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正文

世博浦西产业历史建筑的保护与再生

2010年07月19日18:01常青研究室我要评论(0)
字号:T|T

(3)江南造船厂海军司令部

在3栋历史建筑中,江南造船厂海军司令部是平面形制和立面保持最好、结构最坚固的一栋。南立面有仿希腊多立克柱式三角山花门廊仍完整留存,稍具新古典意象、横竖三段划分的立面保存很好,立面的砂浆粉饰也易于修补。砖墙与混凝土梁板组成的砖混结构几可立即投入新的功能使用。

基于对这些工业保护建筑的不同价值组成和影响保护策略的各方力量的考量,有针对性的保护与再生策略才是有效可行的。针对历史建筑的保护策略依据其目标指向大致可分为3类:保存(preservation),修复与复原(restoration)和再生(rehabilitation),不同策略对于历史建筑的特定价值的维护程度会有所不同。在具体操作上,“保存”策略指向历史信息的保全;“修复和复原”策略侧重保护对象的整体性和美学、艺术价值;“再生”则强调历史建筑应能满足当代的使用功能,应与当代的城市环境、经济运作模式和价值取向相契合。事实上,正如对历史建筑价值的解析无法做到非此即彼界限分明,在现实操作中,这3种保护策略也必然是相辅相成的。可能在一栋建筑的不同部位3种策略各有侧重;也有可能在整体的保护中,会使用多种策略综合的方式。简而言之,应根据历史建筑不同的区位、背景、价值所在、现状情况和功能需求制定具适应性的保护与再生策略。在我们讨论的3栋工业建筑遗产中:

(1)“飞机库”,作为中国第一个飞机制造厂的遗存,是最具纪念价值的。其南立面虽已面貌改变,但整体格局尚在,也有修复的确实依据。飞机库内部空间极具特色,商业功能的转换需要较强的再生手段介入。据此,我们选择了立面修缮、复原和内部再生的策略。

(2)“求新厂部办公楼”,所具备的精美的维多利亚风格和巴洛克装饰,以及特色鲜明的铸铁外廊,使其艺术价值突出。现状屋顶明显非原物,与建筑主体部分格格不入,且功能再生的要求与原初相比变化不大。据此,我们选择了立面修缮和屋顶的风格性复原或现状保存的策略。

(3)“海军司令部”,现状格局保存完好,除少量搭建需拆除外,后世没有太多更改;建筑的砖混结构状况据初步观察也尚好;世博提出的功能需求与原功能类型接近。据此,我们的策略是综合 “保存”和“修复”策略的保守性修缮。

世博工业建筑遗产保护与适应性再生的方法

如何通过世博会这样的全球级大型事件,推动大都市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正是上海2010世博会整个规划设计的思想主线。与前几届世博会相比,上海世博会的一大特色是在原有城市肌理中举办,和城市中心区联系密切,对原有建筑的处置成为世博会一个核心问题。历史建筑的保护事业,同样也是以城市的可持续发展为终极目标,整体而言与世博目标是契合的。

当这些工业建筑遗产因城市产业升级、布局改变带来的场景骤变中,原初功能逐渐失去了在城市中的适应性,但又因其所具有的种种价值,而需保护或保留时,其自身特征与新的城市环境相互间的“适应”便成为决定其保护与再利用模式和策略的关键因素。这种适应,既包括这些历史建筑具有的价值与世博目标的契合,也包括建筑个体的细节特征,如原初结构、空间外观特色对当代功能、法规与规范的适应等。世博规划在总体设计对保护建筑提出的要求和历史建筑单体的自身特征上仍会存在许多问题。对这些问题的解决就需要适应性的设计,即“弥合性再生(joint-up regeneration)”的概念:一方面赋予历史建筑的新功能,应调整到适应于历史建筑的固有特征和价值;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历史建筑的效能提升,来满足当代功能的需要。通过双方面的努力,达到整体的可持续目标。在浦西片区的7栋保护建筑当中,除江南厂飞机库作为商业、江南厂总办公楼作为贵宾接待之外,其他建筑多作为备用办公使用。尽管这些功能并不足以充分发挥历史建筑的潜在价值,但从世博会仅6个月的短暂会期来看,这种宽松有助于从更长期来保障历史建筑的价值存在和效能提升。

历史建筑个体的适应性设计一方面要充分结合对历史建筑的价值评估和保护策略,另一方面要满足新的结构荷载、使用功能、空间、法规与规范等的要求。保护工作主要分为3部分:

(1)材料修缮和结构加固

对于不同的历史建筑来说,材料修缮和结构加固有着体系上的共性,但具体的修缮和加固措施则必须根据每栋建筑的特点和现状,在详细的材料调查与结构检测[3]的基础上完成。以材料的调查为例,可分为历史建筑的材料体系调查、材料的破损类型和破损程度调查、制定材料修复方案3个步骤。

