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各界新闻 > 正文

眼睛的革命 不可忽视的城市视觉规划

2010年09月15日18:23腾讯世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现代化的都市是一个密集的空间,无数景象一闪而过,漫步于城市,一栋栋高楼进入人的眼睛,又很快被路旁的广告牌遮挡,这时一辆公车进入人的视野,彩色的车身和超载的乘客成为被注视的风景,忽然红绿灯中断了流动的步伐,斜对面的楼面上,正在直播精彩的赛事。

城市中人的视线很难保持长时间的稳定,总是处于不停的转换与变化中。于是人的眼睛在城市中负重累累,拒绝视觉污染,厌倦过度单调重复的画面,渴望眼睛的解放和心灵的释放。然而,当刺眼的反光、雷人的标语、让人无处可遁的广告牌总是充斥着视线,都市人的身心健康和愉悦度都会大打折扣。

在城市规划中,视觉也是重要的因素。它包括空间的特色、结构清晰、视觉的和谐等。与自然的结合、历史文脉的连贯等既是功能问题,也是视觉问题。

街道和广场 承载视线的城市空间

在城市规划研究的历史中,学者们对街道广场等城市空间的规划有着不同的看法。比如有学者建议设计公共广场的尺度时,其围墙长度不应有大于3:1的比例。有学者认为最理想的街道必须形成一个完全封闭的单元!一个人的印象越被限定在其内部,那生动的场面就会越美妙:当个人的视线总是有可注视之处而不至于消失在无限里的时候,他的体验是舒适的。”因此街道的长度必须被限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当街道又长又宽,两边都是平淡无奇的建筑物立面时,最难以获得的一种封闭空间的感受。对终止一条过长的街道有很多建议:祖先们在街上设置拱门以打断过长的透视效果。

如此种种,可见街道或广场的宽度面积和周围建筑高度的比例是非常重要的,它关乎人们的视觉舒适度。同时,道路上富含人情味的细部设计,如井盖、地砖。街灯、雕塑等,也能给人的眼睛创造一个轻松不乏味的环境。日本当代著名建筑师提到,在北欧城市奥斯陆,在市中心街道的人行道上铺着美丽的陶板,在咖啡馆前的人行道上嵌铺着约60厘米见方、画有咖啡杯的瓷砖,在百货前则镶嵌着画有手提包的瓷砖,这样也会明确对自家店铺门前道路应负的责任,对它产生感情。

眼睛的革命 不可忽视的城市视觉规划

德国魏玛小城的街道

而欧洲人喜爱装饰自家窗台的习惯,也无意间装点了街道,种类各异却有统一性的植物和花卉,成为街道上恬静的风景,虽然屋主并无法从屋内看见它们,却是一种身份认同的表现,居民就是以此来表现自己的存在的,是这一带居民精神的标记。

中国城市绿化的尴尬

在城市中进行绿化,从生态学的观点来说是理所应当的,它可以美化环境、净化空气、减弱噪音、调节气候等。从视觉上来说,绿地又可以带来休息和安静的气氛。人类本来就和绿地有共生的命运。

然后在中国,城市绿化却存在许多误区,国内城市街道绿化建设,多存在片面追求指标的问题,停留在绿化面积、铺了多少草坪,至于这些绿色所发挥的生态效益、社会效益,则少有人关注。城市街道中存在很大面积的绿化余地,比如说道路中央隔离带绿化、天桥头、车行人行分隔带绿化、人行道与建筑之间。这些小尺度的绿化经常被忽略,但这些小尺度的绿化带更能体现城市街道面貌,并很好实现人车的绿色分流,保证行人的安全。实现高密度、高覆盖率的街道绿化,是保证城市生态质量的重要手段。

对草坪的执着也为城市绿化带来很多尴尬,在不适于铺钟大面积草坪的地区,应因地制宜,每年只在少有的几个月呈现绿色,且容易干枯死亡的草坪,既无法发挥作用,也是对城市空间的浪费。

绿色的植物是有生命的,同时也具有统一性,只追求数量,过度追求所谓的“艺术”,而导致城市绿地植物品种单一,植物群落的生态效益也就发挥不了。

城市色彩学 色彩是一种历史的沉淀

从色彩学上来说,天空的蓝色和树木的绿色都是镇静色,可使人心情平静得到休息。城市的色彩代表了城市的气质和相貌,不同的城市有相应的色彩特征,如希腊爱琴海,以海与天的蓝色为背景、特有的白色住宅显得纯洁醒目,给人宁静的感觉。而这种建筑色彩是从当地的建筑环境和人文传统中产生出来的,居民用当地出产的石灰涂刷,这种传统的共同体意识一直继承流传下来。

保留了老城的巴黎街道都是黑白、米黄系列,人行道铺着灰色的石板,建筑物外墙是遗留下来的灰色石头,照片灯光、霓虹灯大体都是白色,也正因为此,街上的美人的朱唇、美发和鲜艳的服装,使人觉得格外显眼。而各式招牌林立、霓虹闪烁、广告遍地的街头,不管人们穿上多漂亮的衣服,走在街上也很难显眼了。

有建筑师警告,城市建筑空间慎用绿色,因为能同绿色协调的人的服装颜色很少。或是,尽可能利用材料本身的色彩,若使用彩色,可在小面积位置,如门、桌椅等,大的部分不宜使用。这些说法见仁见智,值得重视的是,在城市规划中,除了建筑本身色彩的和谐性,也不应忽视在空间中人的存在和协调。

色彩是一种历史的沉淀,也是大自然赋予的。对原有城市色彩的保留和延续,既可以让城市维持统一的和谐性,也能保留城市的记忆,延续城市的文脉。“让我看看你的城市面孔,我就能说出这个城市在追求什么文化”。

参考书籍:《街道的美学》 芦原义信 著

(文 任艳丽)

腾讯世博媒体联盟原创稿件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