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正文

艺术也食人间烟火——大芬村的艺术产业

2010年08月18日21:34腾讯世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国油画第一村”──深圳市龙岗区布吉镇大芬村,如今可谓深圳文化创意产业最耀眼的一张名片:云集5000多名画工画师、300多家画廊、700多家油画个人工作室和油画作坊,每年生产和销售100多万张油画。

大芬村以油画的复制、销售起家,它改变了传统油画的创作方式,将个人的创作变成了流水线式的集体创作,把艺术品创作变成了生产加工,以此批量生产。经过媒体的宣传全国各地的美术工作者都知道在大芬村画画可以赚钱,有越来越多的美术工作者从各地来到了大芬村创业发展。他们中有油画学徒,从学校美术专业毕业的学生,还有各地从事专业绘画的画家以及各种原材料供应商。他们很自然地进行了分工定位,分工越细,聚集的人就越多,配套产业的发展也越大。

在大芬村内,除了画家、画工及画商,代理商和经纪人也同样活跃。大芬村也充分利用了香港的优越地理和经济位置及其在国际油画市场信息的流通,在资金、劳动力、土地、技术和资讯都具备的情况下,大芬村油画产业腾飞。现在,除了欧美等传统市场外,大芬村还积极开拓了中东等新兴市场。大芬油画不仅走俏欧美数十个国家,“中国·大芬”也成了一个品牌。

事实上,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全球经济的融合,对艺术品的需求已不仅仅局限于专业的收藏家、鉴赏家和贵族阶层,普通民众反而成了艺术品最大的需求群体。原创作品有较高的艺术价值,但也需要较高的欣赏水平。对于很少去展览馆也没进过拍卖场所的普通民众来说,复制艺术品的市场化更能引起他们的兴趣,而复制艺术品的价位更适合他们的购买能力。

其实,纵观国内外一些自由艺术村落,无论纽约苏荷、东村,还是巴黎的蒙马特高地、巴比松都是资本膨胀后开始出现的一个文化现象,因为大都市里存在着更多的商业机会,有着巨大的市场消费能力。是艺术能否摆脱某种单一的权利限制、比如摆脱教会的阴影,摆脱世俗政权的限制,而获取相对独立的创作空间的一个重要前提。

而这种自由艺术村现象出现在中国,是改革开放以后出现的一个独特的文化现象,像圆明圆、宋庄以及大芬村,这些画家村大都发端于二十世纪90年代初,成形于90年代中期。中国90年代初开始实行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人们经历了一场思想的大解放,更重要的是,市场经济为画家创作的作品提供了广阔的市场,使画家能用等价的货币去衡量自己艺术创作的市场价值,从而也解决了画家一直担心的生活问题,使画家们可以从容镇定地放下房子、职称、工资晋级甚至车子等这些作为铁饭碗的重要组成部分,踏踏实实地成为画家村的一员。

也许“大芬油画村”的诞生只是一个偶然,但是艺术在大芬得到滋养并继续发展却注定是一个必然。大芬油画要向追求油画的艺术性发展,才能确保产业化艺术得以在成功道路上继续前行,这也是大芬村目前的主流观点。在他们看来,大芬的行业市场,为原创画家的作品提供了与市场对接的机会,原创画家的聚集以及艺术含量高的展览和交流活动,也能促进行画质量的提高。艺术可以不吃饭吗?不,艺术需要市场,需要能滋养它们生长的土壤。艺术家的殿堂固然高雅美丽,但一味追求原创作品卖高价只是个别画家卖出高价作品,不能作为一个产业基地的标志与业绩,也与该地区经济发展关系不大。

艺术与市场对接,既为大芬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也推动了原创艺术的发展。据深圳大芬美术产业协会副会长蒋庆北介绍,目前大芬村已经聚集了200多名创作型画家,其中有60多名画家是省级以上美协的会员。“大芬村出大师只是个时间问题。”蒋庆北非常自信。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