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各界新闻 > 正文

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建设内需社会实现和谐

2010年10月06日18:30世博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传照片赢佳能550D单反 | 免费发明信片赢大奖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非常感谢主办方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回到老家,跟大家分享我关于和谐城市的一些看法。主持人刚刚提到我20年前离开中国,在北美、欧洲、亚洲各个城市做了“流动人口”。我到一个城市,是作为一个研究者,观察这个城市、观察这个国家。但是作为一个外国人,我尤其敏感。城市和谐不和谐,外地人可能比本地人更敏感。中国几年以前提出和谐社会,我觉得非常重要。和谐社会的核心,很重要的一块就是和谐城市——中国已经有一半人口在城市,而且城市扩展非常快。

上海世博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我一直在观察,大家技术层面讲得比较多的一点,城市规划、住房、交通运输各方面。但是我觉得,所谓的城市和谐、和谐城市,也就是不同人群之间的和谐,不同的群体、不同的种族、不同的阶层、不同的语言……这些人如何和谐地生活在一起,非常重要,不光是技术层面。所以我今天从社会经济结构方面,就中国的和谐城市,谈我自己的几点看法。

每一个国家,我观察到实际上要做到和谐城市,每个社会都有自己的国情,不可能有一种普遍适用的东西来应用到每一个城市。中国有中国城市自己的特点,就中国的和谐城市,我谈四点:

第一,中国和谐城市需要的经济结构。经济结构非常重要,每个人都需要就业,没有工作的话和谐就成问题了。就中国来说,中国的经济结构,一个城市的经济结构有几个小问题需要注意,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之间的关系怎么样。中国改革开放以后,非国有企业发展很快,但是最近几年金融危机以后,中国的国有企业扩展得我觉得过快。

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争夺、竞争深层发展空间很多。我最近感觉到中国的企业家,其他的国家都在争取这些新移民,尤其是企业家的移民,他们是最有创造力的阶层。如果他们走了,这个城市、这个社会会出现很多问题。最近中国出现一拨移民潮,企业家利用他们的资本移民国外,我觉得要注意。

我们还观察到,天津和北京是中国国有企业很强大的两个地区,非常强大,扩张也非常厉害。同时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计算过,北京、天津周边有多少的贫困县?国有企业越多的地方,贫困县越多,贫穷人口越多,这也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

这里要说到大型企业和中小型企业的关系。我觉得世界各个国家都一样,北美、欧洲、亚洲都一样,中小型企业是解决社会公平问题,解决收入分配问题最有效的机制。中国国有企业,尤其是90年代后期抓大放小以后,国有企业越做越大,挤占民营企业的空间。国有企业多了,不见得这个城市就和谐了。

上周我受广东省委邀请过去,我说,广东本来中小企业发展得很好的,现在都在争取国有企业,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情况。当然还有其他的。我觉得,国有企业里是长不出华为这样的企业的。

我们要做到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之间、大型企业和中小型企业之间如何平衡的问题。还有制造业和服务业。现在中国有一个不太健康的地方,一说到经济发展,大家就说金融业,每个大城市都在发展金融业,都在发展服务业。如果光用城市发展的指标,不能光看西方发达国家,而要看到自己的情况,每个城市都发展服务业、金融业,未必是出路。西方有很多的经验教训可以接受,不可以随便的学。

第二个就是劳动收入分配的情况。改革开放以前,中国的城市可以说是城市中产阶级是最稳定的地方。现在出了一个新的群体,就是城市贫困群体。我最近看一本书,副标题是为什么平等对每个人都好。尤其在城市里面,大家收入分配差距太大,城市就不和谐、不稳定。前一段时间,尤其在珠江三角洲发生了富士康事件。劳动者所得的收入在GDP发展中过少,差异越来越大,不稳定的因素也在增加,尤其像深圳这样的移民城市。杭州好一些,这是比较传统的一个城市。

第三,要建立社会保障制度。世博会在中国开,表明中国的社会经济已经发展到可以举办世博会这样的能力。城市主要是中产阶级成长的地方。所谓现在的文明,也就是城市文明。中国古人说得非常好,礼义廉耻,这种文明的成份,完全是中产阶级的品德。没有中产阶级,跟贫穷人说这些说不上,贫穷经常跟暴力、跟一些不好的现象,跟负面联系在一起。

现在中国改革开放,实际上中产阶级成长得很快,但是我觉得中国的中产阶级没有保护机制。我比较了一下新加坡和中国,新加坡是一个城市国家,但是我在新加坡看不到社会不稳定的因素,而在中国可以看到很多社会不稳定的因素。因为新加坡有很好的社会保障,能够把中产阶级保障好。去年我有一个观点,资本主义是很好的创造财富的机制,但是保护不了财富,保护不了中产阶级,中产阶级需要社会主义保护。所以我觉得中国现在怎么样建立社会保障制度,来保护城市中产阶级。

我们的中产阶级也非常脆弱,今天的中产阶级明天就可能变成贫穷阶层。这里我要强调一点,每一个城市都在争取中产阶级,都在争取财富,争取有钱人住到这个城市来。我是觉得,一个城市有钱不一定有创造力。世界上观察一下,很多技术的创新的能力,并不是有钱阶层来的。有钱确实好,但是有钱人不见得就是对城市更有创造力。所以我觉得要保护,尤其是这种贫困阶层以上的、中下的中产阶级,大家如果在世界上观察一下,这部分人其实是创造能力最强、也最有动力去创造财富的阶层。

最后一点,城乡整合。中国的城市化很快,怎么样的城市化?我自己有一点想法。城市化在西方来说更多的是工业化,一个自然的结果,社会经济发展自然的结果。但是中国的城市化,基本上就是各级政府都在推动。城市化到底比较自然的好,还是由国家权力推动比较好?中国下一步经济增长的根源是什么?很多人想到了城市,就想到了土地。

所以我觉得,如果国家用强行推动城市化的方式来取得GDP的增长和经济的高速增长,我觉得会出很多的问题。因为现在城市化是必须的,但是城市化过快,还没有消化现在的农民工,我对珠江三角洲一直在观察,30年以前在用农民工,30年以后还在用农民工,并且这些农民工没有被消化掉。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的城市化如果再加快,我想会导致社会更不稳定。中国的传统社会是城乡二元,现在是三元社会,城乡,加上非工非农的农民工。农民工是最不稳定的阶层,城市化有效消化这个群体之前,如果再用国家力量推进大规模的城市化,我想这可能是有问题的。“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应该不是这样的。

总体来说,城市的和谐就是人的和谐,技术上的基础设施很重要,但是我觉得还是要以人为本,大家要考虑各个社会群体的需要。谢谢。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