。

1861年4月,父亲发现儿子实在没有从商的才能,加上妻子和长女玛丽的敦促,他终于带塞尚作品着低声抱怨让步了。保罗·塞尚来到巴黎。他在弗昂蒂纳街租了一间带家具的房间,在瑞士画院习画,与基约曼和毕加索交往。他靠着父亲每月寄给他的一百二十五法郎,艰难地维持着生活。

他丝毫不能适应首都的嘈杂,初期作品也远不能使自己感到满意,他也始终未能考入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原因是:“虽具色彩画家的气质,却不幸滥用颜色。”他垂头丧气地回到埃克斯,大为高兴的父亲在自己的银行中给他安排了一个职务,但保罗并未因此从事金融而牺牲画笔,仍然热情地画着。他在四大块壁板上作了滑稽的模仿画《四季》,来装饰热德布芳的厅室,并且在画上无礼地签上“安格尔”之名以作消遣。他画自画像,也为父亲作像。

虽然塞尚曾受到当时占绘画主流地位的印象派的影响,对光线照射到不同质地表面上的效果有所光住,但他始终坚持对物体结构和实体感的关注,并于1877年放弃了印象主义。塞尚早期大多以写实的手法,真实且疑难的情景作为绘画的题材。晚年画风有所改变,留下了多幅温和,光明并富含古典注意庄严气息的风景及景物画。

1888年,他到巴黎住了一年,经常会见凡高、高更、埃米尔·伯纳,但实际上,本人并不喜欢他们。最终他还是隐居在埃克斯,偶尔到枫丹白露、吉威尔尼、维希,巴黎作数日的旅游。由于患有初期糖尿病,他性情的暴燥与日俱增,莫名其妙地使自己和几位朋友,尤其是克劳德·莫奈的关系紧张起来。他既狂热,又带有疑虑地工作着。

在《咖啡壶旁的女人》中,这位并不知名的妇人很可能是塞尚家族位于埃克斯附近居所的一名佣人。采用非知名人物为原型也表明了画家的原意并非创作一幅心理层面的画像,而是研究不同人、物之间的关系及结构。

塞尚出色地实践了他的名言:“用圆柱体、球体和圆锥体来表现自然。 ”咖啡壶和杯子是圆柱体,坐着的人物呈金字塔形,门是方块体。尽管这些形状是规则的,但最终却让人感到不平衡和不稳定。尽管一些细节表现出画中人物的某些心理活动侧面(如腰带上打的结暗示细心),但对塞尚来说,衣服肖像是几个不同颜色构成的整体,既要有理性的安排,又要按照自然去处理。这种几何方式以及画家对传统透视法的随性表现方式,很快被立体画派发扬。

他一共创作了二百五十多幅油画,坚韧不拔,但还谈不上是声名遐迩,只不过为人所知而已。他的作品时而遭到国家博物馆的拒绝,时而卖出很高的价格。

成名之后,独立派画家、新的美术爱好者向他表示好感,疑心重重的孤独也使他成熟起来。他难以忍受母亲去世造成的悲伤,在作品中强烈地抒发感情,其艺术滑向了巴洛克风格。出于对母亲的孝顺,他决定卖掉德布芳,永远不再回到那里去了。这时,他最喜欢去黑城堡作画。1899年,他最后一次来到巴黎,过后,又重返埃克斯。

1906年10月15日,他在野外写生时碰上暴雨,受凉昏倒在地,一辆马车把他送回了家。忠诚的管家布雷蒙夫人马上通知他的妻儿,可他们没能赶到。10月22日,在接受了临终圣事之后,塞尚与世长辞。

迟到的印象派画家博纳尔

皮埃尔·博纳尔(1867-1947),经常被称为“迟到的印象派”,是位讴歌法式生活的画家。其笔下的女人、宠物或茶会的世界,尽管受到中产阶级的欢迎,却也遭到严厉的批判。

油画《化妆间》创作于1908年,作品展现的场景是位于巴黎歌剧院的主题为“现代”的包间,这是19世纪末非常受推崇的主题。画中站立的是加斯顿,其右手边是他的嫂子,左手边是他的妻子,后方则是他的哥哥约瑟夫。即便只是一幅定制的画作,博纳尔也没有把它当成一般习作来对待,而是加入了自己对构图以及色彩的思考。在加斯顿的两侧,博纳尔分别采用了两种对比色块。左边的明橙色使人物具有动感,而右边的暗红色则把人物完全隔离起来。画中各个人物之间没有任何眼神交流,而且透露着一种疲乏感,无不让人联想起马奈的《阳台》。

(文/蒲彩)

相关专题:

探宝世博专题
[责任编辑:yale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