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各界新闻 > 正文

世博后上海投资速度将放缓 专家建议发展金融

2010年10月21日08:10时代周报王珏磊 赵淑菊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传照片赢佳能550D单反 | 免费发明信片赢大奖 | 订制世博精彩资讯

世博助力上海转型 专家称不该继续发展制造业

世博被上海寄予厚望,被视为上海进行产业转型的一次重要契机。

热门展馆先睹为快:

沙特馆新西兰馆意大利馆英国馆山东馆

编者按:

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为期184天的世博会将落下帷幕,精美的场馆将被拆除,蜂拥的游人也将散去。当繁华归于平静,对于世博效应的追问显得尤为急迫:世博为上海带来了什么?“后世博”时代的上海将向何处去?这是上海不能不冷静面对的问题。

毫无疑问,世博概念为上海带了庞大的投资,拉动了上海的经济增长。世博会举办期间,超历史的人流量,也为上海及周边城市带来了极大的经济附加效应。

然而,世博之于上海,意义终究不止于此。在诸多观察人士看来,这场世界经济、科技和文化领域的“奥林匹克”盛宴,对于当前的上海,更多的是一次城市发展转型的契机,世博后的上海,经济结构,以及与之相应的城市空间规划、城市治理、政府行为都将进入调整期。接下来的问题是,上海能不能把握这个机会,利用“世博遗产”完成自身的飞跃?

本报记者 王珏磊 实习生 赵淑菊 发自上海

随着世博步入尾声,对后世博的思索与讨论日趋热烈与成熟。在上海社会经济发展转型过程中,躬逢世博之盛,一如注入了一剂有力的催化剂。世博不仅让上海尝到了“软经济”的甜头,甚至可视为城市发展的一个转折点。

世博是一个转折点

“上海到了一个新的转型期。”不久前,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上海市长韩正开门见山。

在高速发展了20年后,在66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集聚了将近2200万人的上海,传统的增长模式,即高速城市化、工业化、要素集聚化的发展道路已难以为继,上海面临迫切的转型需求。

在此过程中,世博被上海寄予厚望,被视为上海进行产业转型的一次重要契机,在城市功能、定位以及发展理念的转变过程中,世博也被认为提供了不小的借鉴空间,“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世博主题语显得内涵深远。

在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眼里,世博就是一个转折点,“世博之后,上海的投资速度应该是会明显地缓慢下来,发展的重点可能要从灵感中去寻找,而不是从汗水中去寻找。”

“现在到了对世博作进一步沉淀、消化的时候了。”上海市政府决策咨询专家、上海社科院部门经济研究所所长杨建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原来在世博会前期准备时,对世博会可能对上海产生的影响,我们寄予的希望比较大。比如各国都把它最先进的东西拿来展示,这能否转变为我们自己的东西。但到目前为止,能够落地的东西不多,跟原来的期望还是有差距的。因此,在世博结束后,怎样消化人家的东西,同时结合我们自身的情况,作进一步的思路、技术和工业层面的创新,还要补课。”

世博会的超大客流,对上海服务业的助力也毋庸置疑。据上海财经大学世博经济研究院分析,上海零售业是世博最大的受益者,世博“贡献”达175亿元。此外,餐饮业、娱乐业、酒店业分列受世博辐射行业的2-4位。

“从整体的产业发展和经济发展角度来讲,怎样把世博对服务业的促进效益进一步放大,落实,要认真考虑。”杨建文说。

体制的变化,可能是世博不那么显眼的“软效应”。复旦大学企业研究所所长张晖明说:“世博在提升产业发展之外,从体制上、管理水平、服务水平、做事的标准上也有推动。值得思考的是,世博会很多事情都是开绿灯的。这个绿灯能不能一直开下去呢?”

转型是“十二五”关键词

上海转型的课题,讨论并非一朝一夕,尝试也并非始自今日。但在实际操作中,用张军的话来说,“这么多年来,也一直在痛苦地挣扎,一直在想怎么样能够实现转型。”

杨建文认为,“转型”两个字,将是贯穿于上海十二五规划,乃至十三五规划部分时期的重要关键词。在他的理解中,上海未来的转型,应坚持科技导向型、消费导向型、服务导向型和低碳导向型的方向。“四个导向互有联系,也要分轻重缓急,对这一点,现在还没有形成思路清晰、部署完整的一整套考虑。”在目前全球金融危机让经济发展减速的背景下,“要抓紧把转型的基本的东西做出来。”

所谓基本的东西,在杨建文看来,首先要有效地、整体地推进城市化进程,此外,便是要把准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方向。“战略性新兴产业关系到我们能不能在下一轮竞争中掌握主动权,但这并不意味着把所有新的东西都放进这个框里,不要以为高新技术产业就是战略性产业。”

10月10日,韩正在第22次上海市市长国际企业家咨询会议上指出,上海在未来3年预计将有1000多亿元资金投入重点产业发展。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聚焦突破,重点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等主导产业,积极培育节能环保、新能源汽车等先导产业,预计到2015年,上海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规模实现翻番。据了解,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规模实现翻一番,也是正在编制中的上海“十二五规划”的内容之一。

大力推进高新技术产业化,也被认为是上海的经济动力机制由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的主要路径。

“对于2015年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规模翻一番这个目标,我们还是应该持乐观的态度的。不过,我看最近有个机构搞了一个最具活力城市排名,上海还不是第一名。上海应当创造更好的环境来吸引人才。”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副主席、中国领导科学研究会副会长奚洁人认为。

“由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这是规律,总体上是乐观的。关键是对具体产业要作具体分析。比如说太阳能汽车,城区里已经有多少辆在走了,车子的安全性、保养维护费用、运营中的成本回收等等问题,都要作具体分析。如果要达到一万辆的规模才能活下去,那就想办法达到一万辆,政府应该做这个事情。”张晖明则建议。

