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各界新闻 > 正文

专业团队打理世博特殊保安:这个活儿有点晕

2010年09月11日14:00文汇报许琦敏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传照片赢佳能550D单反 | 免费发明信片赢大奖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本报记者 许琦敏

晴朗,又有微风的日子里,一只巨大的气球会从世博园区的东侧升起。每当它“站上”海拔300米的岗位,身上的6只“眼睛”,就密切注视着世博园中发生的一切:从行走在世博大道上的游客,到穿梭于卢浦大桥上的汽车,甚至每个展馆的屋顶,都尽收眼底。这就是上海世博会的一名特殊“保安”——车载系留气球监测系统。

从“气球保安”来到世博园的第一天起,一支专业团队也跟随它进驻世博园,24小时照料着这位“拥有世博园区唯一高空视角”的“特殊人物”。吴有恒,一位来自中国电科第三十八研究所的“80后”小伙子,和他的10位同事,一起承担起了这个日晒雨淋,又令人晕眩的任务。

放飞实录

1600立方米的巨大个头,搭载6个高清摄像头,稳定停留300米高空——在一系列特殊要求下,“气球保安”的收放完全不同于一般的放风筝、放气球,需要一批专业人员为它打理一切。

正巧,采访当天,记者目睹了放飞的团队协作。与飞机类似,气球一旦升上高空,风的影响就十分显著。每天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世博园中的气象台确认天气是否适合气球放飞。一般天气晴好,风速不超过四级,“气球保安”就可以准备“上岗”了。

“气球保安”通过几根拉索和一根特殊的缆绳系泊在一辆锚泊车上,锚泊车上有一间控制室,技术员通过操纵其中的开关来完成升降,同时通过控制面板的显示器监测气球的各种数据。放飞这个身长十几米、形似飞艇的大型氦气球,至少需要七八个人:一人总指挥,一人爬上塔架顶部,一人在锚泊车的控制室里操控,两人负责控制主缆绳,另有两人分别在左右两侧控制放飞,还有一人要在总控中心监测摄像头的图像。

一声令下后,气球缓缓地平稳地离开地面,向高空升去。在这个过程中,气球要经过离地60米的“乱风”区,这多是从周边高楼间刮出的“弄堂风”,会在不经意间让气球猛晃一阵;接下来是离地150米的对流区,最后到达气流相对稳定的300米“岗哨”。

把气球送上了岗,紧张的一天就正式开始了。吴有恒的任务是在锚泊车的控制室里值班。

如坐舟中

值班看起来很轻松,只要隔一个小时,把一些数值记录下来就行了,当然还需要随时注意气球的姿态是否稳定、仪器运行是否正常。可记者进了这间控制室,才发现即使不做任何事情,单在车里坐那么几个小时,也够考验人的——太晕了。

为了使气球在天上随时能保持迎风的姿态(这个姿态最稳定),又为了让缆绳少吃点力(缆绳里面有电缆、光纤等),38所的科研人员设计了这种能够原地打转的锚泊车,只要几千克的推力,就能转起来。从控制室的前窗望出去,就感觉坐在船上,随着气球的飘动,控制室一会儿向左转半圈,一会儿又向右转,时而停住不动,又突然间来个大回旋。

在里面呆了不到5分钟,记者就不得不闭上眼睛,晕车的感觉一阵阵涌向脑际。吴有恒让记者别看窗外,说:“在这儿值班,需要适应的!如果风大一些,我们到现在还有点不适应。”他的同事更是开玩笑地说:“在这里面待半年,估计考航天员没问题了。”

轮到白天值班的日子,吴有恒就要在这个不足2平方米的控制室里,“被旋转”14个小时。头晕还比较容易适应,“说实话,在里面时间待长了,感觉很压抑”。他每次值班,都会带一本书,有时拉一个同事来说说话。

