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滚动新闻 > 正文

中文学习班进非洲联合馆 授课中交流中非文化

2010年09月14日11:15上海青年报杨汶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传照片赢佳能550D单反 | 免费发明信片赢大奖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中文学习班进非洲联合馆 授课中交流中非文化

“跟着我读,‘排队’……”一群非洲人在中文老师的带领下念着词语,这不是在某个补习班,而是非洲联合馆(网上非洲联合馆)二楼会议室的场景。

偌大的非洲联合馆中,有42个国家和一个非盟,工作中,一些非洲的工作人员都迫切地想要学习中文,得知他们的想法后,相关部门立刻在馆内开起了中文学习班,由于非洲人有英语和法语两种语言,所以班级也被分成了英语班和法语班,每周一次。于是,长期管理岗位志愿者徐晓雁和华莹就主动请缨成了这些非洲工作人员的中文老师。

本报记者 杨汶 摄影记者 施培琦

自编对话“别当我是二百五”

“今天几月几日呀?”“10月9日。”“不对!是9月10日。”来到会议室,徐晓雁正在纠正法语班工作人员的口语错误,原来,在非洲当地,月和日是倒过来说的,所以才产生了这样的错误。

徐晓雁告诉记者,基本上每堂课都会有十个左右的学员来参加,这些学员的年纪参差不齐,职位也不一样,有馆长、负责人或一般的工作人员,大家拿着教材围坐在一起,听到重点就记笔记,回答不出,其他学员就会提醒,就像回到了学生时代一样。

这堂课的内容正好是教“钱”,时间长了,这些工作人员都已经认得人民币,可是说起来就成了问题,因此对于这个课题,他们都特别感兴趣。为了让学员们更加牢记词汇,徐晓雁总是和华莹商讨一些实用性和趣味性的双人对话让大家练习,这次也不例外。“这个木雕300元太贵了,250元卖给我吧!”“250元不行,我又不是二百五!”读到这,一名非洲工作人员产生了疑问,“老师,这里怎么有两个二百五?”徐晓雁笑着解释道,“中国的二百五除了指钱,还有傻瓜的意思噢!”听了这样的解释后,这名工作人员惊奇地瞪大嘴巴,还有的则说“太有意思啦!我不要做二百五。”有时,徐晓雁也会把世博的内容加入到课堂中,“我们去中南美洲那边吃饭吧!那里的饭好吃”“今天可是尼日尔国家馆日!我们过会儿去看看吧!”

为了让这些非洲人更好地认字,华莹在为英文班上课前则还特地做了PPT,“如‘哭’这个字,我就找张小女孩在哭的图片,看到形象,他们就会便于记忆。”有空余时间,华莹还会教上海话,现在只要你问任何一个英语班的同学,他们都会对你说“you是侬,me是阿拉”。

虽然有时候学员们也会闹出点笑话,把“吃饭”说成“七饭”,“买卖”说成“卖卖”,但在徐晓雁和华莹看来,这些非洲同学们非常好学,并且很有天赋,上课时,他们时不时地会冒出一个问题,“这也正是我们鼓励的,有问题就要问出来,所以我们的课堂气氛非常活跃,一个半小时一晃就过去了。”

互感兴趣授课中交流中非文化

谈话中,徐晓雁告诉记者,她在法国生活过8年,之前在瑞士企业上班,现在作为一名自由职业者,有时也会给法国人上中文课,此外她还翻译过法语小说,所以法语说得非常“溜”。而华莹则是上海电机学院的一名英语老师,

看到世博会志愿者报名的消息时,她就想用自己的一技之长为世博服务。不过说到当初怎么会来非洲联合馆做志愿者时,徐晓雁和华莹都是同一个反应,“完全没想到!因为对于非洲完全不了解。”

渐渐地,和非洲人有了接触以后,现在两人对非洲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非洲真的是一个神秘的地方,非洲人也开朗活泼。或许,非洲人跟中国人有很多相同的思维方式,也正是由于世博会,才让我们对这个地方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华莹就喜欢在课上和非洲人交流两地的文化,她告诉记者,非洲人对中国的房价和婚姻很感兴趣,“他们跟我说,在非洲当地,都是买地自己造的。而且一个男人可以娶好几个老婆,中国的一夫一妻制对于他们来说也很陌生。”每到过节了,华莹也会跟这些非洲人聊一聊中国的传统,“我跟他们说端午节要吃粽子,他们跟我说尼日尔过新年一定要杀羊。”

时间长了,华莹和学员们都成了好朋友,就在不久前,她还把他们请到自己的家里做客,“他们在上海人生地不熟的,也希望多出来走走玩玩。”就是就连吃饭,华莹也不忘尽到一名老师的义务,“这是茄子,你们正在喝的是啤酒。”华莹认为,这样的方法让这些非洲同胞更容易记住单词。

对于徐晓雁来说,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到非洲去教中文,“我现在特别想到母语是法语的非洲国家做志愿者,我们国家以前到那修铁路、做医生的志愿者比较多,但语言方面的就很少。而且我现在工作自由,所以想做一些让自己觉得有价值的事。”

非洲学员现学现“卖”

经过了8次课程后,学员们的兴致越来越高,而徐晓雁和华莹也被他们学习中文的热忱所打动,最让两位老师感到欣慰的是,学员们已经能把所学到的东西运用到实际工作中。

对于40多岁的喀麦隆商业售卖区负责人FOM来说,学中文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之前他总读不出“鱼”这个字,读着读着就变成了“无”,“金”也总是被他念成“新”,所以一有空他就拼命练习,现在,他已经能用中文解决工作上的事了。

工作中,经常有游客问“我们就一起拍照吗?”一些工作人员因为已经拍了很多次,所以有些不耐烦,作为负责人,FOM一方面用英语鼓励工作人员要耐心,“我们售卖的不仅仅是商品,还有我们国家的文化。”一方面又用中文跟中国游客解释,“当然可以,他们只是有点累了,等一下好吗?”不知不觉中,FOM就成了工作人员和游客间的“和事佬”。

MARCEL是刚果(金)的工作人员,平时上课非常认真,也从不落课,有时生病了也来参加,这让徐晓雁非常感动,所以让他做了法语班的班长。MARCEL告诉记者,他之所以那么拼命地学习中文,是因为之前闹过不少笑话。原来,当时在敲章的时候,MARCEL不小心把世博护照拿反了,游客急了,说“反了!反了!”结果MARCEL以为游客想让他再敲一个,于是又多敲了一个章,“结果那名游客连忙把护照收走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我把图章敲反了。”这件事让MARCEL自己也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现在,“敲章”、“排队”、“等一下”、“不敲了”都成了MARCEL的口头禅,他也越来越爱中文,每次上课都要先看一遍书,复习一下笔记,争取以最好的状态来学中文。此外,他还把自己所学到的内容教给非洲的朋友,看到记者有些质疑的眼神,MARCEL调皮地对记者说,“你好吗?谢谢!”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