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正文

设计师点评展馆创意 称英国馆最酷最具颠覆性

2010年10月18日17:25腾讯世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传照片赢佳能550D单反 | 免费发明信片赢大奖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设计师点评展馆创意 称英国馆最酷最具颠覆性

著名产品设计师(右)做客腾讯

上海世博会举办前夕,联合国正式批准上海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创意城市网络”,并将“设计之都”的称号颁发给了上海。至此,上海成为世界上第七座“设计之都”。上海凭借了哪些优势跻身“世界设计之都”的行列?世博会的举办将会为设计行业带来怎样的促进作用?今天的《骆新六点半》节目对话著名工业设计师杨明洁,他将为网友解读世博展馆的创意特色,并将预测后世博时代中国设计行业的发展趋势。

以下为精彩文字实录:

骆新:各位网友,欢迎您收看由招商银行特约为您播出的《骆新六点半》。都说上海是一个创意城市,最近联合国也把“设计之都”这个称号再次颁给了上海,上海成为了全世界第八个设计中心。今天我们请来的这位就是上海非常著名的一位产品设计师杨明洁先生。你好!

杨明洁:你好!

上海是名副其实的设计之都

骆新:我知道你在德国学了很多年,这两年的成绩也非常好,前两年你曾经获得德国的红点设计大奖,这是工业设计发源地德国最高的奖了。最近听说你又拿到了日本的G—mark设计大奖。这一次把“设计之都”的称号赋予上海,是不是算得上名副其实?

杨明洁:大家好!主持人刚才问的这个问题,我觉得答案应该是肯定的,我觉得上海应该是有这个资格,或者说上海很早就有这个资格,相对中国其他的城市而言。

骆新:以前这个设计之都曾经是在深圳。

杨明洁:我不是说要贬低深圳,我觉得可能上海会比深圳更加有资格当设计之都,因为它没有这个称号,但它就是这个设计之都。前两个月我跟香港设计中心的设计总监艾米女士聊天的时候,当时香港政府也谈到深圳拿到了设计之都,我们香港是不是也要拿一个呢?艾米就跟政府官员说我们香港已经是设计之都,还需要这个称号吗?我当时跟她的看法是一样的,其实有和没有这个称号,上海本身就已经是设计之都了。在中国,相对而言,香港、上海肯定是名副其实的设计之都。

设计来源于人的需求

骆新:这个设计之都是指产业的集群在这里,比如说制造业相对比较发达。相比之下,工业设计和生产性服务业就比较集中。还有一个是这个地方的文化本身比较发达,所以大量的有创意、有想法的人会到这里来。你认为上海在哪一方面更突出?

杨明洁:相比深圳而言,深圳其实是一个广东的制造业的中心城市,我觉得它的设计之都可能是依托于非常多的生产型企业,他们有这方面的需求,设计成为这些产业转型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我觉得这是深圳成为设计之都的关键所在。上海跟深圳有所不同的在于,我觉得上海更多的是已经有了一个非常好的文化积累。其实我这两年去哪个城市都会看老百姓对于设计或者创意产品的消费能力。我发现在北京和上海的消费力是非常高的。也就是说如果作为一个设计之都,我觉得最终是来源于人的需求,这个设计的东西必须消费。如果大众对于设计没有感觉,他不愿意去消费,那么我们设计师就很难长时间地持续下去做这些创意的事情。

所以,我觉得在北京、上海有非常好的土壤,上海能够成为设计之都,我觉得是一个自上而下的过程,在获得这个称号之前,我觉得上海已经有资格成为设计之都了。我是做产品设计的,我觉得还不单单指创意类的产品,同时伴随而来的是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创意园区,有很多时装、影视、话剧,所有相关文化创意类的东西必须是同步的繁荣。

骆新:上海的产业链显得更加的完整。

杨明洁:对。它的土壤更好。我觉得上海这种创意之都、设计之都应该跟深圳是不同的模式。

中国历史上设计的最高峰出现在明代

骆新:我不太懂设计,很多人说上海设计、上海制造,在二三十年前,可能还觉得上海是不错,因为上海造,我们的轻工产品相对比较多一些。这几年我们要说上海设计、上海制造,很多人就会很模糊。在什么地方是上海设计的?哪些地方能够体现出上海海派的设计风貌呢?

