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正文

大芬村:深圳的艺术脸

2010年08月18日16:50腾讯世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深圳馆的艺术符号——“大芬丽莎”

一位游客走过大芬丽莎

走进上海世博深圳案例馆(网上深圳案例馆),深圳——这个繁华的自由市场,这个邓小平最初“画了一个圈”的地方,拿来展示给全世界的只是一个城中村:大芬村。这里是中国起源最早、规模最大的油画村,也是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将文化产业作为自己的城市名片,已经是深圳的共识,这个特区正努力从中国工业企业的龙头转型为文化产业的重镇。而大芬,就是深圳展现给世界的一张艺术脸。

大芬村位于二线关外以北。二线是指曾被用来分隔深圳经济特区和周边地区的一条准边界线。途中会经过一个废弃的检查站,站里的临时警察站在交通岛间望着眼前的车来车往。穿过这条假边界,就到了深圳龙岗区。龙岗可能是全中国生产力最高的地方,据说这里GDP比西北所有省份GDP加起来的总额还要高。走了几英里后,大芬村突然出现在由八个车道组成的高速公路左边。把这里称作“村”实在没有多少道理,它充其量是城市四面铺陈的肌理中风格迥异的一小块土地,用楼盘广告里的流行语说就是一个“城中村”,村民只有300多人,流动人口一万人以上,但实际上这里除了错综复杂的小巷,就是成片六七层楼的小楼房,楼里要么是公寓,要么是专门的油画工作室。

改革开放以前,大芬村的村民只依靠种田为生,人均年收入不到200元。1989年,香港画商黄江来到大芬,租用民房进行油画的收集和转销,同时招募学生帮助他完成与外商签订的订单,由此将油画这种特殊的产业带进了大芬村。由黄江和黄江的学生在大芬村形成的油画生产、收购和集中外销一条龙的体系,产生了“大芬油画村”的生产雏形。随着越来越多的画师或画工纷纷在大芬村安营扎寨,在黄江之外,又出现了两家规模较大专门经营油画收购和外销的画商,而每个画商的周围都聚集了一批专门为其供货的画工。“大芬油画村”的规模一年一年的扩大,名声也一年一年的提高。于是就形成了今天的“大芬油画村”。

大芬村0.4平方公里的地区内聚集了七百家画廊,五千名艺术家在这里把油彩和画布变成布上油画,完成来自世界各地的订单。开放的店面像沙龙一样挂满油画,这些堆砌的图像公然嘲笑着传统的品味等级,而且带着一种已经升华为例行公事的生猛。接单定做、批量复制,像流水线一样生产油画是大芬油画产业的模式。事实上,许多油画的“画匠”并非美术专业出身,在一家画廊,来自福建的店主陈英职就是这样的典型。“我就是爱好这个,就到这来了,完全自学成才。”他指着店里自己绘制的大大小小的油画说:“这些画有的一天可以画上好几幅,价格不贵,大多在几十元到数百元、上千元,主要是出口,一单就是几千张。”

这里每天都有大额订单涌入,内容包括千篇一律的风景画,经典油画。在这里,只需一封电子邮件,数码图片里的每个像素就能转换成画布上相应的笔画。大芬最成功的画廊之一是Pix2Oils(像素到油画),老板是一个澳大利亚人和他的中国妻子,两人创建了一个同名网站。通过这个网站,生活在世界上任意一个角落的人可以发来想要绘制成油画的数码照片,照片里通常是些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年轻女性,她们的面容先是被软件上色和放大复制,然后再由大芬的画家们临摹到画布上去。这些画跟店面上各类名画放在一起做短时间的展示,等着快递公司来取走。

今天的大芬村已成为原创油画及复制艺术品加工为主,附带有国画、书法、工艺、雕刻及画框、颜料等配套经营的产业基地。2004年11月,大芬油画村被国家文化部命名为“文化产业示范单位”。2004年以来,李长春、刘云山、陈至立、李贵鲜、李铁映、吴邦国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到大芬油画村视察。时至今日,大芬村已经有800余家画廊和门店,5000多名美术工作者,年产值超过5亿元。从临摹到画框制作、装配、托运,甚至旅游观光,大芬油画村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大芬的影响也超越了一个村子,甚至在海南屯昌也有一个“大芬模式”的油画村,从大芬接单,成为这个产业链上的一环。

“世博深圳馆以大芬为案例,讲述的是文化产业如何使城中村再生的故事,也是文化产业如何提升城市发展水平的故事。”大芬村有关负责人如是说。在深圳案例馆,最引人注目的是由999位大芬画师按照“大芬模式”各画一部分,最终组成的一幅巨大的“蒙娜丽莎”,人称“大芬丽莎”,表征着大芬已经在开始从模仿复制走向自我的创新。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