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首页 | 手机腾讯网 | 设为首页 | 导航

上海世博会腾讯世博 > 正文

昆曲牡丹亭倾倒众老外 保护戏曲遗产传承当先

2010年10月29日15:16腾讯世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由于我们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所以国家给我们特殊专业的奖励,所谓奖励就是说学生不要付学费,不要学费我们就能够招到非常好的生源。特别是京剧,像我们现在有两个班,104个人,也就是03一个班,07一个班,加起来104人。真正本地上海人只有5个,全是外地的孩子,一个他们学历比较好,另外特别能吃苦,干我们要从小练功,没有点吃苦……

所以我一直跟我们学生说,干我们这个的成才三要素,第一,条件,所谓我们演员具备的个头、扮相、嗓子、腰腿、爆发力。第二,勤奋。你先天不足,后天补,人家练一遍,你练五遍,人家练五遍,你练十遍。第三,就是机遇。所谓机遇,就是你遇上了非常严格的老师,好的老师。另外一方面,领导刻意的培养。这些方面缺一不可。我举个例子,我们03招京剧班,招60个人,真正报名的只有100人,2挑1都没有。所以我们04,国家实行的这个政策,昆曲班40个,报名的将近4000个,我们就可以百里挑一,我们现在发展的这两年越剧、沪剧、淮剧都是属于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所以我们目前有这几个班,从生源、老师、师资队伍我认为都是非常不错的。

主持人 茜茹:您刚才提到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个保护、发展也好,或者说对它的创新也好,首先离不开的是对它的继承,这可能就跟您刚才提到的生源有一定的关系,生源就是所谓继承的一个方向,是一个主要元素?

田恩荣:老师再有本事,要在学生身上反映出来。我唱的再好,学生不灵,你反映不出来。所以我们有一句行话,看学生就是看老师。其实我们考试,不管期中考试、期末考试,演出、出访、比赛就是看老师老师教的怎么样,我们大家集思广益,请专家来会诊。所以,我感到,当前我们做的、学院做的、学校做的就是师资队伍的建设和培养,有了好的师资才能教出好的孩子。这是我们坚定不移的,传承也是,我们京昆目前,除了我们在校的中青年教师以外,还聘请了大量的艺术家、教育家,也就是各个剧种的传承人、代表人、流派继承人来给我们学校上课。这个跟我们上级领导、政府部门对我们的支持,这个东西要钱啊,课时费很低谁愿意来教,这个很实在。

台上一分钟 台下十年功

主持人 茜茹:在政改之前,如果说生源招不上来,我觉得有一个,算是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说学戏曲这一行在普通人的概念里是非常苦的一件事情?

田恩荣:对,非常苦,我举个简单例子,我们京昆的孩子进来的时候9岁、10岁,从6点钟起床一直到晚上9点半熄灯,是没有休息时间的。因为,他的文化跟外面中小学是同步的,还要学剧目课、毯子功(翻跟头)、腿功课、把子功、艺术概论。所以全部时间都在学校,我们有早功,6点半就要起来练早功、腿功到7点40吃早点,8点半就开始毯子功,,下午有文化、唱念课、剧目课,晚上,一三五就是业务,二四是文化,是这么的。我们星期六都安排课。

由于这样,我们学校现在就是寒暑假,我算了算,如果按法定假日,365天大概有170天是在休息,那怎么成呢?我们有计划,一天不练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内行知道,三天不练观众知道了。所以,我们学校要采取的一些措施,比如说法定日五一、国庆,周一二三休息,四五六都是半天文化,半天业务,不然退功啊。暑假、寒假我们采取晚回早来,就是要放两个月的话,一般是放15天到20天,最多20天。去年、今年两年暑假都没有放过,今年有一个学京赛大赛,去年我们搞的这个《大唐贵妃》、《封神榜》。你刚才讲的我们搞一些现代元素就是《封神榜》系列,包括恢复老早的一些机关布景,也是一个大场面,学校也在尝试这方面,孩子全方位地接触,不光是接触传统的,老师怎么教我就怎么来,以后他到了大学……

因为,过去我们戏曲最高学历就是中专,我们在90年代刚开始在恢复,中戏比较早,上海是90年代才开始的,大学的一些课程我们就留在大学去做。孩子是非常地幸福,现在上海人的孩子不学京剧、昆曲,现在都学钢琴、小提琴或芭蕾,芭蕾报名的有几千,我们非常羡慕。这两年我们有好转了,非常好。

戏曲教学从娃娃抓起的尴尬

主持人 茜茹:我自己一直有这样一个疑问,学戏曲据说童子功是了不得的?

田恩荣:对。

主持人 茜茹:所以说,要想真正学戏曲的人,要看他专不专业,要看他是从几岁开始学起?

田恩荣:因为这里面有很多矛盾,按我的想法越小越好。

主持人 茜茹:但是,你说越小越好……

田恩荣:但是你现在跟文化的问题,我们现在教委希望我们招五年级、六年级,七年中专毕业正好高中毕业,可以考大学。我要招三年级、二年级,我招三年级七年就读高一,明白我的意思吧?我现在特别想招小的,怎么想招小的?现在生活水平提高,孩子见识的都很多,现在跟过去不一样了,早发育。过去的男孩子16、17岁,变声、倒仓,你看我现在招12岁,我们一般是三、四月份招收,五月份总复试到六月份,9月1号开学,进来的这个男子嗓子棒啊,好啊,一个寒假……

主持人 茜茹:变声了。

田恩荣:变声了,真的,非常着急。所以,我希望我们的政府部门,我们的领导要了解我们戏曲的特殊性。他一变声我可以告诉你,他自暴自弃就完了。怎么办?各方面也不好好练功了,就是一个人很颓废。我们戏曲的成才率,我再给你讲个简单的。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体操翻的好吧,360、720、108,离开这个弹簧垫子,在地板上,让他穿着服装、抱着头,他最简单的跟头都翻不了。因为好多体操界的小孩来考我们学校,我看他翻的不错,一到我们练功房,他们都光着脚的,我们要扎上、勒上的,这就不一样。有一次,好多年前我跟童飞(音)开玩笑,他是原来唱赣剧,童飞(音)他母亲,所以我说,怎么样,你服了吧。舞蹈要腰腿、身材,脸蛋的事。我们还要个头、嗓子,又要扮相、腿,戏曲难啊。我就说,所以我们要从小抓起,特别的业务功,我们讲童子功,实际上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等发育了再去练这个腿吧。我想你们以后有机会,可以到我们学校看看我们怎么训练孩子练功的,这是一点。

我在2006年,首次办了一个学前班,没有学历,但是你跟着我们这儿,到教委规定的年龄,或者现在放宽到四年、五年,我们再招收的时候就把你进来,先给他练功,先在没变之前学一两出折子戏,让他在台上感觉一下。有的男孩子一变声什么感觉都没了。所以,我是在2006年创办了学前班,招了20个,现在目前是07班的孩子。

让新演员见灯光踩地毯 不能总是跑龙套

主持人 茜茹:我们招生的标准是什么,还是希望他们是以零基础好啊,还是有一定的条件?

田恩荣:关键是看条件,就是看你的潜质。不一定说,你上来会唱两段,那一点不会唱的,我就……我就先看形象,现在招生初试都是到各个学校,在各个教室里看,这个漂亮点,这个唱小生合适,这个唱老生合适。把他们叫起来,带到教室里,校长陪着我们,听听他唱唱歌,音色不错。再扳扳腰腿,看看弹跳。要有好的基础那更好了,还要看发展,因为这个招生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