(2)立面的复原与整饬

与以保存现有历史信息或局部提升效能为目标的修缮相比,立面的复原与整饬力度较大,会引起立面可察觉的变化。通过去除遮盖物和某些后世加建、改建,将立面外观和效能恢复到历史上的某个时间点的状态。进行立面复原和整饬的前提是,要清除的目标与其覆盖或影响的对象相比,无价值或价值较低;并且这种清除工作不致减损历史建筑的整体价值,且与整体保护策略相符。在此,主要讨论江南船厂飞机库南立面的复原与整饬,求新船厂南立面的复原及屋顶的不同操作策略。

南立面是江南船厂飞机库的主要立面,原有7个大字和民国海军的标志,今痕迹尚存。通过对历史照片上字体的研究,和分析海军制造飞机处在福建马尾时期的相关照片,复原出南立面上的标志和字体,再通过对立面门窗洞口的现场研判,结合历史照片进行分析,对南立面的一些搭建、洞口填塞进行了清理,从而将南立面的形制复原到原初状态,以强调其历史纪念性。

对求新船厂厂部办公楼来说,通过拆除周边搭建,其立面主体格局已可较好辨识。然而,精美考究的南立面外廊和富有巴洛克装饰的清水砖墙与两坡屋顶、两侧山面格局极不协调。经过分析砖饰砌法、立面和平面关系、室内壁炉、屋顶内部椽檀、屋面瓦的区别,我们判断现屋顶为后世所改,疑原初屋顶应为有烟囱穿出的四坡顶。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并未找到确切的依据来这证实种推断,因此提出了两种可能的对策:维持两坡的现状进行修缮;或对屋顶进行“风格性复原”,让屋顶与建筑主体具有更高的风格上的整体性。

(3)功能的再生

在3栋历史建筑中,飞机库是修缮前后功能类型转变最大的一栋。虽然新的商业功能提出的结构承载力要求远低于原有的厂房功能,但商业建筑的大人流、商业界面宜人尺度的要求与大尺度粗旷的厂房空间还是会有很大的差异。这种差异处置得当则能相得益彰,形成独具特色的商业空间;处置不当则有可能会令商业空间过于冷峻,尺度失衡。关键是对飞机库内部空间进行特征解析和价值分析,通过插入体及其与厂房元素关系的设计,让工业厂房的元素成为商业空间的“背景”。

飞机库室内的特色在于大尺度厂房空间、弧形钢筋混凝土屋架和梁柱体系带来的粗犷厚重的特点,以及长期使用形成的沧桑感。针对这些特点,采取的策略是:再生后仍应保持历史空间和历史元素的完整性和可识别性;新插入的建筑元素作为一种叠加应具有可识别的当代特征;并满足当代功能的需要。在设计手法上,采取了以温暖的木质作为主要新元素色调和质感,并通过强化木的纤细、易弯折、小尺度特征达到和冷峻粗犷的钢筋混凝土相映成趣的目标。新元素主要位于近人尺度的地面和部分墙面,而原有的工业厂房结构元素则成为整个空间的背景。

结语

当下,在许多工业建筑再利用的案例中,由于权属、补偿机制等现实问题的存在,发展商更多地把历史建筑看作一种问题而非机遇与资源,更倾向于在其所能控制的短期内谋取经济平衡,而不是用更长远和整体的方式看问题。 在世博工业建筑遗产的保护中,对于已存在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历史建筑来说,世博会6个月的使用期非常之短,在世博会后,这些历史建筑应当以更好的状态生存下去。因此,我们提出了“以保护为原则、以世博为契机、以再生为目标”的设计原则,在保护与再生设计中充分考虑可持续性,将世博会期间的使用和会后利用作为一个整体考虑,把修缮和加固等对历史建筑“强骨健体”的手段统筹安排,使孱弱的历史建筑免遭短期内的二次“折腾”。

与欧美有所不同,上海的工业建筑保护与再利用的案例多是源于级差地租的加剧、城市管理部门对环境和城市发展的考量以及欧美工业建筑再利用潮流的影响——原有产业无法负担地租的上涨而自发迁移到租金较低的郊区。在此背景下的保护与再利用,常伴有高投入——高租金——士绅化的倾向,与周边社区的整合度较差,服务对象也以高消费人群为主,这也已经成为上海遗产保护事业的问题之一。对世博工业建筑保护来说,由于坚持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思想主线和主导者的公共性质,必然会和商业运作模式有所不同,而带有一定的公共政策导向性。在世博建筑后续利用计划中服务城市总体发展战略、服务“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主题、城市文化延续与复兴等原则中,我们可以看到公共政策在上海世博工业建筑保护中的作用。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