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正文

退出机制缺失阻碍廉租房建设进程

2010年10月03日14:18腾讯世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传照片赢佳能550D单反 | 免费发明信片赢大奖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在北京广渠门桥附近,坐落着北京唯一的廉租房小区,自2004年至今,小区已经入住三批300多家住户。但近两年来,许多住户都在把自己手里的廉租房转手租出。为什么呢?原来,这一带的房价可谓“寸土寸金”,一套80平方米的居室,月租金大概在3000元左右,在而廉租房小区,月租金只有150多元。“转租”廉租房,可以赚到高额的差价。当然,大部分低收入者转租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廉租房,是迫于无奈。面对不断上涨的物价和孩子上大学的学费压力,他们只好转租自己的廉租房,自己再到别的地方租便宜的房子住,以填补家庭开支。不过,现实情况远不仅于此,事实证明,一些城市居民在收入水平提高后,依然住着廉租房,有的还甚至转租给别人,而政府投入有限,这样一来,造成了“应保”难以“尽保”的现状。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我国廉租房制度的缺陷:缺乏健全的退出机制。

受此诟病的不仅是廉租房,经适房等各种保障性住房都面临这样的问题——开着宝马车住着经适房的大有人在,一度在媒体上炒得沸沸扬扬的深圳经适房“豪车门”就是一个很好的佐证。于是,就提出一个有意思的命题:当保障对象的经济条件发生重大变化,超出了保障范围,以一个怎样的制度设计确保这些占有或者租用保障性住房的人退出,而将住房让给后来者,形成一个良好的内循环。对此,建设部规定:要按年度对廉租住房保障家庭进行复核,根据复核结果,对不符合廉租房居住条件的,必须调整;对复核中发现的违法、违规行为,要及时处理。也就是说,居民租住廉租房,将不再像以前那样享受“终身制”。关键的问题是,廉租房如何实现这样的制度目标?在这方面,日本和马德里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日本的廉租房叫“公营住宅”,是根据日本《公营住宅法》的规定,由政府拨款、专为低收入者提供的住房,其主要目的是努力实现“居者有其屋”,其居住资格与收入严格挂钩。居住者入住后,如果收入超过了规定的标准,原则上要将住房腾退出来。但在实际操作中,很多是采用了增加房租的方式。当收入连续3年超过标准时,累进计算房租;如果在收入超标的情况下连续租住5年,则必须买下“公营住宅”。收入申报是法律所规定的,而入住资格的审查则是各级行政部门来负责的。如果发现有隐瞒或漏报等就会取消“公营住宅”的入住资格。而在马德里,则采用“小分队”定期检查的形式,每天,社会福利保障住房纠察“小分队”驾驶迷你小车穿行于马德里的条条街道,他们的职责是依法确保居住在保障房内的住户确实是抽签抽到的可享此福利的人。他们每个工作日的检查路线由一台电脑随机抽取,从早上8点开始按照电脑上抽到的地址进行检查,从市中心到市郊新区。谁也不能提前知道下一个抽查地点在哪儿。截至2010年5月,计有127户被发现有问题,政府顺利收回,把机会留给有真正需要的人。这个不规范比例只有总规模的0.7%。迄今为止,只有一起因纠纷走进法院,最终判定户主必须把其购买到的社会福利住房退还给政府。

当然,由于国情的不同,我们不可能照搬照抄别国的做法,但要解决“应保”难“尽保”的现状,我们急需建立一个类似日本的没有牟利空间的“内循环”机制,只有制度跑在腐败的前面,才有真正的公平存活的空间。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