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各界新闻 > 正文

城市足迹馆“最值钱” 大脚印看古代城市形象

2010年08月23日17:27瞭望东方周刊刘耿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世博赋予宝物新价值

现有展品几乎是上海博物馆全体出动1年才从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借来的,其中陈燮君带队前往9个国家,拜访了几十个博物馆,包括大英博物馆、德国德累斯顿博物馆、罗丹雕塑馆、意大利达·芬奇纪念馆⋯⋯还有国内的中国国家博物馆、敦煌研究院⋯⋯“最后弄得跑趟西藏就像去趟苏州。”陈燮君说。

价值连城的文物逐渐累积到300多件,借展费一栏的数目字一直为零,“这一靠上海世博会的影响力,二靠中国、上海拥有良好的形象。”

好借好还,再借不难。上博近几年在不断地办大展,信用在这种文物借贷中越积越高,2002年的“晋唐宋元书画国宝展”被称为一次“文化事件”,通宵看展的长队难得超过了排队购房的。

另一方面,珍宝都受到了妥善对待。“光是装修造价就超过了1万元每平米,”陈燮君说,“很多人不相信。”

走在足迹馆内,有忽冷忽热、忽燥忽湿的体感,工作人员介绍,泥塑、铜器、木雕、丝帛、纸品等不同的文物展品,需要在不同的温度、湿度下展示。“我们分为大环境、中环境、小环境三个层次监控,展柜都是量身打造的,最小的一个耗资都在七八万元。”陈燮君说。

来自敦煌的5件唐代木雕和泥塑的佛像,材质酥松,很可能在上海水土不服,在5分钟内崩塌,化为齑粉。敦煌研究院特派两名文物专家,来为这些宝贝“体检”。

若把足迹馆比作一篇华丽的城市史论文,作者一定得在文后加个括号注明:某某私人收藏家对本文亦有贡献。馆内文物密度实在太高,不起眼的旮旯里可能就蹲坐“思想者”之类的国宝,还有很多隐性宝物。在城市起源厅,有面表现乌尔城的宝石影墙,宽14米、长5米,竟然是由价值上亿元的几吨寿山石打磨而成,全部由私人藏家免费提供。

为让灯光穿透石头,寿山石料全部开片磨薄,陈燮君说:“夜深的时候,我陪一些藏家看整个制作过程,个别女藏家难过得眼泪汪汪。寿山石磨成这么薄,身价暴跌,但在世博会上展示的经历,又赋予了它们新的价值。”

古老形象的新面孔

世博会曾经被称为“炫奇会”,而它的使命绝不仅仅是让人眼前一“炫”。

筹划了很多大展的陈燮君对此深有体会。《淳化阁帖》回归后,时任副馆长的汪庆正在电视上普及相关知识,次数多了,出租车司机一眼就认出他来:“你不是‘淳化阁帖’吗?”

本届世博会城市足迹馆和世博会博物馆,展示面积3.9万平方米,超过上海博物馆所有展厅的展示面积总和,从体量上说,文化熏陶力更大。

陈燮君说:“让博物馆的角色从记录者和展现者走向参与者和推动者。博物馆绝不仅仅为今天的城市记录过去,也为未来的城市留存今天。把城市物质文化遗产融入日常生活和文化塑造中,可以为城市发展提供深刻而独特的精神资源。今天离不开的诸多生活用品,甚至蛋卷冰淇淋、冰镇汽水等都首现于世博会,看看家里陈设,其实一个家庭就是一个世博会。”

这种割不断的历史脐带,既留存于家庭单位,也保留在城市层面。上海大学教授林少雄说:“城市如人,也有一个生命历程,今日容颜总也离不了昨日的脸庞轮廓。足迹馆展示的是古代城市的形象,古城形象是古代文明的集大成者,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和奥斯曼帝国的雄风正是通过‘三朝帝都’君士坦丁堡、拜占庭和伊斯坦布尔的演变来展现的。”

城市形象既为人文塑造,又塑造着人文。同济大学教授、“古城卫士”阮仪三以石库门为例对本刊说:“石库门曾占上海民居的四分之三以上,这种住宅的精细空间养成了居住者的精致化处事方式。”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世博总规划师吴志强则告诉本刊:“我第一次去世博园址时,最大的感觉就是有那么多现成的建筑物,主要是工业的,它们是中国传统工业的基因,必须保留,往届世博会从来没有处理过那么多既存建筑,我们必须做出决定:哪些建筑用于哪些功能,赋予古老形象新的功能。”

世博园5.28平方公里的幅面内,就是浦西以江南造船厂为主,浦东以浦东钢铁厂为主,“有40万平方米的老建筑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和利用,我们所在的城市足迹馆是由原江南造船厂装焊车间改建而成。”陈燮君说。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