其实,白天值班虽有些晕,却还好过,吴有恒说,晚上值班才是比较难熬的。他们的夜班从晚上10点到次日早晨8点,尽管此时气球已经收到地面,但依旧会带着车子转,只是转得相对缓慢。由于要时刻监控气球的状态,同时需要每隔一个小时记录一次数据,所以他们整个晚上连打个盹儿都难。“这半年倒班,把我的生物钟都弄乱了。”他告诉记者,前一阵他的一位同事由于年纪较大,倒班吃不消生病累倒了,不得不回家休养调整。“尽管上完夜班,脑袋常会昏昏沉沉的,不过想想这辈子这样的经历能有几次?”这个憨厚的湖北小伙子还是感觉“挺值的”。

气球惊梦

“从3月底到现在,我一回都没梦见过家里人,倒是好几回梦到气球。”说起对气球的维护,吴有恒更是滔滔不绝。

这次进驻现场的这支气球维护队的成员,都是早在两年前项目立项时,就参与项目的技术人员。对他们而言,这个大气球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那是看着它长大的!”设计、投产、安装、调试、试飞,每一步都浸润着他们的心血。

“我有好几回梦到气球破了,或者飞走了,真是吓出一身冷汗。”吴有恒在给记者介绍了气球上先进的阀门安全设计后接着说,“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睡在床上,才算松了一口气。”不过,第二天他还是会一大清早跑到场地上,亲眼看到气球,才感觉踏实。他说,其他同事也会做到同样的梦,于是,“不好的梦”就成了这一特殊梦境的代名词。

这种担心,并非源自对技术和产品的不自信,而是源自上海夏天炎热而多变的极端天气事件。

上海夏日,午后多雷阵雨。气球升空后,一旦发现雷雨前兆,就必须马上收下,断不能等到狂风大作。因此,每次气球升空后,技术人员都会变得高度紧张。8月底的一个晚上,暴雨夹杂着小冰雹突然来袭,雨点打在大气球上,把气球几乎压得要碰到地面。气球一旦和地面碰擦,极易破损,而且气球下搭载的摄像头也可能损坏。雨实在太大了,连雨披都挡不住,吴有恒和几个同事匆匆从住处赶到现场,光着膀子就冲到了气球下,用双手撑起气球。雨足足下了两三个小时,他们就这样撑了两三个小时。

“还有50多天,世博会就结束了。到那时,我就能睡个安稳觉了!”在世博会结束之前,吴有恒就盼着雷雨、台风的天气少些、再少些。

思女心切

可能高空出现风切变,大气球开始转得厉害起来。吴有恒的对讲机响起,他开始一边和同事交流,一边调整气球姿态。过了一会儿,气球回复了平稳。放下对讲机,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你家里人来看过世博会了吗?”记者一问,吴有恒马上说:“没!还太小呢!”记者一愣,立刻意识到他应该在说自己的孩子。一说起女儿,吴有恒的眼光变得柔和而丰富起来:她现在只爱跟我在视频里聊天,不喜欢和我打电话了;我给她买了一个海宝公仔,可她在视频里看到后嫌太小了,要我买个更大的;等世博会的任务结束之后,我得回去给她挑一家合适的幼儿园……

从3月底算起,到世博会结束,吴有恒一共要出差7个月,这是他出差时间最长的一次,而且每天要坚持在现场,连抽一天空逛世博园的工夫都没有,更别提抽时间回家探亲。“旁人看来,我们的工作似乎挺清闲,挺容易——不就看着一个气球么?”吴有恒说,可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责任与细致,有多少人能够体会呢?

世博私家问答

姓名:吴有恒

在世博园从事的工作:做好“气球保安”的保障工作

每天工作时间:每天8点到21点,执行/待命放飞任务;每5天内轮两次班,一次白班14小时,一次晚班10小时

世博会给生活带来的最大改变:三天两头倒班,“生物钟”乱了

对世博会后的上海有何期望:如果讨价还价后没买东西,希望营业员的态度能好点

世博会后的去向和工作:回所里继续工作,可以抽点时间教女儿念念唐诗、三字经了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