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各界新闻 > 正文

中国馆日前夕 探寻四代人记忆里的庄严与甜蜜

2010年10月01日02:34腾讯世博何婷婷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传照片赢佳能550D单反 | 免费发明信片赢大奖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腾讯世博媒体联盟前方报道 9月30日中午,胡静芳老人和老伴李进先早早的就到了三林世博家园市民中心。这天社区“老来客”联盟组织老人们集体庆祝生日。年轻的时候胡静芳是纺织厂的篮球运动员、老伴李进先是个足球健将。如今他们二位已经双双82岁,携手走过了60年的幸福时光。

和以往一样,入场先到签到台旁报到。桌面上打印好的表格上,列有姓名和会员编号等字样。表格显示,这天恰逢国庆节前夕,他们要为25位老人隆重的过集体生日。

中国馆日前夕 探寻四代人记忆里的庄严与甜蜜

携手走过60年的胡静芳老人和老伴李进先

提及从前的国庆节,老人的话一下子就多了起来“从前是没有小长假的,国庆只休息两天。”

年轻的时候胡静芳最爱去的地方就是南京路和淮海路。“那时候交通没有这是很便利,我们国庆节的时候,就会招呼着大家一起摆渡再转公交车上街。”

老人从小在周家渡一带长大,那边正是现在的世博园。当年李进先在外滩附近上班,逢节假日,胡静芳她们也经常和同事们一起去江边玩。

当年的外滩不像现在这样人山人海,有一座写满老上海人记忆的“情人墙”。搬迁到三林世博家园之后,两位老人就参加了老来客的活动。周一到周五,喝茶唱戏等内容排的满满的。

前几天,胡静芳和老伴还抽空去了趟世博园。沿着上南路一直走,他们在世博园里找到了旧宅子的所在地。那里现在是世博的非洲国家联合馆。园区回来,老人心满意足的和人讲起园区见闻,讲起家里老房子的故事,充满自豪。

早起打拳、中午听戏,傍晚跳舞,家里四世同堂,儿孙事业有成。现在老人的退休生活过的有滋有味。

中国馆日前夕 探寻四代人记忆里的庄严与甜蜜

社区志愿者戴阿姨和李阿姨

在昌里路做世博志愿者的戴阿姨今年六十岁了,退休前是企业里的会计。现在她家就住在旁边的上南六村,一天三个时段在公交站台执勤。

戴阿姨记忆里的国庆节是彩旗飘飘的。当她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的时候,最喜欢钻进国庆节敲锣打鼓的狂欢人群“个子矮,在人群的缝隙里穿梭,看到头顶上都是人们舞起来的彩带,觉得特别好看,特别高兴。”

到现在,戴阿姨都喜欢看文艺演出,尤其是集体舞蹈。她说这和童年的记忆有关。成年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戴阿姨喜欢在国庆节“带孩子去外滩看灯”。“那时候上海没有现在这么多的灯光,只有外滩夜景最漂亮。”

戴阿姨感叹上海这些年变化大。从小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城隍庙如今回去也要到处问路了。“有时候还会遇到从前的老邻居”。上海的灯光越来越华丽了,28岁的儿子早就有了自己的生活圈子,再不愿意“跟着妈妈去看外滩风景了。”

戴阿姨这时候就和老伴自己找乐子。前阵他们去了世博园,“一天时间看了15个馆呢,还吃了德国菜和法国菜。”她最喜欢世博园里的直饮水,因为“那个水不甜,但是很润。”从世博园回来,老伴还专门接了一瓶水带回家里。

天气渐渐转凉。手边的急救包不大用得上。平时执勤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帮人指路。“有找医院的,有找公车的。”世博以来,戴阿姨觉得“世博是一个开放的盛会,迎来了天南海北来的客人,这城市变得包容多了,路人也谦和多了。”