杨明洁:我觉得可能要花更多的时间去做才能够形成这个。我们可以回顾一下,这不是一个单单上海的问题,而是整个中国的问题,因为整个中国其实是没有现代设计的,就是从产品设计来讲。

骆新:没有吗?这么多的大学都在开工业设计专业、设计专业。

杨明洁:可以这样说,中国如果在整个世界范围内达到最高峰的设计,也就是说真正是源于中国的设计应该是在明代的时候。

骆新:明式家具。

中国的设计曾落后于世界的步伐

杨明洁:对。那个时候明式家具放到全球都是有地位的,这是中国人设计的,水准非常高。但是再往下,我们会发现工业化大生产开始之后,也就是现代设计的起源。讲到产品设计必须跟工业相关。也就是说,在英国最初开始了工业革命,一直到德国的包豪斯,再往下,我们会发现出现了非常多非传统的材料、技术,比如说钢材、玻璃、塑料。现代工业设计其实是依托于全球工业革命之后整个工业化大生产的发展而发展的。恰巧在那个时间段,中国这一块是非常薄弱。所以说从这个角度来讲,明清以后中国的工业设计其实没有起来,因为工业基础不存在。当然服装、建筑我不能评论,但是对于产品而言我非常清楚。

什么时候起来的?我觉得确切地说是从改革开放之后。改革开放之前是计划经济,企业是不需要请设计师设计的,或者说需求没有那么强。改革开放之后可能需要了,但是这个时候因为中国的设计没有跟上世界的步伐,所以说中国的企业很多是在做代工,这导致我们的设计师还是起不来,因为所有的设计图纸都是国外进来的,我们只是做生产。

骆新:我们当时有一个概念叫以市场换技术,以市场换设计。设计、技术都是人家做,我们拿市场交换。

杨明洁:这个情况就导致一个很悲惨的境地,就是我们赚取的利润是非常低的。国外的企业掌握了技术、设计和渠道品牌,赚取的利润非常高。我感觉现在大家都来谈设计,包括政府也支持上海申请设计之都,说明政府非常关注这件事情,原因是在于大家都有压力了,企业也有压力,必须转型。转型的话,就必须掌握一些更高端的东西,比如说产品设计、品牌以及渠道。这样的话,才能够让我们本土的企业真正有竞争力。这件事情,我觉得是在2000年前后,一直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金融危机之后,我发现我们公司就特别忙,太多的企业需要转型。所以说,我觉得你刚才提到的关于上海,我觉得上海在改革开放之前,或者是三四十年代是有一些很优良的产品的。但是到了现代,大部分被舶来品打败了。我觉得整个中国的情况都是一样的。什么时候我们能够翻身,我觉得还是需要一点时间。

骆新:你觉得现在上海如果想要发展设计之都的话,有人说只是政府的一厢情愿而已,如果市场没有完全进入到充分竞争,企业需求量不大,我们的人才又不够,设计师有可能变成一个海市蜃楼,大伙儿看看高兴就完了。你认为现在如果我们开始重视设计,哪一个环节是最关键的?比如说教育?好的市场培育?契约精神?知识产权的保护?现在是一团乱麻,很多人不愿意做,因为连基本的知识产权都保护不了,我仿造就可以赚钱,为什么付设计师钱呢?

杨明洁:你刚才讲到了教育、知识产权、政府的扶持、企业的转型,或者是我们设计师自己的努力,讲到这些,我觉得都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的环节。整个产业如果要繁荣、发展的话,这几个环节都必须非常努力地去做。其中任何一个环节掉队了,这件事情就比较难做好。目前教育这一块是先走一步了。我是1994年上大学,那时候我们老师就跟我们讲,中国哪一天能够加入世贸的话,中国的工业设计会有机会。现在世贸已经加入好多年了,机会好像是慢慢来了。教育这一块,我所知道的我的老师这一辈人付出的很多,而他们真正设计过产品的很少。他们其实是做了一个理论的铺垫,到我们这一代人有很多的机会真正地做产品设计,但是这还不够,我觉得这肯定是一个过程。这两年,我觉得有一个比较开心的事情是我们的政府已经开始介入了。比如说2000年之前我们的政府还不是很关注这一块,但是2008年、2009年、2010年,我觉得我们的政府,甚至我看到13个部委联合发表声明说支持工业设计,这是一件很令人开心的事情,我觉得可能会慢慢产生影响,但是政府的这种表态,我觉得很重要。政府这个环节现在开始作为了。

我觉得现在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消费者。目标消费群是我们产品设计师非常关注的,如果设计师觉得自己的东西很好,消费者不觉得你好,不买单,这还是一件失败的事情。我现在想谈到关于世博,我记得好象《解放日报》之前做过一次采访,我看过三次世博会,问我世博会对设计师有什么影响,我说是有影响,但是这个影响其实不是特别的大。

优秀的设计依托于好的工业基础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