借两个中心建设提振服务业

产业结构的升级,无疑是转型的首要含义。继17年前上海实现产业结构由“轻”变“重”,由纺织等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导转向以IT、汽车、装备制造等高新技术产业、重化工业为主导以来,上海产业结构将实现再次升级,在更高层次上由“重”向“轻”回归,发展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

“立足上海实际,要把经济转型放在突出位置,以调结构、促转型推动经济发展。以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航运中心和国际贸易中心建设为依托,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以推进高新技术产业化为突破口,整体提高先进制造业能级和水平。”韩正市长曾表示。

所谓“现代服务业”,在杨建文的理解中,更多地与消费型服务业联系在一起。他解释说,在之前二三十年以工业化为主导的经济发展过程中,上海定位于发挥生产型服务功能,主要为企业、厂商提供服务。而在今后的中国经济体系格局中,上海的生产型服务业还是要继续发展,但服务业的主体应变为消费型服务业,这是上海现在应该抓紧做的事情,在全国要起到引领作用。

与提高制造业的能级与水平相比,服务业的提升堪为难点。事实上,上海向服务业转型已作过多年尝试,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即已致力于“退二进三”,然而,服务业的比重却一直提振乏力,自2000年首次超过50%,达到50.2%之后,便连续多年在50%上下徘徊,2009年占比为59.7%,而服务业占比达到60%是迈入国际大都市行列的达标线。对此,张晖明认为:“发展服务业,是一个系统的工程,在市场结构、组织安排、需求培育等方面都要作出努力。”

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副主任、秘书长真虹则告诉记者:“服务业本身发展有规律性,营造服务业需要时间,需要环境的逐步积淀。”

不过上海在发展服务业方面的努力正在逐步显现。自9月1日起,上海开始实行在负有营业税纳税义务的单位和个人,按差额方式确定计税营业额,此举大大减轻了服务业的税负,破解了服务业发展的税制约束。

两个中心(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无疑是上海发展现代服务业的重要依托。“拿航运中心建设来说,在去年国务院19号文件和航运中心建设十二五规划中,都把下一阶段的重点任务放在航运服务业上,建立起航运服务的完整体系。这方面有大量的需求,有非常好的发展前景。”真虹说。

专家访谈:让上海的经济更“软”一些

“上海应该从工业化的阶段,转向更软的经济,经济越软,生产力越高。”对于上海转型的话题,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军的观点很鲜明。在他看来,借助世博契机,上海应该放下制造业的包袱,致力于服务业的发展,两者并行不悖显然不利于转型的实现。

时代周报:世博会对上海的转型有哪些促进作用?

张军:从后世博这个角度讲的话,这是一个服务的平台,所以我觉得可以把“世博”理解为一个转折点,也许从此上海就告别了这种以制造业和大规模的投入建设来促进经济增长的方式,对服务业的发展是一个拉动。因为世博之后,上海的投资速度应该是会明显地缓慢下来,发展的重点可能要从灵感中去寻找,而不是从汗水中去寻找。

我想普通老百姓对世博印象最深的可能不是各个场馆,而是上海的天更蓝了,空气更好了,这其实对上海经济的发展构成了一个挑战。上海需要更蓝的天,也就是说基建在经济中的含量要大幅度地降低。基建降低之后,经济从哪儿发展呢?最聪明的办法就是从灵感里面找思路,利润、附加值这些东西都是从灵感里面来的。所以对上海来说,将来应该吸引更多的人才,这就需要创造更蓝的天,更好的环境。有了人才,财富才能增加。

时代周报:您觉得上海今后的转型还面临哪些难题?

张军:对上海来讲,这么多年来,其实一直在痛苦地挣扎,一直在想怎么样能够实现转型。我觉得世博之后,上海应该更轻松了,应该看到了转型的甜头,应该是更大胆地放下制造业的包袱,创造吸引人才的环境,人才来了,转型自然就会完成。上海最大的挑战是关于人才的挑战,难题在于创造吸引人才的环境。

对上海来说,应该从工业化的阶段转向更软的经济,经济越软,生产力越高。

时代周报:服务业在上海的经济结构中所占的比重一直不是很高,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张军:服务业不发达有很多原因,一方面跟我们的观念有关,认为价值是生产部门创造的,服务部门是消费的,不创造价值。城市也总认为要办很多制造业,经济才能发展,办理发、餐饮、洗浴这些东西就不创造价值。这种观念现在有所改变了。另外,服务业不发达,和自身的税负也有关系。很多高端的服务业,比如银行、金融、保险、航运、物流等,如果税负比较重的话,其中的中小企业就很难生存。上海有很多很小的物流公司,生存空间就很恶劣,主要就是营业税太重。

时代周报: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是不是发展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重要途径?

张军:我认为上海压根就不应该继续发展制造业,应该发展航运和金融。比如说汽车产业是先进制造业,发展航运和贸易是服务业,这两个产业如果在一个城市并行发展,当然也可以,但既然提出经济转型,如果这两者并行发展,怎么实现转型呢?不要说制造业是一个大的产业,舍不得丢弃,其实上海的汽车制造业并不挣钱,这是一个很大的包袱。一直背着这个包袱不放,还不如把它放下,去搞金融、航运这些东西。

世博叩响上海经济转型之门 服务经济将唱主角

上海过去20年的高速增长,是建立在高投入、高消耗、高排放基础上的粗放型增长,是主要依靠投资拉动、出口带动的外延式增长,是高增长低效益、高GDP增速低居民收入增速的不可持续增长。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进一步暴露了这种增长模式的缺陷及对上海发展的制约。【详细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