中国馆日前夕 探寻四代人记忆里的庄严与甜蜜

世博对面报刊亭主人吉先生

40多岁的吉先生把自己的报刊亭开在了浦东南路上南路的地铁口,马路对面,就是每天人山人海的世博园中国馆(网上中国馆)

前两天,就陆陆续续有工人在他报刊亭前面的马路上安装了欢庆国家馆日的路牌。吉先生说“国家馆日会热闹,人很多。”他还不知道10月1日自己的生意会如何,因为按照他的经验“早晨入园的人们都去看世博了,不会买报纸的。”根据经验,傍晚时分,才是报亭生意最好的时候。

提及记忆中的国庆节,吉先生说自己记忆里关于节日的东西不多。“就记得国庆节家里大人很高兴,那天的菜里会有肉。”如果碰巧有亲戚来串门的话,还会有糖果。

吉先生最高兴的是10月1日在江苏工作的儿子和女儿都会到上海来和他们团聚。虽然孩子们“不知道各种报刊的价格,也帮不上什么忙。”但从吉先生的眼里,我还是能看出特别的喜悦。“我没有时间去看世博,孩子们来了希望他们能去玩一玩。还有一个月要结束了。”

中国馆日前夕 探寻四代人记忆里的庄严与甜蜜

在世博园省市联合馆里做志愿者的大学生的张婵

20出头的张婵娟是上海理工大学的学生,在世博内蒙古馆(网上内蒙古馆)做志愿者。世博敲章热导致馆里敲章处的活儿是最累的。每隔一会就需要换班了。

晚上馆里的游客渐渐少了。张婵娟自己在敲章处等待来来往往的游人。

在她的概念里,国庆是和长长短短的7天悠长假期相关联的。2010年在上海世博的这个国庆节,将是她读书以来唯一没有休息的国庆假期。

在张婵娟眼里这个假期非常特别。“看到了很多过去十个假期都看不完的东西,长了很多见识。”看来,“不出国门,看遍世界”是有道理的。

中国馆日前夕 探寻四代人记忆里的庄严与甜蜜

11岁的五年级小学生的张雨风和黄浩

11岁的张雨风和黄浩天30日傍晚早早放学。在学校,他们是小学里年级最高的学生——五年级。在家里,他们还是央求父母买玩具的年纪。

这个十一,可把他俩乐翻了。因为学校放了7天假。张雨风说“老师只留了很少的作业,很开心。空下来的时间,张雨风想约黄浩天一起去世博园。

事实上,早在世博一开园的时候父母就带他们看过世博了。暑假的时候,学校又组织了一次看世博。“我已经看过很多馆了,但是我还想看。”

黄浩天也说自己“上次去的时候我都没拍几张照片,再说我还想看沙特馆(网上沙特馆)呢。”

他们俩争先恐后的都说最喜欢的馆就是沙特馆了。再往下一问,原来小家伙是因为“没看过才最想看那个馆。”“看了电视和网站的报道,听说那里面有很酷的电影。”

中国馆日前夕 探寻四代人记忆里的庄严与甜蜜

中国馆日的世博园

9月30日,一家互联网公司世博项目中心的伙伴们照了一张大合影。傍晚窗外起风的时候大家有些小伤感。此前经历的国庆日在日历翻飞中溜走,2010年的10月1日却因为世博而特别。

他们生活在一个现代化的大都市里,有看不尽的高楼和灯光。高架桥和隧道成为摆渡之外更便捷的越江方式。他们中的很多人每天反反复复穿越浦江多次。在江边5.2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他们付出了不一样的艰辛,却也见证了不可复制的精彩。

在那些年轻人拍完合影后的几个小时,世博迎来中国国家馆日,世博最后一个月的展期开始了。世博中国国家馆日真的要来了。

有个人在夜色里码字,远处某个地方传来鞭炮声,她沉浸在莫名的幻想里。各种意义和价值的词语,以及与之反向的词语,都在头脑里打转。文./图 何婷婷

[责任编辑:RiverH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