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各界新闻 > 正文

从鸟巢一代到海宝一代 志愿者续写的画卷

2010年08月13日10:13上海青年报杨欣薇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传照片赢佳能550D单反 | 免费发明信片赢大奖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2010年8月8日,一个插上了两岁蜡烛的蛋糕,在世博园区内点燃。是的,这一天,是“鸟巢一代”的两岁生日,也是“海宝一代”的百日宴。

从“志愿者的微笑是北京最好的名片”,到“世界在你眼前,我们在你身边”;从“北京欢迎你”,到“你的世界是我们的微笑”;从蓝色服装的奥运志愿者,到世博会的“小白菜”、“小蓝莓”;从遍布皇城根下的城市志愿者,到上海街头的“七彩之心”、城市文明志愿者……

两年时间里,中国的志愿者事业一步步走向高峰。

从鸟巢一代到海宝一代 志愿者续写的画卷

志愿者为游客指路

从奥运场馆到世博园区

2008年8月8日,北京,上海体育学院的沈寅豪与罗冲作为“鸟巢一代”的一员见证的中国的自豪与荣耀。两年后的8月8日,上海世博会,沈寅豪与罗冲穿上白菜装。

两年前的他们在北京见证了座无虚席的鸟巢,环顾四周爆满的看台,无论服务再苦再累,一想到自己是百年盛事的见证者,所有的疲劳都消逝一空。两年后的今天,他们又再次成为世博盛事的见证者和参与者,服务于每天进出40多万人的世博园区。“志愿者做的都是小事,可这份平凡却见证着幸运与奇迹。”园区志愿者罗冲说。

本报见习记者 杨欣薇

奥运学专业 世博思人事

宝钢大舞台边的公交站点,一位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的志愿者正声嘶力竭地请游客有序排队。他叫沈寅豪,是上海体育学院研究生会的主席。“你好。”他笑着向记者打招呼,一副久经沙场的模样。

从奥运到世博,从鸟巢一代到世博一代,中国的志愿文化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可对沈寅豪来说,更多的还在于人生阅历的丰富和个人能力的提升。“不想单纯地去说服务、说奉献,因为只有提升了自己,才能更好地服务别人。”

沈寅豪说得没错。两年前的鸟巢,他的工作内容是将运动员的成绩输入大屏幕。坐在鸟巢控制室内,沈寅豪的手心总是渗着汗,面对二十多台屏幕,这边跳高,那边跳远,这里100米,那里400米……注意力稍有分散,就有可能酿成大错。“奥运会有一套专用的设备,全英文按键,输错一点点,就会显示在全世界观众面前。”每当这个时候,沈寅豪的脑子里只有四个字:不要出错。

亲手输过成绩,拆过芯片,在奥运会上,沈寅豪见到了无数曾经只在课堂上老师PPT中展示过的先进仪器,“每一天都是新鲜的,每一天都是挑战。”可世博会不同,站在园区公交站点旁,沈家豪要面对的数以万计的游客不间断的提问。“维持秩序和回答问题是我的主要工作。”沈寅豪说,“在这里更多锻炼的是自己的耐心,以及与人打交道的方式。”

就在上岗的第一天,沈寅豪所在的岗位就险些遭遇一起暴力事件。他回忆说:“因为车上一位游客一肘子将另一位游客的妻子女儿推下了车,那位游客立刻反击,对着对方就连踹两脚。这下可不得了,两个人动起手来,我和另一位志愿者赶快上去拉住他们。眼见着僵持不下,我就示意司机快点把车开走,免得争执升级,这才把他们分开。”

天热人躁,一不小心就会引起争端,作为志愿者小组长的沈寅豪几乎每天都要处理类似的事件,他说:“奥运服务专业,世博服务辛苦,虽然服务内容不同,但我收获的是同一份感动。”

奥运徽章控 世博再接力

“整个奥运,我足足收集了200多枚徽章呢。”沈寅豪自豪地说,“可以挂满两大条毛巾。”要说令沈寅豪最印象深刻的,还是俄罗斯竞走冠军亲自送给他的三枚。“他下场之后特地找到了我,把徽章送给我,还挺意外的,因为我们完全不认识。”既然不认识,那位冠军又为何对沈寅豪格外青睐?“就是因为这样我才特别感动,我只是为他换过一次芯片,想不到他就这样记住了我。”

如果说奥运会的徽章风潮只是一个开始,那么世博会则将这股风潮发挥到了极致。走在世博园区,几乎每一位小白菜的证件带上都佩有五颜六色的特色徽章。从学校到场馆到志愿者之星,五花八门、应有尽有。这也让刚刚上岗的沈寅豪开始摩拳擦掌。“每一枚徽章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拼起来就是一本世博日记。”

除了徽章之外,沈寅豪还在世博会见到一样熟悉的东西,那就是白菜墙,“大家可以尽情地在上面书写自己的心情,画图,签名……这和奥运时候在我们控制中心的黑板报如出一辙,很有亲切感。”

从志愿者到志愿者平方

和沈寅豪一样,罗冲也是当年“鸟巢一代”的一员。那时候,他还只是一名大三的学生,两年的时间足够改变很多事情,也足以冲淡很多事。现在,他已经是上海体育学院的一名辅导员,作为后勤支持服务于世博会,手下带着一批90后志愿者。那些90后的孩子们见到他的时候,会亲切地喊他一声“罗老师”。

看着这些年轻的孩子,他也会想起两年前的自己,两年前的北京。“男子马拉松比赛的那段日子,可以说是奥运服务中最辛苦的一段。晚上12点收工,凌晨1点洗漱完毕躺上床,清晨4点便要起来奔赴鸟巢。感觉刚躺下,就有人敲门喊我起床了。”罗冲说。和奥运比起来,世博服务一点也不轻松。“原来觉得90后就是个性十足,吃不起苦,可在世博会看他们一个个起早贪黑,烈日暴晒,没有一点抱怨,还真一点也不逊色。”“无论是奥运还是世博,能参与就是我们的幸运。”罗冲说。

从北京街头到“七彩之心”

“哇,竟然有绿豆汤喝!”8月8日,酷暑难耐,鲁班路1号门外的”七彩之心”站点里,陈晓旋和王晴对突然造访的“妈妈团”很是惊喜,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很好喝,真清凉!”别看这两个北京姑娘年纪小,2008年时也曾是奥运会的场外志愿者,度过了一段忙碌而愉快的时光,一年前她们赴美国念高中,却早早打起了“世博志愿者”的主意,学校一放假,两人就兴冲冲地坐着火车来到上海,希望在亲历一场盛会的同时,将志愿服务的快乐延伸到上海。本报见习记者朱莹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